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入君心 > 楔子

  东临十三年,青州。
  阴云密布,狂风骤起,急促的阵阵马蹄声自天地间呼啸而来。
  “追,将这对祸乱朝纲、枉顾礼仪的jian夫yin妇拿下。”为首追赶的精壮男子眼里放出鹰冽般的光,一身黑色盔甲威风凛凛。
  白衣女子纵马狂奔,经历不留任何喘息和余地的追杀,两天一夜下来,让她本明艳动人的倾城面容早呈现虚弱惨白状,狼狈不堪。
  细细一看,她怀里居然还有个刚刚出生不到两天的孩子。
  她怜惜的将孩子紧了紧,本该是在宫中锦衣玉食被人呵护的小公主,却在初临人世便遭遇最狠毒的算计和残酷的牵连。
  身后凌空而下的箭矢如雨般袭来,只听到她旁侧护着的俊秀男子大呼,“雪妃小心。”
  电闪雷鸣间,滂沱大雨已铺天盖地而来。
  两人的快马直至被逼到枫林坡的一处别致的苑舍外,对方追赶的黑压压人群才停了下来。
  雪妃端庄白皙的脸上被湿透的秀发弄的凌乱不堪,整个人从疾驰的马背上轰然倒下,胸口折断的箭矢处血迹斑斑。
  “雪妃,你明知皇上待你情义不薄,即将封你为后,你却趁皇上亲守皇陵期间,与同门师兄暗地苟*合,可曾想到有今日这般后果。”马背上的盔甲男子漏出深不可测的笑意。
  雪妃呸地一口,明眸斜睨,“血口喷人,你深得皇上器重,说这些难道不心虚吗?”
  “哼,怪只怪你是逍遥阁的人,放着潇洒生活不过,将手伸得太长,可怨不得他人。”盔甲男子阴森笑着。
  雪妃凄然的一笑,好个世家大族,却不过是个野心膨胀之辈。
  “洛颜,是我害了你……”她右手抱紧怀里的孩子,左手撑地,看着俊秀男子全身布满的触目惊心的箭矢,瑟瑟发抖,“他们早有预谋,来势汹汹,我已无力可逃,你快些走。”
  “雪妃,振作些,我挡住他们,你速速离开。”
  忽然身后苑内破空而出一个婴孩极大的哭啼之声。
  苑外,洛颜趁众人被啼哭声惊扰,长嘶一吼,身形攸地腾空飞起,爆发出一道夺目凌人的光芒,生生将那围追的群人逼退甩飞。
  雪妃借助洛颜浑厚的内力,飞身落在身后不远的院子里。
  踉跄着起身,她凄绝的眼神落在满身箭矢的师兄身上,片刻犹豫不得,快步往苑内而冲。
  “姑娘,苑后有一处寒潭,那寒潭后有一处隐秘的石洞,你这是造了什么孽,快去躲躲吧!”
  长得端庄正义的男主人从掩着的门探出头,神色不安的看了眼发生在自家苑外的惨况,却依旧心软指了指后院方向。
  雪妃明眸含着诚挚的谢意,拖着沉重的脚步往那寒潭方向而去。
  用力的抱紧了怀里的孩子,感觉呼吸愈发急促。
  “雪妃,今日就是你的死期,速速将御心术法交出来,还能留你和你怀中的野种两具全尸。”
  她回眸一望,脸色大变,方才经过的主人苑舍此刻火光四起,映红了半边天空。
  而紧追身后的盔甲男人,身材魁梧,眼角藏笑,凌空而来,纵身飞脚一踢。
  雪妃感觉腹部一阵疼痛难忍,怀里的孩子也因这突如其来的重击,生生的脱离怀抱,被甩落在身后一方深不见底的寒潭上空。
  虚弱的孩子在落入潭水之时,乌黑的眼睛半眯半睁着,还来不及看这世间多一些美好。
  而那潭水沿边,居高临下的黑色盔甲男子腰间敞开的一块刻着“风”字的木质令牌,却如烙印般深深的刻在了她的脑海中。
  
  ------题外话------
  咱们女主提前一个月呱呱坠地,就被人扔进了寒潭低……
  小可爱们,有免费红豆领,记得给她角色送豆哦……让我看到你们来过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