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入君心 > 第42章 忌讳

  毓庭坊外坊宽敞分明,四周皆是茶座,棋台,相互衔接,环形围绕着正中央的歌舞戏台,自二楼高处两方雅座飘下的品红色垂带,将这台子营造的生动雅致。
  此处对外营业开放,客人如织。
  身着锦衣华服的官家子弟,说话恣意不拘的潇洒江湖中人,捻着美酒穿着月白色长袍的文人雅士,穿梭在坊内各个角落。
  苏临笙若非亲眼所见,断然想象不到,片刻间会见到如此多形形色色的人。
  她左顾右盼一会,眼花缭乱,突然肩膀被人从后轻拍,身后冒出乐呵呵的清秀少年,竟是昨日赶车的哑巴无羁。
  他热情的用手引着她往南边茶座而去,递上一壶亲手拧过来的茶水。
  苏临笙落座后,又见他冲二楼指手划脚,面上极度认真,却有些尴尬的茫然。
  她试图猜道:“你是说汀屏姐姐在二楼有事走不开?”
  无羁高兴满意的点点头,才施施然的笑着走开!
  她不急一时,便悠闲的品茶,听旁人议论东临大小事,文人饮酒对诗,武人阔谈江湖世事,竟觉得有趣至极。
  尤其邻桌那旁围着的三人,打扮的皆衣冠楚楚,正津津有味的议论着毓庭坊二楼的某位贵客。
  “二楼那孟侯爷的世子还占着雅层,等人去挑战他的乱七八糟的机关呢?”其中的白面书生不屑的说着。
  “这都第六天了,据说每天都来,若是谁解了他的局,赏银不少呢。”他一旁的灰袍中年男子啧啧摇头,有些可惜自己赚不到这银两的叹息。
  “我看啊,这孟世子就是故意招摇出风头,谁人不知,现在赤羽山庄的机关术在江湖中首屈一指!他设的局,谁能轻易破解?”另一个褐服男子附和着白面书生的语气。
  灰袍中年大叔摇了摇头慨叹:“可不是嘛,依稀记得当年逍遥阁的盛况,阁中个个都是机关好手,只可惜,十七年前就莫名其妙的销声匿迹了,若是那老阁主尚在尘世,只怕赤羽山庄的庄主孟侯爷也只能望其项背。”
  本是安静坐着喝茶的苏临笙,浓密的羽睫微闪,“逍遥阁?十七年前莫名消失?”
  白面书生用酒杯抵在唇角,掩低声音道:“我听说,是逍遥阁大弟子洛颜造的孽,后来逍遥阁一夜之间才被当今圣上夷为平地了。”
  尽管声音压得很低,还是传到了苏临笙敏感的耳朵里。
  苏临笙端着茶盏的手轻轻一晃,秋水般的双瞳震惊不已。
  褐服男子眼睛轻轻扫了四周,沉声提醒,“嘘,不想要你的脑袋了,也不看看这里什么地方,是毓庭坊,万一被有心之人听去了,传到了宫中的圣上耳里,你不知道……”
  话及此,他的声音愈发低沉神秘,小心翼翼道,“洛颜人虽死了,但这个名字是不能随便提的,这是忌讳!”
  白面书生觉得他大题小做,但想到此人与宫里有关,心又惧怕的闭嘴不再提。
  只余灰袍中年男子连连叹息,“可惜了,可惜啊!”
  苏临笙葱白的玉指慢慢攥紧,复杂疑惑的情绪一时上涌。
  鬼叔叔,当年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何事,为何世人提到你的名字都噤若寒蝉,唯恐避之不及。
  他身为逍遥阁的江湖中人,怎会牵扯到王宫圣上,他的双腿也是因当今圣上而瘫痪的吗?
  苏临笙思绪难解之时,突然听到二楼凭栏处传来一男子焦躁的郁闷声。
  “高人,你在哪?我快无聊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