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入君心 > 第2章 心头疑云

  浑浑噩噩的的一夜过后,苏苑依旧平静如水。
  郁郁葱葱的竹林因为昨夜风雨的肆虐,歪斜一片却自然成趣,翠绿的竹叶落在蜿蜒的不规律的小石子路径上,颇有生机。
  掩映在林间的两层竹制阁楼,雅静而陈设简洁。
  一名少年踩着矫健的步伐穿过竹林而来,乳白色窄衣贴身,身材精瘦可见,活泼的单眼皮抬头见到阁楼台阶上倚着栏杆托腮的苏临笙时,欢快一弯。
  “临笙姐姐,今日这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了?”少年做惊讶状,不可置信。
  要知道苏苑一直有个规矩:天大的事,都不可吵到苏临笙睡觉。
  而平日里这个点,也绝对看不到苏临笙的影子的。
  要不是师傅的酒壶昨日落在阁楼,他赶着去城里给老人家打酒,他可不会轻易来阁楼惊扰苏临笙的休息。
  许是知道少年要来,苏临笙将手中早已拿好的酒袋径直扔给了少年,“说什么呢?阿寻。”
  阿寻十岁时便来了苏苑,失去爹娘的孩子流落街头,见到仁心的父亲如同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便被父亲领回来当了学徒。
  又不是不知道她向来觉浅,说得她好像多能睡似的。
  阿寻稳稳接过酒袋,笑道,“我知道了,一定是昨儿夜里雨声太大吵到你睡不安稳吧!”
  苏临笙拍拍沉重的额头自台阶而下,一身青衣素净而出尘,雪莲般白净细致的脸蛋,因为昨夜睡眠不足,有丝丝倦意,然那双眸却似山间泉水清澈,灵气逼人。
  昨夜风雨确实够大,大到一夜之间足以改变了她以后的人生。
  “也真是奇怪,昨夜风雨不停,云霞城却发生了两件大事。”阿寻兴奋的说,“听说有人昨夜大雨瓢泼中看到了那江湖传说公子夜的影子,还有梁知府竟然半夜抓捕到了偷藏东临赏银的凶手。”
  “当真?”江湖传说公子夜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行侠仗义,却异常低调,人人想一窥真容不得,苏临笙也不例外,眼下她只联想到其中唯一的理由。
  “难道是公子夜助梁知府抓到人的?怕是那些盗匪太猖狂了些,梁知府太无能了些,公子夜看不下去了。”
  阿寻疯狂点头表示赞同,“何止猖狂,我还听说那盗匪老大齐拯是多年前王朝宫变的主谋者齐达善的后人呢?果然胆大包天,不过他怎么会逃过处置,还能混迹边关这么多年。”
  苏临笙闻言一变,王朝宫变四个字窜到脑海,这个消息如同一条引线,瞬间点燃了她的探究心思。
  不等阿寻反应过来,她飞快地拿过他手心的酒袋,一溜烟的功夫出了苏苑。
  青州,乃是离东临都城最近的边关州,州内的云霞城常年遭受风寒疾苦,是以东临皇帝体恤百姓特下发了赏银。
  赏银失窃事关重大,一进城中,盗贼齐拯被抓捕的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
  苏临笙握紧手心的酒袋,伫足在城东的告示栏外,听着众人议论纷纷。
  “你们瞧,皇上给咱们青州子民的抚恤银两居然被三个盗匪给抢了。”一个粗壮大汉气呼呼的咋舌,忍不住撸起了袖子。
  “真没想到,这边关盗匪齐拯居然连王朝的银两也敢起心思,实在嚣张猖狂的很啊!”
  “可不是,我听闻这齐拯可是当年叛乱大臣齐达善的儿子呢,要不是先皇帝丧期,扬帝大赦,这小子哪里逃得过满门抄斩的下场,你说他这是不是不知死活。”
  苏临笙仔细一看,画在其中的那人,五官极为端正,眉宇之间一股匪气,散乱的头发随意张扬,几条脏乱的小辫搭在孤傲不羁的脸庞两侧。
  “这位大哥,你方才说的叛乱是多少年前的事?”
  方才那热切议论的汉子悠悠回忆着,“怕是有十七年了吧。”
  “快别说了,要是被官府的人听到你议论朝廷旧事,小心人头不保。”另一个大叔在侧提醒。
  十七年,而下她正值十七岁,苏临笙心中突生疑云,果然东临王朝十七年前发生过惊天的叛乱一事,母亲当年与此事究竟有何干系?迷雾绕上心头。
  又听到方才的大哥滔滔不绝的说着齐拯的一番作为。
  “这齐拯平日里名声也不好,到处行窃掳掠,据说前几日他手下的兄弟还偷了梁知府夫人的贵重手镯,这回胆子愈发大了,连赏银也敢偷藏,这不被梁知府给抓住了,哈,倒霉了。”
  苏临笙心中微微一沉,身后忽然钻出一个小孩,指着正中间的人像,“胡说,他可不是坏人,他还救过我的命呢?”
  她匆匆一看那孩子,虽然不过六七岁,说起话来却大言不惭,面不改色。
  “童言无忌啊,童言无忌。”那孩子的母亲忙拉他过来,生怕惹了祸事的模样,“不要在外面胡说,快回家吃饭去。”
  “我没胡说,娘,他救过我,您不是也知道吗?”孩子撅着一张嘴,不情不愿的被母亲拖拉出了人群。
  苏临笙遥望那孩子的小身影,深知他的“童言无忌”怕是“另有隐情”。
  可她一向信任公子夜的侠义行径,江湖上多少被公子夜斩杀的皆是为非作歹之辈。
  不对,公子夜行事低调,就算他认定齐拯十恶不赦,也不会与官府合力追捕。
  齐拯被关在何处?她要如何从他身上打听当年的叛乱一事?
  她若有所思的走在街头,熙熙攘攘的街市两旁,几个小孩穿梭在高低林立的商铺间追逐打闹,周围的大人们也不谩骂,似乎见惯了这样的场景,个个沉浸在难得和谐的生意场中。
  自从半年前,邻国大池国惨败于东临王朝,大池国国主便递交了求和议书,东临皇帝便同意开通了两国的往来,是以眼下云霞城的街头汇聚了形形色色的两国客商。
  苏临笙侧身让过一群群孩子,天真无邪的嬉笑声穿过耳膜,她看着那些欢快追赶的小身影,丝丝暖意染在眉间。
  而她不知,自己便在这街头,被人盯上了。
  甚至,不止一人。
  不经意一转身,腰间被一股小小的力道正中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