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入君心 > 第99章 意外来的猝不及防

  苏临笙寻思着要不要上前帮忙,结果却看到萧怀一站在原地,正抱臂浅笑。
  他怎么还有心思笑?
  “看来我爹今天心情很好。”萧怀一道。
  “啊……你确定?”药烧干的气味都传了过来,萧长留心情会好?
  苏临笙纳闷:“这是为何?”
  萧怀一声音愉悦道:“自然是……因为你嘴巧。”
  父亲钻研医术多年,对待自己亲手熬的每一炉药都格外认真。
  何时像今日这般,因为旁的事,而耽误了。
  而萧怀一很清楚,因为苏临笙的那句萧老师傅,无意中触动了父亲低沉黯然已久的心。
  苏临笙这颗心药,机缘巧合,恰到好处的发挥了作用。
  曾几何时,她的母亲雪妃也曾这样喊过自己的父亲。
  思及此,萧怀一的眼中竟有一丝朦胧的浅浅雾气。
  苏临笙,庆幸有你!
  “……”
  苏临笙莫名其妙,什么跟什么?看向台阶那头火急火燎的萧长留,不放心道:“萧怀一,你爹现在的表情看起来不像心情很好的样子,我们要不还是去看看吧。”
  两人走近,萧长留手中正拿着药罐的盖子,打量着烧过头而毁了的药,脸色一阵难堪一阵懊恼惋惜。
  “萧老师傅,你还好吧。”苏临笙奇怪,不过是烧焦的一罐药,为何他看起来如此失落?
  萧长留神色抑郁的将盖子搁在旁边,沉默不应,转身回了屋里。
  “不必在意,我爹向来情绪如此。”萧怀一早已习惯了萧长留阴晴不定的性情。
  苏临笙并没有觉得他古怪,只是默默回过头,打量着那罐烧过头的药。
  凑近一闻,熟悉的气味,恍然大悟,“这是佛莲青。”
  是萧长留用来诊治近日难民因为干旱而染疾的难得的偏方药草。
  “佛莲青?”萧怀一皱眉不解,“有何特别?”
  苏临笙突然想到了什么,敲着脑门一跺脚,“糟糕,我的包裹还在毓庭坊呢。”
  二话不说,扯着萧怀一的衣袖转身就跑,不管他答不答应,“萧怀一,你也帮我找找吧!”
  萧怀一被她一惊一乍的反应逗笑了,打趣道,“你的包裹是藏了金子吗?”
  “可比金子要宝贝多了。”
  那可是她跑了好多家药铺搜集过来的佛莲青,珍贵着呢。
  两人刚踏出院外,视线里一个更匆促的人影朝着他们的方向奔来。
  是卫飞,苏临笙认得,他是随萧怀一前去苏苑的那名属下。
  “将军,苏姑娘。”卫飞气喘吁吁,似是因为跑的过急,喉咙处做了个吞咽唾沫的动作。
  萧怀一见他浑身紧绷,沉声道:“栖寻客栈那边出事了?”
  卫飞满脸惴惴之色,“阿寻和那名老妇被右庭卫的人抓走了……”
  “右庭卫?”意外远比萧怀一想象中来的还要早,且猝不及防。
  卫飞在得到萧怀一的通知后,第一时间赶去了栖寻客栈。
  可到了那里,空荡荡的厢房里,只余错乱不堪的杂物,哪里寻得半点人影。
  等他紧急往屋外打探时,才发现右庭卫的府兵手持长矛,押送着一名头发蓬乱的老妇和衣着稍显干净的少年。
  卫飞一眼认出,那名少年正是苏苑的那位阿寻。
  “右庭卫?为何要抓他们?他们不是待在客栈的吗?”怎会无缘无故的被人抓了?
  苏临笙不安,不过昏睡了一觉过去,怎么转眼就出了意外。
  萧怀一冷静解释她的第一个疑惑,“右庭卫是专司城内秩序的机构,与叶大统领分管东临的安防。”
  怕是在他带苏临笙回来府里的时辰里,老妇人精神发作,在城内闯了祸事。
  卫飞又详细说明缘由,“右庭卫在抓他们之前,正在街上抓了几名形迹可疑少年,结果疯妇人突然冲出来搅合了,见人就扑上去咬,连段缺也没有设防,也被咬了,那几名少年也趁机逃走了。”
  “冲出去?”苏临笙更加觉得不可思议了,“她们何时被抓?”
  “就在将军通知我不久,往前推一个时辰。”卫飞记得清清楚楚。
  苏临笙推算了时间,愈发觉得蹊跷,“按理说,我给她行过针,喝过安神药,一个时辰前,她应该还是昏睡中才对,怎么会……”
  况且那安神药还是她刻意加重了份量的,不应该啊。
  难道是受了意外的刺激不成?
  萧怀一却有了新的思绪,问道,“那右庭卫抓的少年中,可是有疯老妇的儿子?”
  卫飞诧异,“将军明鉴,确实如此。”
  苏临笙也迅即反应,敢情疯老妇感知儿子有了危险不成?
  “那右庭卫为何抓那几名少年?何处抓到的?”苏临笙问。
  “就在醉仙居门口不远。”卫飞将自己所知详细禀明,“那时赤羽山庄孟老侯爷和其女儿孟锦二小姐在醉仙居吃茶点,出来的时候,正撞上门口街上四名精神异常、举止诡异的风汉子们,其中一个少年不知是不是饿昏过了头,突然冲到孟二小姐面前,抢了她手中的橘子,还差点将她撞倒。”
  “孟侯爷抓的人?”孟世子的爹,声名显赫,如今在江湖中的机关术强者,苏临笙疑惑,不至于吧。
  “自然不是孟侯爷,”卫飞缓了口气又接着道:“碰巧右庭卫段缺大人带着府兵经过,孟二小姐受了惊,段大人当着孟侯爷的面,以图谋不轨,公然在街头行抢夺的罪名,命人将那几位少年带回右庭卫府牢看管教训。”
  萧怀一闻言,下意识的冷笑了声。
  呵,不过是抢了个橘子芝麻点大的事,身为右庭卫使大人,居然小题大做,连图谋不轨这样的罪名都能信口拈来。
  但萧怀一对段缺的做法并不感到意外。
  毕竟这位段缺段大人,是才上任不过一月,新官上任三把火。
  何况他还是孟侯爷双手举荐,推上右庭卫使位置的人。
  如此大好机会,一箭双雕,既可以借几名少年的事积攒功绩,又在孟侯爷面前给足了重视,段缺岂肯错过?
  至于苏临笙方才提过的疑惑,老妇怎么突然醒来,又如何碰巧发现儿子的踪影?
  那几名少年既然精神异常,又是怎样在右庭卫的手下轻易脱逃?细节不得而知。
  
  ------题外话------
  谢谢各位小伙伴的红豆鼓励啦……新的一年,笙而会尽力码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