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太子妃很狂 > 第九十五章 听说的不少

  原本,盛绣婉的声音是极低的,可是耐不住木舒怡一直注意着她的动作。
  所以,哪怕是盛绣婉不经意的一声叹息,木舒怡也注意到了。
  盛绣婉端坐着身子,没看木舒怡,只淡淡的回了句,“无碍。”
  明眼人都看得出盛绣婉这样子,是不想与之多说的意思。
  可是,木舒怡仍旧不依不饶,“嫔妾听说娘娘前两日生病了,不知身子可好些了?”
  “只是一点小病,有劳德妃挂念了。”盛绣婉面色平静,温婉大方。
  木舒怡好似终于放心了一般,脸上忧色退却,嫣然一笑,“娘娘没事就好。听说娘娘是因为忧心太子殿下,不想让殿下出征才生了病,其实娘娘也莫要过于担心,虽然战场凶险,但是殿下有勇有谋,定能打一个大胜仗回来。”
  木舒怡这话表面上是关心盛绣婉的身体,实则是说盛绣婉不顾大局,私心里不想让明承越出征。
  明憾天坐在盛绣婉和木舒怡的中间,任凭两人说着话,也不插嘴,似乎是不关心两人的谈话内容。
  “德妃听说的不少啊。”盛绣婉扭头,神色不明的看着木舒怡。
  木舒怡掩唇轻笑了两声,“娘娘这话说的,嫔妾不过是昨日路过御花园的时候,听到两个嘴碎的宫女在议论,说是娘娘为了出征的事和太子大吵一架,还未此伤了身子。”
  盛绣婉哪里不知道木舒怡话里暗含的意思,面上依旧是那副平静的样子,语气倒是严肃了几分,“越儿作为桢游国的太子,保护黎民百姓是他的责任,本宫纵使有千般不舍万般不愿也是分的清轻重的。只是,上战场又不是去玩耍,做母亲的心里自然是放心不下,德妃虽然也是做母亲的人,可是老四自小在盛京养尊处优的,没上过战场,德妃应该不能体会本宫担惊受怕的心情。”
  一段话,说的木舒怡面红耳赤,羞愧难当。
  偏偏,盛绣婉还扬着一脸笑意,满眼诚挚的看木舒怡,“德妃,本宫说的对吧?”
  木舒怡咬着唇,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娘娘,所言极是。”
  盛绣婉看到木舒怡气急的样子,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淡定的转过头,继续欣赏大殿中央的舞蹈。
  “哈哈哈……”明憾天突然大笑出声,惹得木舒怡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明憾天给自己杯里满上一杯酒,扭头看自己左边的盛绣婉,“来,皇后,朕敬你一杯。”
  盛绣婉有些莫名,迎香反应极快的弯腰给盛绣婉倒了一杯酒,盛绣婉端起,和明憾天在半空中示意了一下,都将酒喝光了。
  “皇上?”木舒怡有些拿捏不准明憾天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是自己刚才太过于直接,惹了他不快?
  可是,不应该啊,明憾天这么多年来一直宠着自己,从未说过自己什么。
  “德妃啊~”明憾天调子慵懒散漫,透着股漫不经心,又带着股强硬,“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这个样子?总是喜欢搬弄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