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太子妃很狂 > 第一百章 山有木兮木有枝

  迎香给洛思情端来一杯茶水,“太子妃,喝口茶吧。”
  洛思情正想喝口水平复一下心情,迎香便端着茶过来了,洛思情从迎香手里接过,一口气就喝光了。
  茶水下肚,洛思情察觉到一丝异样。
  “这茶……味道怎么怪怪的?还有一股奇怪的香味。”
  洛思情吸了吸鼻子,准备好好闻闻。
  迎香知道洛思情会医术,此刻看她有些怀疑,心里十分紧张,面上不动声色的从洛思情手里拿过杯子,“这茶是我亲手泡的,怎么了?”
  洛思情听迎香这样说,暗想是自己想多了。
  迎香见洛思情没再怀疑悄悄的舒了口气。
  迎香将杯子放下后,走到屋里的香炉旁,从袖子里取出一个黑色的小瓷瓶,将里面的香料倒在香炉里。
  没一会儿,门外响起一众宫人的声音,“殿下吉祥。”
  迎香忙去开门,迎面正好碰到明承越,“殿下。”
  明承越看到迎香在也没感到惊奇,只淡淡的应了声。
  迎香退出房间,顺带把房间门也关上了。
  洛思情见屋里只剩下两人,想起自己里面穿的衣服,就像做了坏事一样,心慌不已,脸上刚刚退下去了红霞又升了起来。
  “你……你……我……”洛思情说话结结巴巴的,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准备说什么。
  明承越见此,心里烦闷,脸上也没有好脸色,“别自作多情,若不是父皇下了圣旨要本宫到你这清萧阁来,本宫才不会过来!”
  明承越的话像一盆冷水一样泼在洛思情的身上,惹得她如坠冰窖般,心也似针扎一样的疼。
  他的话,果然是最能伤她心的利刃。
  洛思情藏在衣袖下的手指紧紧的攥在一起,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毫不在意,“嗯,我知道。”
  这一次,她没和他争论,让他有几分诧异。
  明承越不动声色的瞥了洛思情一眼,双脚往房间的另一边书桌处迈去。
  书架上放了许多书,明承越随便翻了两下,薄唇轻启吐出一句“无聊”。
  书架上摆的是洛思情和墨儿最爱的话本子,两人每一次都看得津津有味。
  洛思情脸上划过一抹不自在,她以前进过明承越的书房,她知道明承越喜欢看兵书还有各类政史书。
  曾经她为了离明承越更近一点,专门找洛思棋借了许多和明承越一样的书,却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明承越站在书桌前,桌上摆着洛思情平日里练的书法,不似一般女子那样娟秀的字体,宣纸上的字龙飞凤舞,透着一股不羁和狂妄。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知不喜。”
  明承越眼睛被定住了一般,盯着上面的字一动不动。
  洛思情见明承越站在书桌前老半天没有动静,心里有些好奇。
  突然,洛思情好似想起什么似的,拔腿就往明承越那里跑。
  明承越拿起桌上的宣纸,仔细看了起来。
  洛思情过去就抢,明承越手臂伸长,洛思情够也够不到。
  洛思情跳着去拉明承越的手,嘴里嚷嚷着:“给我,这是我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