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太子妃很狂 > 第一百零四章 如初见时一样

  凤清宫。
  天还未亮,明憾天便起身了。
  没一会儿,盛绣婉也醒了。
  盛绣婉披散着发,从宫女手里接过龙袍,亲自为明憾天更衣。
  “时辰还早,皇后再睡一会儿吧。”明憾天低头,看盛绣婉的眼眸中满是深情。
  只可惜,盛绣婉垂着眼睫没看他。
  “皇上都起了,臣妾怎么好意思继续睡呢?”盛绣婉脸上的表情很淡然,笑容也尽显端庄。
  明憾天眼里的光芒暗淡了几分。
  他叫她皇后,她叫他皇上,两个人很熟悉,却又很陌生。
  忽然,明憾天握住盛绣婉的手腕,盛绣婉身子一僵。
  “还带着呢?”明憾天开口,听不出喜怒。
  盛绣婉顺眼望过去,自己的手腕处系着一条红绳。
  简简单单的一条,没有任何装饰。
  却让她戴了二十一年。
  “可不得戴着吗,毕竟是他留给我的最后一件东西了。”盛绣婉透过那条红绳,也不知想到了谁,嘴角扬起一抹笑容。
  笑容纯粹、美好,就像明憾天十六岁那年第一次见盛绣婉时一样。
  明憾天放开盛绣婉的手腕,面上不悦,“一国皇后天天戴着这东西成什么样子?以后不许戴了!”
  盛绣婉半蹲着身子给明憾天系腰带,眉眼温柔,“平日里有锦绣华服遮着,手上也都戴着玉镯,没人看得见的。”
  盛绣婉语气虽淡,却透着坚定。
  “呵。”明憾天冷嘲一声,也不知到底是在笑谁。
  他突然想起许多年以前,盛绣婉喜欢弹琴,舞也是跳的极好的,自己总是坐在旁边看她和五皇兄吹箫奏乐,琴瑟和鸣。
  明憾天更完衣后,袖子一甩,气冲冲的离开了凤清宫。
  盛绣婉盯着明憾天离开的方向,失魂落魄。
  迎香站在盛绣婉身旁,一脸心疼的看着她,“娘娘,皇上每回过来你都气他,又是何必呢?”
  盛绣婉笑了笑,没说话。
  迎香端了水进来给盛绣婉洗漱后,盛绣婉坐在梳妆台前,迎香拿了梳子给她梳头,手上动作轻柔,
  盛绣婉抚上自己的耳鬓,神情忽然变得有些伤感,“原来我也老了,都开始长白发了?”
  “哪有啊。”迎香笑着,手掌搭在盛绣婉的肩上,“娘娘和奴婢初见你时一样,还是那般好看。”
  盛绣婉将自己的手放在迎香手上,扯唇一笑,“迎香,你跟我多久了?”
  “娘娘,今年是第二十八年了。”迎香语气有些哽咽。
  盛绣婉十岁时,父母双亡,同年进洛府,迎香也是从那时候跟着她的。
  盛绣婉十七岁那年嫁给明憾天,如今也有二十一年了。
  盛绣婉拍拍迎香的手,“原来已经这么久了,真好。”
  她嫁他时还是豆蔻年华,如今也被这深宫岁月染白了发。
  ……
  今日是个好天气,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洒在床上的人身上。
  洛思情睁开眼,头昏昏沉沉的,全身都疼。
  殿里已经不见明承越的身影,应该是上早朝去了。
  “墨儿……”洛思情朝着殿外大喊,嗓子沙哑,有些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