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里星河剑斩仙 > 第十三章 刀剑交鸣

  不同于一般玩家使用的,是真武殿内提供的朴刀式样,雪之下阳乃手中的杖刀的精巧制式,无疑是来自于诸天商城的点券外观。
  这柄淡红色的杖刀外观价值8000点券,绝对能算得上把新手赠予的1万点券花在了实用的地方。
  倒计时走到最后,结城浩挽一个月照天涯的剑花,长剑便与雪之下阳乃的杖刀撞在了一起。
  雪亮的杖刀周身修长,尖头锋利,整体略有弯度,柔中带刚,以柔克刚,如一泓春雪,温柔中带着点点肃杀。
  结城浩的长剑则笔直如山,剑锋雪亮,形美神具,凌然如瀑的杀气之外,更是仿佛一件价值连城的瑰丽艺术品。
  “铮——”
  刀剑交鸣,锋刃间迸射出星星点点的火花。雪亮的刀影后,雪之下阳乃美丽的眼眸微凝,露出极为认真的神色。
  她的刀,温柔而狠辣。
  结城浩呼吸略缓,全神贯注地出剑回剑,一遮一档间滴水不漏,更是时不时锋芒毕露,回敬给雪之下阳乃杀气凛然的一击。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交手极快,刀光剑影,转眼就互相拼了十多招。
  “乒———”
  结城浩终于抓住了一闪而逝的机会,一式弹剑而歌,荡开雪之下阳乃的刀锋,对着她弧形圆润的右胸举剑直刺。
  阳乃右手持剑,被卡住了距离,生死间难以发力,只能竭力向后一仰,抽身急退。
  结城浩知道招式用老,先跨步而上,继而回剑再刺,毫不容情的快剑让雪之下阳乃的俏脸不禁微微发白。
  “乒~~”
  间不容发,雪之下阳乃终究还是回锋一抽,踉跄中右臂一挥,雪亮的仗刀将剑锋荡开三寸。
  噗………
  雪之下阳乃曼妙的香肩飙起一道艳丽的血花。
  两人交错而过。
  雪之下阳乃总算借着机会稳住下盘,转身间修长的仗刀如光似雪,迎上结城浩预料之中的回锋剑斩。
  呼———
  但她不曾预料到的是,一柄流光溢彩的折扇临空而下,山水相逢的扇面让人惊艳。
  绝美的扇锋一转,一颗明眸皓齿的美人头颅带着浓浓地不可置信,从肤如凝脂的脖颈上高高地飞起。
  雪之下阳乃,败!
  早已经聚集了众多玩家的地宫内,顿时四下哗然,人声鼎沸。
  随着武斗台的隔音效果解除,结城浩的耳边,震惊的,迷茫的,要给论坛传视频的,一时间只觉得乱糟糟的说什么的都有。
  「武斗获胜。您获得钧天信印*1」
  「武斗获胜。您获得斗战牌*100」
  「目前您依旧停留在武斗台上,是否继续进行武斗台战斗匹配?」
  结城浩将折扇收回,想着既然有人录视频还是淡定点为好,视线偏转着找到了刚刚复活在武斗台下的雪之下阳乃。
  只可惜周围没有看到另一位黑发如墨,俏颜如雪的佳人。
  结城浩双手抱拳,“多谢阳乃姑娘刀下留情。”
  雪之下阳乃一双美眸似火,直勾勾地盯着他问道,“这招叫什么?”
  “回锋扇——或者叫乳燕归巢也可以。”
  “哼!我会再找你的!”
  雪之下阳乃抬了抬下巴,提着自己的仗刀翩然而去。
  如果不是眼下玩家太多,还有人在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录像,她是一定会再次上台拼杀的。
  结城浩目送她远去,选择了继续匹配。毕竟他的自我定位是官托,首先第一条,就是要有被其他玩家看热闹的准备。
  「匹配中··········」
  「匹配结束。玩家“作者君今天更新了吗”将您与进行对战。」
  武斗台对面,出现了一个剑眉星目的灰衣少年,提一柄亮银大锤,对他张狂一笑。
  “哈哈,看我锤的你妈妈都不认识你。”
  “呃………”
  结城浩脸色微滞,有些莫名的无奈,只好连出三剑,痛痛快快地把他戳死在了武斗台上。
  居然胆敢催更?
  之后又是接连匹配,结城浩连连获胜,转眼就又赢下了五场,加上之前的四场,只剩一场就可以进入地宫的下一层。
  「匹配结束。玩家“战神斯宾塞”将您与进行对战。」
  持一杆长矛的斯宾塞大叔出现在了武斗台上,他长长地叹息一声,说道:“可算是匹配上了……小兄弟,就是你把我老婆砍死了三次?”
  “呃……两次。”
  “听说你还在她面前念诗?”
  结城浩连连摇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来,再念一首,大叔我给你一个痛快!”
  “那我真念了?”
  “念吧。”
  结城浩微微吸气,手中长剑出鞘,抑扬顿挫地吟诵起来。
  “明月楼高天地清,短衣孤剑自飘零。仰天一啸平生恨,醉尽桃花酒意青。”
  “………,小兄弟你还真是张口就来啊。”
  斯宾塞大叔呲着牙调整一下心态,神情一肃,长矛如毒龙出洞,刁钻无比,晃着留影戳向结城浩的各处要害。
  一寸长一寸强,在玩家们都还没有积累起各种乱七八糟的神通之前,游戏更接近于血腥的武侠,而不是毁天灭地的玄幻。
  所以即便游戏里没有提供带有弹性的枪,但纯粹的长兵器已经在新手期占据了极大的优势。
  当然,等到了以后随随便便就拳碎山河、断肢重生的阶段,长兵器就不再占据优势。
  反而是鼎、钟、塔,这类所谓更贴近于大道的武器,会更加的可怕。
  但眼前,斯宾塞大叔却是把住距离,把一杆长矛舞得虎虎生威,霸气侧漏。
  两人剑矛相交,寒光凛凛,只凭一扎一挑,不到数合,就把结城浩逼得连连倒退,苦苦防御。
  斯宾塞大叔大笑一声,喝断板坡,“小兄弟,还不快快投降!”
  “大叔莫急!我们手下见真章!”
  结城浩面带笑意,略显狼狈地躲过斯宾塞大叔的三招两式,找准机会,左手自腰间一抹,流光溢彩的折扇展翅飞扬。
  “穹天落尽飘香雨,此花开尽更无花———大叔,接我一招,乳燕归巢!”
  “来的好!”
  斯宾塞大叔站如老树盘根,长矛一甩,将流星白羽般袭来的折扇高高击飞,立时迎向同时跨步而来的结城浩。
  一蓬明亮的剑光已在眼前绽放!
  结城浩举剑格挡,伴随着手臂间飙飞地血花,他终于险之又险地贴近了距离。
  一寸短,一寸险,此刻,胜负已在三五招间。
  “铛!”
  “铛!”
  “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