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入君心 > 第9章 夜叉

  浓墨般的黑夜,明月高悬,苏临笙飘逸的白色身影在屋檐之间上下起伏跳跃,她脸上白色鬼脸面具在夜里看起来愈发诡异可怕。
  苏临笙本就轻功一般,谨慎地跳过几处房屋,察觉到眼下梁府的守卫布置异常怪呼。
  若仅仅是为了招待贵客,也不用如此大张旗鼓的将东西两侧的院落守的滴水不漏。
  除了东西两头,北侧的守卫把守却稍显松懈,靠近南边的后院却无甚人影,安静出奇。
  苏临笙凭着自己天生设计机关的功夫,很快寻思出暗中的蹊跷。
  这些人把守最严格的区域,似乎都是通往梁府后院的必经之路。
  这故弄玄虚的招式,在她这个常常研究机关之阵的老手来说,可真不太高明。
  虽不敢断定自己的判断有几分正确,但苏临笙不愿放过一丝可能,趁着夜色,她沉着气,避开守卫,身子从南边墙角暗处探出来。
  果然守卫都聚集在他院,而这后院却宁静异常,鬼影都没。
  又或者说,她压根没发现而已。
  苏临笙迅速跃过墙头,入了冷清的南后院。
  因是浓夜,她并没有注意到,墙内侧一颗高大的槐树上,黑金面具掩藏下的黑衣男子正孤身斜倚,看着她那赫人的白鬼面具从视线里飘过。
  而黑衣身影在她进去后院的下一刻,便翻身飞往墙的另一侧。
  苏临笙迅速借着朦胧月光打开其间一处门窗紧闭且上锁的阴暗屋子,果真判断没错。
  陈旧的屋内,以“拯爷”为首的盗贼个个被绑的粽子似的,被丢在角落里动弹不得。
  苏临笙上前快速扯掉塞进三人口中的布条。
  其中一娃娃脸长相的年轻小伙刚得了喘气的机会,环抱着身体往后退缩,脸上顿时一片惨白。
  “鬼呐,大哥,平日里我们也没做甚伤天害理的事情,怎么阎王就来索命了。”他闭着眼苦着脸委屈。
  盗贼老大齐拯瞥了眼地上的阴影,倒是非常悠闲淡定,“没出息,鬼怎么会有影子?”
  临笙哭笑不得,嘘了很长的一声,从袖中掏出利刀,“别嚷嚷,你们还真想被当成替死鬼!”
  就在此时,梁府整个上下突然陷入一阵骚动混乱中。
  “着火了,粮仓着火了。”有人高声疾呼,“快救火!”
  利落割断绳索后,苏临笙的身影便如鬼魅晃在窗前,暗暗探了下外头躁动的声音,心喜,“梁府居然失火了,如此正好,你们赶紧趁现在快走。”
  正欣喜间,浑厚有力的声音突兀地自身后响起。
  “姑娘尊姓大名,今日之恩情,齐拯来日必当涌泉相报。”齐拯双手抱拳,面无波澜。
  “好说好说,枫林坡夜叉。”苏临笙尽管隔着面具,可还是忍不住剐了那齐拯一眼,如此恣意不羁,无所畏惧,当真意识不到外面的危险。
  齐拯有些不以为然,“夜叉?”似乎并不满意,好歹他混迹边关多年,从未听过叫夜叉的人物
  再细看月光下她的面具,倒是蛮符合鬼夜叉的形象,不禁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