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斗破之诸天抽奖系统 > 第55章 奇怪的中年人

  “发车通知,开往江南的KTX404号列车即将出发~~~”
  动车内,温柔的女声广播响起。
  萧默的位置是车窗边,坐下之后,便闭目养神,开始思绪着这世界“萧默”脑海里的记忆。
  魔都理工学院,本科生,爱臭美,单身狗,懒癌症患者,睡到中午才起床,爱吃鸡......
  这些标签,都是他的。
  “很普通的一个人。”萧默心中默默暗道,旋即他调动体内的灵力,发现极为少量。
  炼气四层!
  想不到实力被封印到这种程度。
  而且,这个世界的灵气浓郁极少。
  不过,以他现在的实力,还是有自保能力。
  只要不是遇到热武器......
  “戚,真是倒霉,又是这个人。”小美女瞥了一眼坐在里面的萧默,刚好是坐在外边靠道路的位置。
  萧默没有回话,也没有睁开双眸,依旧沉寂在自己的世界。
  这次的穿越,是随机,就连任务列表,都没有弹出。
  有点奇怪,莫非是还没有开始?
  没过多久,动车便缓缓地行驶而起。
  一场旅行,就此开幕。
  萧默有些无语,他发现自己的灵魂力量被封印,无法使用,那就说明,自己的神识不能使用。
  看来,这限制也太严重。
  不过,他大概知道,这里是一阶位面。
  最底层的位面,若他还拥有在三阶位面,那般的强大,恐怕会造成巨大的影响。
  除非动用核武,否则萧默他便是无敌的存在。
  系统的历练,也倒是人性化,一切都考虑周到。
  一路上,十分平静。
  “昨日,魔都郊外工业区,发生一晚上的暴动事件,目前伤亡人数......”
  安静的车厢,蓦然传出这则新闻消息,不少人都纷纷扭头看去。
  毕竟,他们现在还在魔都地区。
  “临近新年,竟然还发生这种事情。”坐在道路对面的青年,看了一眼小美女,说道。
  “嗯。”小美女点点头,然后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梁建,你呢美女。”梁建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内心无比激动,果然帮助美女就是好。
  “我就柳紫棋,是魔都音乐学院的。”
  柳紫棋轻轻地撩开刘海,露出白皙的额头,笑道。
  “我是魔都大学的。”
  梁建说道。
  两人聊了一阵子,大多都是男的说一句,女的才答一句。
  萧默整理好思绪以后,睁开双眸,正好就看见他们正在聊天,嘴角不由地微微一勾。
  果然,还是地球好......尽管这个地方不是真正生他的那颗星球。
  今天,他又是见到了一场表演,舔狗与女神的戏份。
  很明显,那个男的对坐在萧默身边的这个小美女,一见钟情。
  所谓一见钟情,都是见色起意......
  梁建差不多是个话题终结者,老是在聊有关于自己学计算机的事......
  小美女听着,都有些不耐烦,顶多只是礼貌地笑了笑。
  一个是学音乐的,你特么给人家讲计算机JAVA编程的故事。
  萧默还好是穿越者,不然早就控制不住自己,笑喷出来。
  有意思,有意思~~~
  “那个,我先去上一个厕所。”柳紫棋双手放在大腿上,坐得很端正,但这会,忽然站起身来,微微笑道。
  梁建点点头,脸色含笑,说道:“你去吧,我待会告诉你一个很牛的编程。”
  “呃,呵呵~~~”柳紫棋尴尬的笑了笑,捋了捋黑发,然后朝着厕所的方向走去。
  就在她走不久。
  女乘务员,来到一位男乘务员的身边,低声道:“我刚刚看到一个很奇怪的男人跑上车,现在正呆在厕所。”
  “不会是逃票的吧,去看看。”男乘务员眉头一蹙,然后回道。
  “嗯。”
  ......
  萧默自然是听到他们的对话,只不过并没有在意,毕竟春节逃票的人,多的是。
  不到一分钟,柳紫棋就从厕所的方向回来,她坐在位置上,脸色有些古怪。
  “那么快?你们女生上厕所,不带纸的吗——”梁建就像是个好奇宝宝一样,扭头看向柳紫棋,说道。
  “咳......”
  萧默差点被口水呛到,他真的是太低估直男的本事,说话真的是要人命。
  然而,柳紫棋居然没有在意,黛眉微蹙,扭头看向梁建,疑惑地道:“厕所里有人,我敲了一下,不过我在里面听见有人呕吐的声音,和一些奇怪的声音,就好像是踩树枝的声音一样。”
  “呃?有这回事,真是怪事年年有,不会一上车,就晕车吧.......哈哈。”
  梁建摇头笑道。
  列车,依旧行驶着......
  “啊!”
  忽然,一道尖叫声,猛然响起。
  顿时,全车厢的人,闻声快速扫去。
  只见,一位衣着凌乱不堪,身躯略显佝偻的中年人,像发疯了一样,在座位两侧中间的道路上,不停地爬着。
  “都死了,都死了,大家都死了!”
  闻言,萧默蓦然睁开双眸,闪烁着不定的光芒,眉头一蹙。
  神经失常,过度惊吓!
  瞬间,他的脑海里就浮现起这两个语言。
  “不好意思,让各位受惊了。”男保安和男乘务员立马过来,将这个中年人强行拉走。
  旋即。
  女乘务员朝着四周的乘客,微微鞠躬,很是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让各位吓到了。”
  “真是的,我的孩子都差点被吓哭了。”
  “对啊,刚刚我的小心脏都抽了一下,想不到过年回个家,都有这疯子出现。”
  “诶呀,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
  柳紫棋拍了拍锁骨,心有余悸地道:“吓我一跳,今年的鼠年,怎么尽是遇到这些人,太晦气了,等回到家,一定要好好洗个澡,整理一下。”
  “紫棋,你放心吧,反正有我在这里保护你,我告诉你呀,我高中的时候,可是体育生。”梁建微微一笑,手臂用力一弯,露出一个结实的肱二头肌。
  “嗯。”柳紫棋微微点头,目光不由地瞥向坐在里面的萧默,发现他面色不变,淡定如斯。
  这个人,虽然看起来有些傻傻的,但是坐在他身边的时候,竟然会感觉有一种舒适感。
  殊不知,这便是修仙者,周身都会有着缥缈虚无的灵气淡淡。。
  萧默抬手捏了捏下巴,黑眸看向车窗外,掠过的一道道风景,眉头疑惑地蹙了蹙。
  刚刚,他闻出,在那个中年人的身上,有很浓重的工业异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