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入君心 > 第92章 飞来横祸

  而一旁弯曲着身体的阿寻,嘴巴已是惊讶的半张着,难以置信道,“你,萧公子,他他他……方才他叫你大将军!”
  守卫莫名其妙扫了他一眼,“萧将军,此人举止异常,很是危险。”
  阿寻只管一时兴奋,笑出了声,惊喜喊着,“你是东临大将军,萧大将军。”
  见到了自己崇拜已久的人物,像是做了场梦,然后梦想成真了,阿寻已然忘却了脖子上还架着一把刀。
  “放肆,让你别动。”另一守卫的手中动作丝毫未松懈。
  苏临笙从尴尬中跳出来好说,“你也冷静,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先放开他。”萧怀一抬手示意。
  守卫迟疑了会,但却不得不顾忌萧怀一这重身份的威严,最终还是吩咐人将激动的阿寻放开了。
  阿寻得了解脱,蹭的一下窜到萧怀一跟前,反复确认,“你真的是萧大将军,我终于见到活的了。”
  萧怀一但笑不语,苏临笙就再次陷入到了往事的难堪中,拉过阿寻,眼下可不是说这话的时机啊。
  “你怎么跑来东临了,不是让你好好守着苏苑吗?”
  “我一个人待在苏苑太无聊了,而且我可想你了。”阿寻见到亲人,想着一路上的遭遇,格外委屈巴巴的眼神。
  苏临笙叹了口气,将他衣襟旁挂着的几根杂草扯了下来,“你这是搞的什么鬼?”
  阿寻十分享受被苏临笙照顾的感觉,一个劲的往她身边蹭,好不温馨。
  萧怀一双手抱臂,瞥了眼温馨的画面,喉间“嗯”了长长一声。
  而在苏临笙和阿寻的身后,谁也没注意到,那疯老妇眼里已布满狰狞的红血丝。
  她疯了般抽搐失控,挣脱掉身后两个守卫的钳制,朝苏临笙的身后扑了过来。
  “姑娘小心!”守卫惊呼。
  “啊……”
  猝不及防间,苏临笙喉间发出一阵强烈痛感的闷哼之音,手臂不受控制的一颤,紧接着酥麻感袭来。
  “喂,你做什么,快松开,松开。”阿寻惊慌大叫。
  萧怀一脚下生风,眼疾手快,一掌狠厉而有分寸的推开咬向苏临笙的疯老妇。
  “你怎么样?”萧怀一情急,掀开她手臂被染红的一角纱衣,殷红的咬痕醒目在前,眉宇不由一紧。
  若是方才他谨慎提防,便不至于让她遭受平白的飞来横祸。
  “还我儿子,儿子快过来啊!”疯老妇再次被守卫用刀贴在了要害之处,动弹不得,嘴里仍然断断续续的喊着。
  “无妨,眼下是无事的。”苏临笙缓缓放下袖口,看向泪眼婆娑的老人。
  虽然伤口隐隐作痛,但在察觉那老妇人眼神里的茫然时,心知她并非有意为之,便想着忍一忍就过去了。
  “萧将军,我们马上将这个疯妇人轰出城外,以免伤了更多人。”一名守卫拱手道。
  萧怀一未做态度,城内安防,本就不是他的权责范围内。
  就在此时,稀稀落落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队黑红色劲装的士兵穿过人群而来。
  “都散开,不许聚集城门口!”说话的是大跨步走在前的男子,头戴威武盔甲,一脸肃然正气,声音铿锵有力,宽厚宏亮。
  萧怀一心下一松,管事的人来了,“叶大统领,你来得正好。”
  苏临笙闻言,看着来人的面相,脸阔方正,双眼炯炯有神,只是这气质竟有几分熟悉,l
  叶统领?是了,叶黛那个小女孩的眼睛可不就跟眼前这人如出一辙吗?
  此人正是叶黛的父亲,东临的大统领叶之恒。
  叶之恒有些意外,拱手抱拳,“萧大将军幸会,此处究竟发生了何事?”
  城门守卫见到都城的统领,忙上前简短禀明缘由,叶之恒扫了眼疯老妇,这才注意到苏临笙手臂上的血迹。
  “出了点意外,此处便交给你了。”萧怀一道。
  叶之恒心领神会,作为统领,此刻更加注重的是秩序的恢复。
  萧怀一转身轻握住苏临笙的手腕,不由分说道,“以防万一,我带你先去上药。”
  苏临笙觉得一点小伤,他是不是太过小题大做了?
  可意外的是,明明曾经言语无意中得罪过他,此刻就这么当着众人的面,被他牵着,心态竟是这般坦然。
  甚至他手心传来的温度让她分外心安,方才得知他身份后的尴尬消失无存。
  “临笙姐,咱们快走吧,伤口虽不大,却很容易感染。”阿寻心中担忧,眼下恨不得马上离开那追了自己一路的疯老妇视线范围内。
  疯老妇人见阿寻抬脚离去,不顾刀剑在颈,匍匐在地,伸手虚空一抓,声嘶力竭道:“松儿啊,我的儿子,别走,娘求求你,求求你……”
  声音凄苦不已,苏临笙的脚步突然就像被钉住了般,再也走不得,扭头看向老妇。
  只见老妇无力垂着头,眼神无助而惶恐,掺着几分自责,褶皱布满的脸上,表情极其痛苦。
  而令苏临笙震惊的是,在那老妇人的眼中,有一道异样的光流过。
  这种奇怪的光一闪而过,但她却记忆深刻。
  “等等,她受伤了,有些不对劲,我先替她看看。”苏临笙抽回自己的手。
  那负责用刀围着老妇的守卫看看叶统领,又对萧将军投去犹豫询问的眼神。
  左侧的守卫突然瞳孔放大,震惊大喊道:“叶统领,萧将军,不能让老妇进城,你看,她是大池国人。”
  此言一出,众人胆战心惊却又压制不住心中的好奇,冲着士兵的刀尖方向望去。
  那老妇的脖颈处有一明显的鹰的刺青。
  萧怀一和叶之恒都很清楚的知道,那是是大池国封地的鬼炎人的标记。
  “而且她现在这个疯癫的样子如果进城伤了人,我等可都担待不起。”守卫不知所措。
  苏临笙若有所思,鬼炎人?不是据说早已灭迹了吗?
  这老妇为何无缘无故的出现在东临城内?
  疯老妇眼里的光攸地闪过,又是凄凉一哭,“我要找我儿子,我松儿呢?”
  临笙忙心道不好,她的症状像是中邪了!情绪稍有不慎,便把控不住作出意外的事情来。
  ?
  ?
  
  ------题外话------
  大家有在看吗,评论区太安静了……苦恼~突然失去更文的动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