笔趣阁 > 这个太子妃很狂 > 第四章 洞房夜

  东宫内,清萧阁。
  成亲本就繁琐,太子成亲更是麻烦,一天下来,洛思情已经快要累瘫了。
  “小姐,累了一天了,什么都还没吃,吃点儿点心垫垫吧。”墨儿端着一盘点心,给坐在床上的洛思情。
  “人都走了吗?”洛思情端坐着,小声询问。
  “嗯,我打发他们都在门外守着呢。”
  洛思情一把扯掉喜帕,伸了个懒腰,捏捏发酸的胳膊,“哎呀,可真的是累死我了。”
  “小姐,你今天真漂亮!”墨儿看着一身红装的洛思情,赞叹不已。
  “难道我平日不漂亮吗?”洛思情红唇微嘟,佯怒。
  “不不不”,墨儿连忙摇头,“平日漂亮,可是今日更漂亮。要墨儿说,小姐还是穿红色好看,平日里小姐总是穿着青、蓝颜色的衣服,你看这红色多美啊,跟朵花似的。”
  闻言,洛思情笑了笑,没有言语,只安心吃着点心。
  “小姐”,墨儿踌躇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了句,“太子殿下他会来吗?”
  墨儿从小跟在洛思情身边,她当然也知道太子殿下对这门亲事甚是不满。
  正准备拿糕点的洛思情手一顿,没有回话,只是眼里的光彩霎时间暗淡了几分。
  是啊,他会来吗?洛思情也在心中问自己。
  不光墨儿不确定,连她自己都不确定。
  看到洛思情这样,墨儿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她正想说什么让洛思情宽心,谁知洛思情却开口了――
  “我也不知道,管他呢。”反正日子还长,她有一辈子和他慢慢耗,她也没指望明承越现在就能接受她。
  看到洛思情假装无所谓的样子,墨儿突然想到圆空山上的小姐,天真、活泼、顽皮。
  好像回京以后,小姐多了许多心事,时常一个人独自发呆。
  而墨儿知道,这一切都与太子有关。
  “叩叩叩――”门外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两人之间的对话。
  “我去开门。”墨儿说道。
  洛思情点头。
  墨儿打开门,门外站的是小泉子。
  小泉子是皇后特意拨给清萧阁伺候洛思情的,不仅人机灵,脑子转的快,而且还会武功,深得皇后信任。
  “墨儿姑娘,太子殿下已经出了承明殿往这边来了,你让太子妃准备着接驾吧。”
  墨儿闻言,立马点头,“好的,我马上告诉小姐。”
  墨儿关上门,走到床边,对洛思情说:“小姐,太子殿下快来了。”
  墨儿和小泉子的声音不小,洛思情又常年习武,所以门口的话她听的清清楚楚。
  “嗯,我知道了。”洛思情双手紧握,手心溢出薄汗。
  墨儿拿起一旁的喜帕为洛思情盖上。
  一柱香后。
  “参见殿下。”门外响起小泉子和一众宫人的问安声。
  “小姐,殿下来了。”墨儿小声说。
  话音刚落,明承越便推门而入。
  “参见殿下。”屋内只有墨儿一个侍女。
  “下去吧。”
  墨儿看了眼床上的洛思情,含着笑跑了出去。
  明承越看着床上的洛思情,并没有掀开她头上的喜帕也没有说话。
  沉默许久,久到洛思情紧张的心慢慢变得平静,才听到明承越开口:“今日可还高兴?”
  洛思情看不到明承越的表情,点点头,“嗯。”
  明承越嘴角挂着讽刺的笑容,开始走向床边,一步一步,走得很慢,却一下一下,击打着洛思情的心。
  洛思情心中忐忑,这一次,他又会说出什么过分的话吗?
  明承越猛地一抬手扯过喜帕,随着喜帕落地,洛思情头上的凤冠、珠钗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在喜帕落地的那一刹那,明承越看向床上的人儿,今日的她,确实很美!
  鲜艳耀眼的红色使她的整个皮肤都变得红润,也更加白皙,以前见她多是穿着素净的衣裳,整个人看起来清新脱俗、娇俏可人,却不想红色也是如此适合她。
  那是另一种美,美得夺目诱人,美得妖娆妩媚。
  如今的洛思情早不似三年前的她,五官皆已长开,脸上没有三年前的稚气,多了丝女孩原有的娇俏迷人。身形也长高不少,双腿纤细笔直,细腰盈盈一握。
  一袭红衣,勾人心魄,一口红唇,摄人心魂。
  可是,那又怎样?
  就算如此,也改变不了他对她的厌恶。
  “洛思情,如此费尽心机的当上太子妃,你确实应该高兴。”明承越沉声说,眼底的厌恶显而易见,没有人知道他心底到底有多恨。
  “费尽心机?”精致的小脸上一抹痛苦闪过,快到让人无法捕捉。
  “这儿没有母后,也没有观众,你不必伪装,因为那样只会使本宫更加厌恶你。”
  明承越满脸讽刺,说得咬牙切齿,在他眼中洛思情就是那种空有一副好皮囊,心却如蛇蝎般恶毒的女人。
  “哦?”洛思情一双美眸正视着明承越,不卑亦不亢。
  明承越不想看到洛思情这般摸样,因为那样只会使他更加恶心。
  他转过身,背对洛思情,说出的话依旧残忍,“你讨好母后,在她面前耍巧卖乖,又用你丞相府的势力致使本宫不得不娶你,难道不是费尽心机?”
  她一直都知道他讨厌这门婚事、讨厌自己,却没想到在他心里她是这样的女人。
  一时泪水控制不住划过脸庞,滴落在火红的嫁衣上。
  可惜,明承越没有看到。
  “殿下,就是如此想我的?”洛思情强压下心头的酸涩,一脸倔强。
  “难道不是吗?”明承越反问,里面的讽刺意味十足。
  洛思情沉默,既然他是这样想的,那无论自己怎样解释都无用。
  明承越再次开口:“如今本宫已如你所愿,娶你为妃,可是本宫永远不会爱你,也不会碰你。本宫要让你后悔一辈子,要让你知道,你究竟做了一个多么错误的选择。”
  “呵!”洛思情冷笑一声,手臂一抬,即刻便将脸上的泪珠擦拭干净。
  明承越转身回头,黑着脸,“你笑什么?”
  “对呀,我就是费尽心机的想要嫁给你,可是那又怎样?你最终还是娶了我,无论是因为皇后娘娘还是我丞相府,我都成功了!”洛思情挑挑眉,红唇微勾。
  “你终于承认了。”明承越咬牙切齿的看着洛思情得意的模样。
  “对啊,我终于撕破了我的伪装,反正这儿就我们两个人,既然你都看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了我为何还要装下去?”
  “你不怕本宫废了你?”明承越冷眸微眯。
  
  ------题外话------
  小洛儿:姓明的,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某太子:媳妇儿,我错了,媳妇儿
  小洛儿:哼[→_→]
  某太子:少忧多乐,你给本宫好好写[╰_╯]
  傲娇乐: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