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太子妃很狂 > 第一百零一章 丑也是跟你学的

  “噢?”明承越眯着好看的双眸,嘴角勾起一抹玩味。
  洛思情眼底闪过一抹不自在,不安的瞪着明承越,“这是我写的,快点还给我。”
  “是吗?”明承越背对洛思情,拿书纸的手放了下来,另一只手抓着她的肩膀。
  “你放开我。”明承越手劲儿很大,洛思情被他抓着肩膀动弹不得,用力掰也掰不开。
  明承越又看了两眼纸上的字,扭头,装作疑惑的样子问洛思情,“可是,本宫怎么觉得这么像我写的字呢?”
  洛思情闻言,心底越发的心虚。
  其实,洛思情就是模仿明承越的字写的。
  明承越手上的力道松了几分,洛思情甩开他的手,侧着身子不看他的眼睛,眼珠四处乱瞄,“我怎么知道为什么你和我的字那么像啊?要问问你自己啊,你问我干嘛,反正我写字一直都是这样。”
  “那这些又是什么?”明承越敲敲桌子。
  桌上,一沓宣纸都是洛思情模仿明承越字迹的草稿。
  有的能有七八分像,有的被划了叉。
  原本,这些东西全部都是由墨儿帮洛思情装在一个箱子里的,这几日墨儿受了伤,洛思情也不喜欢让旁人收拾,所以一直搁在这书桌上。
  洛思情面如火烧,不自觉的挠挠脖子,却仍是嘴硬,“这不过是我平日练书法的草稿而已。”
  洛思情将明承越手里的纸抢过,拿了两本书盖在草稿上,隔断了明承越的目光。
  “呵,写的真丑。”明承越冷哼一声,去那边软塌上坐着。
  洛思情朝着明承越的背影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哼,丑也是跟你学的,要丑也是你丑。
  ……
  凤清宫。
  迎香进了正殿,就将门关上了。
  一直等着迎香回来的盛绣婉忙起身凑到她跟前,满怀期待的看她,“怎么样,事情办妥了吗?”
  迎香眯着眼,狂点头,“娘娘放心吧,全按你的吩咐办好了。”
  “好好好。”盛绣婉眼底的雀跃十分明显,“办妥了就好,办妥了就好。对了,思情没有怀疑什么吧?”
  迎香捂着唇笑了两声,“娘娘果然了解太子妃,原本她是有所怀疑的,奴婢说茶是我亲手泡的,她就不再怀疑了。”
  盛绣婉笑了笑,漫步走到凳子旁坐下,语气颇感无奈,“那丫头最容易相信别人,否则之前也不会那么多次被人算计。”
  迎香将之前装香料的小瓷瓶拿出来,倒了些茶壶里的水,晃荡两下,然后将水倒在一旁的盆栽中。
  盛绣婉看着迎香的动作,心里有些不放心,“这药没害吧?”
  “娘娘放心吧,奴婢专门出宫去问的大夫,这药只会让人短暂性的意乱情迷,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药性自然就会散。只是,奴婢有些不明白。”迎香将东西收拾好,看盛绣婉的眼神里透着不解和疑惑,“既然已经给殿下和太子妃下了药又为何?”
  “为何不用药性烈一点的,是吗?”
  迎香低着头,虽没说话却也默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