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入君心 > 第43章 世子设局

  苏临笙不由凝眸瞧去,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倒是邻座的白面书生忍不住摇摇头叹道,“哎,这侯爷家公子真是任性,要不依着毓庭坊的规矩,每天设局的场地都要好些银两,谁轻易耗得起?”
  “可不是,我前几日好不容易才凑齐两百两,打听到救治吾儿病痛的高僧,云游四海几时能回,没想到不错所料,昨儿终于见到,再晚一些,我儿性命不保啊。”
  苏临笙闻言愕然,两百两打听消息?
  她不由想起自己此番来是要打听千叶魂草的下落。
  之前只顾着毓庭坊是个神奇之地,却忘了此坊竟能解决许多难题,提供消息,自然是要些银两的。
  但也没想到此处的生意水准如此的高?
  而让她更瞠目结舌的远不止于此。
  “两百两而已?”褐服男子唏嘘道,“已经很便宜你儿子了,你还不知几日前有人打听那公子夜的消息,直接扔了一千两在毓庭坊,结果毓庭坊只告知公子夜现身在云霞城梁府,等人家一去追寻,哪里还找得公子夜的半点踪迹。”
  临笙又是吃惊一番,这生意的差异也太大了吧。
  公子夜?她若有所思,眼下又是谁豪掷重金来打听公子夜?莫不是那李鉴仁?
  若是自己按照这种方式找寻公子夜,只怕是遥遥无期!
  何况她没有重金,此路根本不通。
  只听旁人继续道,“一千两倒也是不足为奇,怕就怕你有千金,毓庭坊也不收,此处规矩甚多,有些消息靠银子,有些信息便是要用其他的东西来交换,就说那公子夜吧,想要一堵他真容的人何其之多,若是你能拿公子夜的消息到毓庭坊来,想要打探更多的消息,毓庭坊也情愿奉上。”
  苏临笙思绪明了,这就是昨日汀屏口中所说的,毓庭坊规矩甚多,除了花钱,还可以情报换情报。
  二楼雅阁内。
  庆元侯之子孟添盘腿端坐在地,对着铺满雅座一方的不规律摆放的石头模型,苦思冥想。
  他一身湖绿色锦服随意拖在雅座的木板上,雪白滚边点缀着灵动的竹叶花纹,头顶用上好的冰蓝色发缎扎着高高的发髻,利落而神清气爽,面容俊俏,嘴唇紧抿,手指在不停的转着一块石子。
  他扫眼看了看楼下的人群,不耐烦的抱怨道,“还是没人来解吗?汀屏姐姐。”
  汀屏瞧着他那一堆石头,兀自摇头叹气,“你还要等吗?从我回乡下你便在此设下挑战,怕是你这什机关太奇怪,旁人理解不了。”
  “我就不信,萧兄说过这几日说不定就有高手出现,只要我给的银两够多。”孟添纨绔的眼神中一丝笃定。
  “那你便等等看吧,只是明日这雅阁早早被埕王订了,到时候可别霸着让姐姐我难堪。”
  汀屏好言相劝,埕王虽不问朝堂事,但始终是当朝皇叔,声名地位不容小觑,她不愿得罪。
  而这孟添乃是当今庆元侯之子,赤羽山庄未来的传人,她也不可得罪,当真叫人为难心焦!
  “埕王订这雅阁作甚?”孟添不解的皱眉。
  
  ------题外话------
  世子的记忆
  今日孟府的大小姐过生日,孟添作为府中的嫡子,被叮嘱了无数遍。
  “世子,老侯爷说今日无论如何得回来用膳?”家丁道。
  孟添:“为何?”
  家丁:“大小姐的生辰。”
  几个时辰过去了,天色已晚,世子
  在街头玩着花灯,家丁脸色急道:“世子,该回去了。”
  孟添把玩着灯,“急着回去做什么?我还没看够呢?”
  “世子,你又忘了……”家丁冒冷汗。
  对,世子一向对不感兴趣的人或者不感兴趣的事,那就是鱼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