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入君心 > 第56章 怪姑娘……丑姑娘

  因是如此,方才吴管家说起时才会那般叹息,即便是她打听到了,也是没有一丝希望的。
  她垂下肩膀难掩失落,又闻吴管家道:“苍梧山下的风水虽极其滋养灵草,也曾有人在碧湖消失后前去一探究竟,却终究有去无回,即便那处仍有灵草,也是可遇不可求。”
  “难道没有别的途径?”苏临笙不打算放弃任何的机会。
  吴管家道:“不瞒苏姑娘,几乎没有,你若有机会去到军营那边的东屿山平原,便知晓我说的情况了。”
  苏临笙瞬间捕捉到信息,机会不是没有,只是太过渺茫了。
  吴管家如是说,她便更加好奇,那苍梧山如今是怎么个状况?
  吴管家欲言又止,似乎在思考什么,许久又道,“不过城东有位萧老将军多年前见过此草,而且他早些年退官从医,专门研究医术,家中不乏良药,苏姑娘或许能从他那里知晓一些。”
  苏临笙心头大喜,“当真?”
  吴管家顿了顿,又提醒补充道,“不过这位萧老将军近些年来性格乖僻,不喜人事,深居简出,能否打听到,就看姑娘有没有这个缘分喽,老夫言尽于此。”
  又是一盆冷水!
  苏临笙谢过吴管家,兀自觉得,今日这五百两银子花的当真如流水啊!
  外坊的听禅会如期举行,各路人士皆静心落座于案前,聆听清芜大师的禅道。
  苏临笙因挂念千叶魂草的事,彻底将听禅一事抛诸脑后,反正并无兴趣。
  同样,没有前去听禅的还有身负重任的孟添。
  大半个晌午,孟添的身影不时在中坊的亭台楼阁、假山流水古榕树之间来回穿梭,难得的专注与认真。
  孟添将埕王的最后一个彩头安置妥当,才舒展着脖子,拍拍衣袖走开。
  须不知掩在假山身后的腰肢粗壮的水蓝色长裙女子,孤傲的神色透着缝隙看到了“柏翡天成”的藏身之处。
  苏临笙百无聊赖,雅阁厢房内,舞姬们忙着梳妆打扮,为即将开始的盛宴做准备。
  她就待在清雅的不知名小院中,逗着桂花树上的两只鹦鹉。
  “丑姑娘……怪姑娘……”两小只叫的起劲。
  苏临笙心不在焉的拿树枝戳它们,“你们两个小家伙,口不择言,胡说八道……”
  孟添忙完打从从廊下经过,见到这幕不由咧嘴瞪眼,捡起断枝加入进来,尽情挑拨着鹦鹉的眼睛,“它们就爱胡说八道,我看八成是眼睛长歪了。”
  “你眼睛长歪了……”鹦鹉“变本加厉”的模仿着。
  苏临笙被逗笑在旁,方才些许沉闷的心情顿时一扫而光,捧腹忍俊不禁,只见孟添气的眉毛都要吊成倒八字了。
  “丑姑娘……怪姑娘……”
  孟添见他们“嚣张气焰”,忽然改变了策略,勾嘴轻笑,却令它们发寒,“明天就让汀屏姐姐给你们炖了……”
  “……”两小只互相对看了眼,瞬间收敛安静了。
  “不可以吃的,不可以。”忽然一个六岁左右的小女孩举着一串糖葫芦,从台阶上小碎步跑了过来。
  ------题外话------
  怪姑娘是谁呢?你们猜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