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入君心 > 第87章 暗中涟漪

  苏临笙白皙的脸渐渐泛红,喝到最后,竟也意识模糊。
  还未从孟添口中听得阿渲如何毁了面前两人的名誉的经过,就见孟添喝着喝着,猝不及防的栽倒在了桌上,嘴里还喃喃念了句:“好酒,好酒……”
  苏临笙推了推萧怀一的手臂,微红的脸庞不满嘲笑,“世子的酒量还真的差,我还没听完故事呢?”
  萧怀一抬手揉了揉眉心,深深叹了口气,“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
  回齐心居的一路上,萧怀一庆幸背上的人虽然醉了,但好在没有像孟添那般闹腾。
  她很轻,很安静,呼吸浅浅的,伏在他的肩膀上,像温驯的猫。
  然而这只醉猫,在回到房内放下她以后,便跳脱的一反常态了。
  苏临笙眼神缥缈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又狠狠一把推开了他,拿起桌子上的空杯往嘴里倒去。
  “渴……怎么没水呢?”
  萧怀一抚过她软而无力的肩膀,递至她嘴边新的茶水,语气温柔,“水在这儿。”
  苏临笙也不亲自端过,捧着他的手,将他手中的茶一饮而尽。
  又勉强站起身来,耷拉着脑袋,一脸绯红,“呵……呵……萧军师,你,你不是很会算命吗?能不能帮我……嗯,帮我算算,公子夜在哪里?”
  “军师?”萧怀一好气又好笑,干脆揽过她的肩膀,小心哄着,“乖,先睡觉吧!”
  苏临笙耸了耸肩,一抬手挣脱掉他的束缚,眼神变得犀利,“你……走开,你是谁啊,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不会告诉你鬼叔叔的下落的。
  萧怀一的内心是懵而无奈的,“看来下次还是不能让你纵情喝酒。”
  好不容易将意识不清的她扶到床上躺下,盖好被褥,她嘴里莫名又嘟哝了句,“秘密,不能说。”
  萧怀一只当她喝多了,没有多体会她此醉话的深意。
  睡着的人儿,眉睫长而浓密,细腻白皙的面上泛着粉红,乖巧可人。
  细看之下,她的鼻子小巧而细挺,精致生动。
  苏临笙似乎因为痒,抬手在鼻尖擦了擦,又舔—了舔~微干的唇。
  萧怀一神色柔和,只见她嘴角敛笑,口中又喃喃自语着:“公子夜,李鉴仁那个家伙,也来了东临?你也在东临吗?”
  萧怀一重新给她的手臂放回被子里,不由叹气。
  正要起身移开脚步,苏临笙翻了个身,稳稳拽住了他的手臂,嘴里仍自言自语,“公子夜,你可不要,不要被他找到。”
  “那日你在街头,不是说那公子夜很厉害么!又怎么会轻易被他人找到。”
  萧怀一淡淡一笑,动作轻柔的捋了她额前散落的碎发,像是安慰着她。
  **********
  夜深人静。
  东临街道刮过阴冷冷的风,卷起巷口满地的落叶。
  月光也被隐在灰色的云层间,一片朦胧,毓庭坊的长廊上飘过一道神秘的身影。
  那人脸上蒙着黑巾,轻车熟路,很快摸进了一处偏僻的房间。
  啪……啪……
  黑暗中,黑影人吃了两记响亮的耳光,双膝踉跄着跪在地上。
  “主人饶命!”
  屋内桌角旁,烛火攸地亮起,带着狼头面具的男子身影高大欣长,缓缓转身,一手从容的执在背后,手指却是扣紧的,似在掩藏着心中的怒火。
  他踱步于黑影人膝前,声音冰冷,不怒自威,道:“你还真敢出现!”
  黑影人哆嗦了几下,“主人,我只是想帮你教训一下他,他坏了您的好事,梁知府如今被关进牢里,肯定有去无回。”
  “区区一个梁知府,也值得打草惊蛇!”狼头面具男语气嘲讽,瞬间低沉的怒斥之声逼近黑影人的耳边,“撒谎!私自动用我的属下,难道忘了谁才是是他们的主人?”
  黑影人挣扎解释,“没有,主人,我真的只是想教训萧怀一而已。”
  狼头面具男子利索提起他的衣领,微微侧头,似在打量说谎之人的神色,忽地一手扔开黑影人。
  “你以为你远在大池做着逍遥的王爷,我就不知道你在青州做了什么?居然为了一个女子,利用我的人,去主动招惹萧怀一。”
  黑影人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怯弱的说,“主人赎罪,是我一时糊涂,我只是没想到会三番两次撞上他,实在是他欺人太甚,而且梁知府那么轻易栽在他手中,难保他与公子夜没有关联,我便想顺便找苍狼之徒来试探他。”
  “结果呢?”狼头面具男语气含霜,“偷鸡不成蚀把米,你这么一动,反而激起了他的疑心,你以为萧怀一是那种只会驰骋沙场的猛将?以为他东临第一大将军的头衔是虚的不成?试探他?李鉴仁,你就不怕他察觉你的真面目?”
  李鉴仁抖了抖手,扯下黑色面巾,嘴唇泛乌,毫无往日在云霞城招摇过市的猖狂模样。
  面对接二连三的逼问,他的额头在烛光下已冒出一层冷汗。
  “是我的疏忽,不过眼下……可以确定的是,他与公子夜确实没有关系,按苍狼之徒交手后的反应来看,两人功法不一,他就是捡了现成的便宜。”李鉴仁对于这个结论胸有成竹。
  “这就是你的判断,哼,未免想的太简单了些。”狼头面具男冷森的语气再次响起,宽大的黑袍袖口一收,“不管有关无关,这两人确确实实坏了我的事,如今萧怀一在明,立了功,暂且动不得,但是公子夜在暗,必须得尽快揪出来。”
  李鉴仁垂首一旁,“放心,主人,大皇子赫连昊至今心中对萧怀一当初战场上的一箭之辱耿耿于怀,必然不会放过他,而且我还打听出,萧怀一出现在苏苑,竟是为了替其父亲萧长留找出治疗心病的方法,为难萧怀一不成,可对一个有心病的人却不是难事。”
  狼头面具男手指轻轻摩挲着,似在沉思什么?
  李鉴仁暗暗咬牙,“至于公子夜,他虽在暗,却不知我们也在暗,主人放心,找到他,我势在必得。”
  对于找到公子夜这件事,李鉴仁的私心不言而喻。
  “不枉你还清楚这点,下次本座不想再听到公子夜的任何好事。”
  夜幕沉沉,狼头面具男的话里透着不容置疑的威慑和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