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里星河剑斩仙 > 第十六章 天魔解衣

  地宫大殿中升起盏盏华美的的宫灯,落脚是软茸茸的白毯,铺满了整座大殿,从脚边传来温暖的热度。
  “有点燥热的感觉,这个副本有点奇怪啊?”
  小百合四下打量着,已经渐渐地感觉到了奇特之处。
  结城浩点点头,他很纠结,开口介绍机制会暴露身份,但不直接介绍的话,恐怕要浪费不少时间了。
  「提示:天外天魔即将出现,请玩家小心应对!」
  伴随着系统的提示音,一位国色天香的少女从大殿高处而凌空落下。
  她穿着一袭皎洁的白裙,身姿窈窕,白嫩的玉足尖尖,柔软地踩在了位于殿中的一尊宝瓶上,举起一柄长剑,在窄窄的瓶沿上开始翩翩起舞。
  斯宾塞大叔睁大了眼睛,有些惊诧,“一般的魔鬼都不应该是那种五大三粗的怪兽吗,怎么还跳起舞来了,这个副本也太不正经了吧。”
  小百合瞥了他一眼,暗含警告,“哼!这是天魔,专门勾引男人的!”
  “冷落绣衾谁与伴?倚香篝········春睡起,斜日照梳头。“
  绯红色的宝瓶中传出悠悠的吟唱,如泣如诉,“欲写两眉愁,休休。远山残翠收,莫登楼。”
  「提示:天外天魔正在吟唱《诉衷情》,所有人都将随机获得阳真和通幽属性!」
  歌音绕耳,随着几句短唱,两种完全不同的光环出现了在了大殿内。斯宾塞大叔、结城浩以及白衣女子是明媚的阳真,大殿中的宝瓶和小百合则是淡蓝色的通幽属性。
  结城浩考虑一下,觉得还是浪费点时间,不动声色的引导比较好。
  眼看白衣瓶奴和天外魔瓶都现出了血条,他冷静地建议道:”应该可以输出了,不过我们还知道这两种属性是什么效果。斯宾塞大叔是阳真,先试着输出一下吧!“
  ”嗯,可以。“
  斯宾塞大叔长矛一舞,将白衣瓶奴圈在了长矛的攻击范围内。白衣瓶奴也舞剑回击,矛剑一碰,两道光华交融,天魔宝瓶的瓶口立即浮现出一道金色的刻度光圈。
  「明灯朝彻,地宫纯阳,白衣天华,魔瓶纯阳。」
  「倒计时30秒。」
  斯宾塞大叔不知其意,继续和白衣瓶奴交手,嗖嗖几矛就戳掉了白衣瓶奴5%左右的血量,直到大殿中央的魔瓶一颤,释放出一圈璀璨的光华!
  全屏秒杀!
  结城浩闭上了眼睛,下一刻三人周身破碎,宣告挑战失败。
  复活在地宫大殿外,结城浩摸摸下巴,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样,”我懂了!刚刚宫灯亮的时候,地宫是纯阳,白衣女子是纯阳,斯宾塞大叔也是纯阳,魔瓶三阳叠加,我们就团灭了。“
  小百合有些蒙蔽,眨眨眼,”是这样吗?“
  ”别着急,多试验几次就清楚规则了。“结城浩再次推开了殿门,带着两人进入地宫大殿之中。
  「提示:天外天魔即将出现,请玩家小心应对!」
  国色天香的少女再次从天而降,握着一柄长剑,落在宝瓶上翩翩起舞。绯红色的宝瓶中也随之传出悠悠的吟唱。
  “冷落绣衾谁与伴?倚香篝········春睡起,斜日照梳头。欲写两眉愁,休休。远山残翠收,莫登楼。”
  「提示:天外天魔正在吟唱《诉衷情》,所有人都将随机获得阳真和通幽属性!」
  这一回,结城浩和白衣瓶奴是明媚的阳真属性,小百合、斯宾塞大叔以及大殿中的宝瓶则是淡蓝色的通幽。
  结城浩扭过头,对小百合眨眨眼,”这回姐姐你去试试?“
  ”可以啊。“
  小百合拔剑出鞘,剑挑白衣少女。两人长剑相击,白衣女子随之从宝瓶上飘然落下,与她交起手来。
  一阴一阳,两道光华交融,天魔宝瓶的瓶口立即浮现出一道银色的刻度光圈。
  「明灯朝彻,地宫纯阳,白衣天华,魔瓶少阳。」
  「倒计时30秒。」
  再次听到提示的小百合手心一抖,差点被白衣瓶奴的长剑戳中,”又要放技能了?”
  “别急,这回是少阳!”
  结城浩急忙安慰一句。在这个副本中,地宫大殿,白衣瓶奴,玩家,三者交融时都是阳性,魔瓶就会释放团灭大招;三者都是阴性,魔瓶就会持续回血。
  而三者中阳大于阴,白衣瓶奴就会脱下一件衣服,三者中阴大于阳,白衣瓶奴就会穿上一件衣服。
  白衣瓶奴一共有坎肩、纱披、腰带、白裙、上衣五件衣服,脱光了她就会因为羞耻而暴走,瞬间团灭所有人。
  但穿得齐齐整整了,也不行,魔瓶会激活白衣瓶奴身上叠加的通幽属性(衣服),白衣瓶奴瞬间变身成大红嫁衣的女鬼,然后欢天喜地送所有人上路。
  同时因为魔瓶降低百分之十的血量,就会判定一次三者的属性,所以正确的玩法,就是每次切换属性后挑整和白衣瓶奴交手的玩家,让她一会穿上衣裳,一会脱下衣裳。
  等着30秒的倒计时结束,白衣女子一声嘤咛,系在柳腰间的白色衣带顿时飘然坠落在地,不禁让人心肝一颤。
  她依旧在和小百合挥剑舞斗,但衣衫散落,略显狼狈的同时,那份楚楚动人的姿态却也愈发的无比诱人。
  斯宾塞大叔呼吸微微凝滞,“这妖女什么情况,打架就打架,怎么还脱衣服呢?”
  小百合的长剑有点把持不住了,娇颜微红,“那你还盯着看!”
  “咳咳!”
  结城浩干咳一声,“看来白衣女子这边暂时没什么问题,我这回是阳真,试着攻击一下魔瓶。大叔你慢慢看。”
  斯宾塞大叔忙不碟地摆手,就差怒目而视了,“不·······我不看了!不看了!”
  “咳咳,开荒一切听指挥!让你看你就看。”结城浩说笑一句,持剑上前,铛铛铛地敲在了魔瓶上。
  魔瓶立刻跳将起来,摇晃一下,嗡地朝结城浩砸去。
  早有准备的结城浩眼捷手快,侧身一个翻滚,原来所在的位置轰地溅起一圈通红的道光。
  “攻击半径一米半,感觉伤害很高,要注意躲避。”
  结城浩一边走位输出,一边假惺惺地总结着经验,高大的魔瓶看起来就血量很足,随着他的攻击不断皲裂,又很快复原。
  看起来形势一片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