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入君心 > 第71章 谁说她没有资格?

  萧怀一淡淡分析道,“她想什么不知道,但叶之烈想什么你不是最清楚吗?”
  孟添突然嘴角笑了,“说的对,“柏翡天成”?”
  坊内人声躁动,突然一声清脆的锣鼓响起,是彩头竞夺环节开启了。
  众人摩拳擦掌,似乎人人都对今日的彩头都势在必得。
  苏临笙仔细聆听完埕王身边小厮宣读的竞夺规则“先寻得彩头者,彩头便归谁所有”后,眼皮一阵直跳。
  果然,叶之烈又找茬了,“埕王,此次彩头竞夺,是否应该公平公正?”
  埕王点头,“是这个理,叶二公子难道觉得有何不妥?”
  叶之烈言辞着重强调道,“大家都知,此次彩头乃是孟添所设,他参加岂非有失公允?”
  埕王看了看孟添,而孟添半分为难都没有,反而豁达的笑了。
  苏临笙不解,就见孟添挑着眉毛哂笑道,“叶二公子,谁说我要参加?你放心,说的我不在,好像你就能赢似的。”
  叶之烈目光犹疑,“你真不参加?”
  孟添与埕王对看一眼,津津乐道,“我可是有了埕王亲手酿的美酒,彩头再贵重哪能与此相比?”
  “就你能说,”埕王欣慰的笑了,又问,“叶二公子可还有疑惑?”
  苏临笙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就见一道审视的目光投在了自己身上。
  “那这位苏姑娘呢?我听说她的机关术有两下子。”叶之烈毫不客气的指了指苏临笙。
  孟添蹭地起身,也丝毫不留情面讥笑道,“原来叶二公子怕了?苏姑娘会机关术,那是她的本事,怎么,叶二公子要打退堂鼓现在还来得及。”
  “我怕什么,”叶之烈的脸先是一垮,继而语调一转道,“我记得今日只有参与了听禅会的捐赠者才会有资格参与彩头争夺环节,这位苏姑娘,我可从头到尾没见她出现过,她有何资格参与?难不成凭着是孟添的知己,便成了例外,这让在场的其他人情何以堪?”
  “是啊,埕王爷,我们可都捐了。”叶之烈身边的贵气书生忙唱和着。
  苏临笙心下不由窘迫,果然方才她的犹豫应验了,那么重要的彩头,怎会没有门槛?
  索性今日看到了难得的歌舞盛宴,已是满足,至于那本《天方经谈》,兴许与自己无缘。
  她面上坦然自在一笑,“叶二公子,我不参与便是。”
  埕王斜了叶之烈一眼,脸色颇为尴尬,那些个彩头本就是为了助兴添乐,这叶二公子怎地就如此较真?
  都怪孟添那小子,偏偏嘴上功夫了得,跟叶之烈斗来斗去。
  苏临笙作为孟添邀请过来的朋友,叶之烈这不是故意使绊子呢?
  苏临笙岂非不明白,那头传来了叶之烈和身边人低头窃窃私语的笑声,藏都藏不住。
  她执起茶盏,低头垂目,权当没看到,却见萧怀一正将手中茶盏沉稳有力的搁在案几上。
  “谁说她没有资格?”清朗的嗓音掷地有声。
  苏临笙错愕不及,他这是说的什么不着边际的话呢?
  叶之烈的话虽然有意为难,但事实确实是,她没有便是没有。
  此言一出,雅阁内的人都陷入了短暂的沉寂,纷纷伸长了脖子等着下文。
  埕王看了身后管家一眼,管家心领神会赶紧翻起了手中的册子。
  孟添嘴角拉长,心里的算盘已转了一圈,呲牙笑道,“是是是,萧兄说的没错,叶之烈你别忘了,我虽不参加,可是我的资格尚存。”
  意思明了,孟添是要将自己的参赛资格让给苏临笙。
  翻阅着册子的管家面上喜悦,打断道:“世子,我看不必了,苏姑娘确实有自己的资格。”
  孟添瞪圆眼睛,脑子一片混沌,口中嘀咕,“自己的资格?”
  连苏临笙自己都难以置信了,神色诧异的扭头看向管家,确信自己不是听岔了?
  而管家一脸祥和冲她微笑,不似说着玩的。
  “李伯,你不会老眼昏花了吧,”叶之烈为难不成,跳出来喋喋不休的质疑,“我明明没看见她在场,况且我听说,苏姑娘初来京城,像捐赠这么大的事,她以何名义捐的?”
  李伯手指着册子,一字一句念道,“苏临笙,五百两,萧府。”
  “萧府?”叶之烈满脸惊愕,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哪个萧府?”
  孟添好奇跑到李伯跟前,仔细一看,眼睛不由瞪圆,这潇洒自如的字体他怎会不识。
  苏临笙一头雾水的同时,萧怀一声音坚定,打破了众人的疑问。
  “苏姑娘是我请到府中的贵客,自然以我萧府的名义,叶二公子有意见?”
  “咳……”苏临笙被茶水呛住,湛亮如星的眸子对上萧怀一好看温和的眉眼。
  众人皆是炸开了锅,齐齐将目光移向了两人身上来。
  古往今来,像捐赠这么大的事,皆是以户为名义,每家每户捐多少不必多言,但这荣誉却归属于一处。
  照萧怀一如此说来,意味着苏临笙身份却是与萧家一体的。
  安静坐着的沉双心下微沉,放在案几上的手不自在的收到案几边缘。
  叶之烈被萧怀一的话反驳的哑口无言,将心中的懊恼发泄在沉双身上,他轻笑道,“我怎么说来着,表妹不信,萧怀一当众认苏姑娘乃萧府的人,现在看来他们的关系远比我想象中的还精彩。”
  沉双努力挤出优雅淡定的笑,“表哥闹了这么一场,可是满足了。”
  汀屏却意味深长的望着对侧两人,果然她的感觉没错,从一开始苏临笙就不是寻常的女子。
  她只身前来东临城,这背后怕是也有不为人知的机缘。
  苏临笙面露狐疑的盯着萧怀一,一直看,似是要把他脸看出一朵花来。
  她连萧府的大门朝那头开都不知晓,怎么就成了萧府的贵客了?
  “别看了,以后有的是机会看,”萧怀一眼里散发着耐人寻味的笑意,言语温和提醒,“一会可要好好发挥,别丢了我萧府的面子。”
  苏临笙觉得自己像突然魔怔了般,脑子不听使唤的,竟然回了个“好”。
  说完方回过神来,垂眸抿嘴,狠狠的掐了下手,刚她胡说了什么?
  她没意识到,今天这一幕,又不知惹来了多少旁人的关注和羡慕。
  
  ------题外话------
  说好的两千~嘿嘿
  大家周末愉快呀!出去浪了一天的我,今天又是只字未写,我得抓紧时间码存稿了……你们等我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