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太子妃很狂 > 第六十一章 让你们陪葬

  院里众人一听这几个字,都被吓得脸色一白。
  “什么?”唐雅蓉一急,直接晕了过去。
  自从当年生洛思情早产,唐雅蓉身子一直不好,情绪一激动就容易晕倒。
  “夫人!”
  “母亲!”
  洛丞相和洛思念赶忙扶住唐雅蓉。
  “什么叫保大保小?”洛思棋抓着稳婆的衣领,目呲欲裂。
  里屋声音很嘈杂,洛思棋只能隐隐约约听见春月的啼哭声。
  稳婆脖子被衣服勒着,呼吸困难,“夫……夫人已经陷入……昏迷,大夫说情……情况很危险……”
  洛思棋红着一双眼,愤怒的看着稳婆。
  稳婆被洛思棋攥着,身体直发抖。
  “大哥!”洛思情掰开洛思棋的手,“你先别急。”
  “你叫我如何不急?”洛思棋一声怒吼,理智全无,满心满眼里想的都是丁颜。
  洛思棋和丁颜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成亲四载,琴瑟和鸣,相濡以沫。
  “不行,我得进去陪她,让我进去……”洛思棋自言自语,边说边往里走。
  “大哥。”洛思情去拦。
  “让开!”洛思棋一推,直接将洛思情推倒在地。
  然后,急急地进屋去了。
  “小姐,怎么样,没事吧?”墨儿赶紧去扶洛思情。
  洛思情起身,跟着洛思棋进屋去。
  满屋子的血腥味,浓烈、刺鼻,叫人反胃。
  洛思棋毫无顾忌,向着床边而去。
  “大少爷,产房里面血腥不吉利,你怎么进来了,还是快些出去吧,若是……”
  太医见着洛思棋,连忙过去将他拦住。
  “闭嘴!”洛思棋怒斥,“若是不能母子平安,我让你们所有人陪葬!”
  几个太医一听此话,都吓得跪在地上,直呼饶命。
  一扇长屏将太医们隔绝在床外,洛思棋没理会众人,绕过屏风来到床边。
  床上的被褥有一半都被染红了,几个稳婆站在床边,商量着对策。
  “小姐,你醒醒啊,可不能睡啊,小姐……”春月正跪在床边,一手拉着丁颜,一手给她擦额上的薄汗。
  丁颜眯着眼,似睡非睡,神智恍惚,面色苍白。
  “颜儿……”洛思棋轻溢出声,痛苦又无助。
  春月一听声,回头见着洛思棋,脸上的泪流得更狠了。
  “姑爷……”
  洛思棋愣在原地,双脚似千斤重,叫他难以迈开腿。
  丁颜听着熟悉的声音,双睫微动,疲惫的睁开眼。迷迷糊糊的见着床边的洛思棋,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
  她费力的抬手,朝着那道模糊的身影展颜一笑。
  洛思棋赶忙上前,握着丁颜的手,蹲在床边。
  “颜儿,我求求你,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洛思棋吻着丁颜的手,苦苦哀求。
  “呆子!”丁颜轻笑,“你哭什么呀?”
  洛思棋也笑,“我怕你离开我,千万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不要离开我……”
  洛思棋反复重复着那一句话,不要离开他……
  丁颜眼眶一酸,两滴清泪无声落下没入枕间。
  “放心,我不会离开你的,不会的……”
  
  ------题外话------
  唉……
  转眼间这个月就没有几天了
  腊月也到了,快过年了
  好快啊……
  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