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太子妃很狂 > 第十一章 浪费了一身好衣裳

  “思情这孩子心地善良,没有城府,并不像你想的这般有心机,能娶她是你的福分,你应当学会珍惜!”皇后看着明承越,语气倒还平和。
  她这个儿子啊,从小便有主见,没让她操过心,她也知道这门婚事惹得他不快,是以不敢过于批判,害怕物极必反。
  明承越口上不语,心中却是不信的。
  见明承越表情,皇后便知他肯定没听进去,于是,只得苦口婆心的继续开口:“你是太子,哪怕是一个小小的举动,都有人盯着,等着抓你的把柄,你不明白?如此重要的事,还用思情告诉我?”
  “我只是太累了。”明承越不想听皇后唠叨。
  “糊涂”,皇后听他如此说,越加不快,“你与她成亲这么久了,一直不圆房,你让她以后如何在后宫立足,你让丞相府的人知道了怎么想?”
  “她在后宫立足还需要我?母后你不是都帮她安排好了吗。“明承越冷笑。
  “你……”盛绣婉微怒。
  “母后,儿臣还有政事处理,就不打扰母后休息了,儿臣告退。”明承越起身,朝着皇后行了个礼就自顾自地离开了。
  盛绣婉望着明承越的背影出神。
  “娘娘?”迎香不知何时走了进来。
  “唉,迎香啊,你说本宫让太子娶思情是不是做错了。思情是个好孩子,当年也是本宫害了她,难道让她嫁给太子真的是害了她第二次?”盛绣婉望着明承越离开的方向问迎香。
  “娘娘,当年之事怎么能怪你呢?你也是受害者啊!至于太子和太子妃嘛,他们两个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奴婢相信太子会看到太子妃的好。”
  “但愿吧。”盛绣婉叹息一声。
  ……
  这一日,洛思情起的格外早,平时需要墨儿叫几次才会醒过来的人,今日,墨儿一打开门,洛思情就从床上弹了起来,倒是把墨儿吓了一跳。
  “该起床了吗?快拿水来。”
  “小姐,你这不会是一夜没睡吧?”墨儿犹疑道。
  “睡了睡了,就是醒的早而已。”
  今日她要出宫,她可不能睡过了头,万一明承越一个人走了不带她怎么办,是以早早的就醒了。
  匆匆吃过早膳,洛思情便准备去找明承越。
  “小姐,这个时辰,太子只怕才下早朝呢,再等等。”墨儿无奈劝道。
  “啊!是吗”,洛思情不放心,“那万一他抛下我一个人走了怎么办?”
  “太子妃放心,你和殿下作为身份最尊贵的客人,通常都会比别人晚一会儿到,刚才还早呢。”小泉子说。
  “是吗?”
  墨儿也点点头。
  ……
  又在清萧阁磨磨蹭蹭了快两个时辰,洛思情才带着墨儿和小泉子急急的赶到承明殿。
  问了门口的侍卫,得知明承越还没离开才放下心来。
  又在门口等了明承越快一柱香的时间,才见他慢悠悠的走来。
  明承越一身紫衣,高雅矜贵,带着晨光漫步而来。
  洛思情不由得出了神,想起两人第一次相见,繁花美景,公子如玉。
  明承越走到洛思情面前顿住脚步。
  “呵!”冷笑一声。
  见明承越停住,洛思情看看自己的衣服,一袭粉红长裙。
  洛思情不自在的摸摸后颈,这是墨儿给她挑的,说是参加人家喜宴穿得太素了不好。
  洛思情一门心思想着出宫,压根儿没在意,刚才见明承越打量自己才反应过来。
  “真是浪费了这一身好衣裳。”明承越冷嘲道。
  说完,便上了后面的轿子。
  洛思情闻言,咬紧牙关,死死地攥着拳头,恨不得冲上去挠花明承越的脸。
  亏她之前还觉得他谦谦君子,公子如玉呢?
  假象,都是假象!
  洛思情只后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没有彻底毁了他的脸。
  冷静,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冷静。她还要出宫去玩呢,万一惹恼了面前的人,不带她出去了怎么办。
  洛思情转身,扬起一个好看的笑脸,跟着进了马车。
  “等会儿去了尚书府不准给我惹麻烦。”明承越冷冷的开口。
  “那我可以回丞相府嘛?”
  “不准。”
  “那我可以去买红满楼的烤鸭、芙蓉阁的桃花酥吗?”
  “不准。”
  “那我……”洛思情还准备说什么。
  明承越死死地瞪着洛思情,“从现在开始,也不准和我说话!”
  说完,闭目养神。
  洛思情闻言撇撇嘴,转向一边,不看明承越。
  心里却把明承越狠狠地诅咒了一遍,哼,为了出宫,她忍!
  ……
  半个时辰后,马车稳稳的停住。
  “殿下,太子妃,尚书府到了。”
  明承越率先下了车,洛思情紧跟其后。
  许是两人还在路上便有人来禀报了林尚书,此刻尚书府门口乌泱泱的围了一群人。
  众人看到洛思情的时候,明显都有些诧异,随即又被深深地惊艳到了。
  洛思情身材纤细,皮肤白皙,在粉色的映衬下有一种说不出的柔美动人。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潘若星辰,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一颦一笑之间,尽显女儿家的娇美,却又带着勾人的妩媚。
  男子爱慕,女子嫉妒。
  明承越一袭紫衣,洛思情一身粉裙,两个如仙人般俊美的人儿站在一起,宛如一副美卷。
  街道上只有寥寥无几的行人,看不见摆摊商贩的踪影,与以往的热闹大相庭径,大约是林府的人清了场。
  “参见太子,太子妃。”
  “嗯。”
  “殿下,里边请。”林尚书对着明承越做了个“请”的手势,又道:“轻月,带太子妃去内院。”
  此刻还未开宴,男女分置两处。
  “别到处跑,想吃什么让下人给你拿,知道吗?”明承越对着身旁的洛思情“温柔”的说。
  洛思情知道,这人是提醒她红满楼的烤鸭,芙蓉阁的桃花酥她都别惦记。
  可其他人不这么想啊,才分开这么一会儿,太子殿下都不放心太子妃,是谁说殿下极度厌恶太子妃的,嗯?
  “太子妃,请跟我来。”林轻月乖巧的对着洛思情道,之前的嚣张气焰不见半点。
  林轻月带着洛思情左绕右绕,穿过亭台楼阁,又走过碧水桥梁。
  洛思情跟在林轻月后面打量四周,不禁咋舌,好一个气派的尚书府。
  比之丞相府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真没想到,太子殿下会带你过来。”林轻月一脸鄙夷。
  此刻四下没什么人,林轻月立马变了一个人。
  “呵,不带本宫难不成带你啊?”洛思情很无语。
  林轻月狠狠地瞪了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