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入君心 > 第101章 他再也不敢大意了

  萧怀一突然敛住嘴角的表情,神情严肃起来。
  “方才段大人说,那些鬼炎人不会无端出现在东临,事出反常必有因,那这背后的缘由大人难道不去查一查?”
  段缺听到这里,脸色不由黯黑了几分。
  萧怀一步步紧逼,“段大人既已经认定那老妇与逃走的鬼炎少年有关,若是疯老妇在牢中出了意外,而那些少年又不知所踪,万一在城中生出事来,到时候大人又该如何交差?”
  “你……”段缺气的怒不可揭,面红耳赤,伸出的手不由抖了一抖,“本官自有分寸。”
  段缺气急败坏的缘由不过如此,他本想拿那萧怀一安置的老妇妨碍公务为由,来为难萧怀一。
  不料为难不成,反被他几句话拉进坑里,若是发生什么事,他那份责任也逃不掉。
  言下之意,他既不能对那个老妇怎样,又不能让她死在牢中。
  段缺感受到了强烈的压迫,难道这就是萧怀一口中的送礼?
  想到此处,他的面部表情不受控制的狰狞一抽,咬牙切齿道:“鬼炎人天生狡猾反骨,哪有那么容易死。”
  苏临笙的目光攸地一惊,段缺漏出的手腕上,竟有道与她胳膊上相似的咬痕。
  萧怀一眸子掠过那伤口,声调微扬道:“段大人的手还好吗?是不是在隐隐作痛?脑子也莫名晕眩?”
  段缺下意识捂住手腕的伤口,一双虎目露出了震惊和慌张,“你是如何知晓?难道那老妇……”
  萧怀一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反应过来,无需再多解释,镇定自若道,“段大人终于察觉不对劲了?”
  段缺作为习武之人,此刻切实感受到手腕处的异样,脊背不禁一凉,手腕上有毒!
  懊恼至极!他竟然以为那老妇不过是精神错乱,并未在意被咬的伤口。
  厅内忽然灌入了冷风,一名小厮不顾规矩,行色匆匆的闯了进来,结结巴巴惊呼道:“不……不好了,大人,牢里出事了……”
  ********
  右庭卫的地牢阴森幽暗,苏临笙冷不丁打了哆嗦,慢慢靠近,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呼吸一紧。
  狭小的牢房内,从外面的角度看进去,疯老妇背对着众人,双膝跪地,整个上半身蜷缩向里,头发蓬乱不堪,让人根本看不清她的脸。
  只是很明显看出,她的肩膀带动着双臂不停的抽动着。
  而在她的对侧,即便光线阴暗,苏临笙还是一眼看到缩在角落里浑身僵住的阿寻,面无血色,唇角发白。
  苏临笙的眼睛抑制不住酸涩,努力克制着情绪憋了回去,开始一声声呼唤着阿寻。
  可阿寻因为受惊过度,久久保持一副痴怔模样,并未有任何回应。
  萧怀一温热修长的手掌落在她不安的肩膀上,似是无声安慰。
  “段大人,还是先将门打开吧!”见状不妙,萧怀一提出了要求。
  “不可,等等……”段缺注意力并不在阿寻身上,他好奇弓着腰瞅着老妇,想看出个究竟来,“她在做什么?”
  “大人,她好像……在刨坑。”旁的看守战战兢兢的回复。
  段缺甩袖狐疑,哂笑道:“滑稽,难道她是想从地牢钻出去不成?”
  谁知话音刚落,疯老妇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猛然转过身来,双眼盯在了段缺嘲讽的脸上。
  正在嘲笑的段缺瞳孔不由惊恐放大,笑容逐渐凝固,身体往后踉跄一大步,声音颤抖着:“你……你究竟是人是鬼?”
  “大人……大人……”旁边的两名看守也往后退了退,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不约而同的拔刀出来,神情警惕。
  一时间,地牢内迅即陷入了诡异的氛围。
  苏临笙几乎是被萧怀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带到了身后安全的距离。
  两人看着眼前的一幕,心头皆是震惊。
  此刻在他们面前的老妇,双目狰狞,眼角两侧正溢着骇人的血痕,双手十指似是刨土的缘故,血迹淋淋,整个形象,俨然活生生从地狱爬出来的幽灵。
  萧怀一侧身与苏临笙眼神交会,“她怎么变成这样了?”
  苏临笙目光移向疯老妇枯槁的面容,作出不确定的猜测和判断:“好像受了更严重的刺激,体内的毒性提前爆发了。”
  猩红刺眼,连被她刨过的土里都呈现触目惊心的深红色。
  苏临笙神色一紧,心口发寒,看向角落里的阿寻。
  本就从小惧怕黑暗狭小空间的他,加上疯老妇的恐怖异样,不怪他会一副灵魂出窍的状态。
  “阿寻……阿寻……”试图唤醒阿寻。
  终于,阿寻动了动僵硬的手指,缓缓抬起眼皮,惶恐绝望的眼神看到了一道光。
  “临笙姐……”惊吓委屈的眼泪控制不住夺眶而出,阿寻一把鼻涕一把泪,手脚并用,爬至苏临笙的方向,“你终于来了。”
  苏临笙蹲下身来,贴着牢缝,用干净的袖口替他擦净面上的泪,不断安抚,“没事了,阿寻,我在我在。”
  贴在她身侧站着的是神色戒备的萧怀一,有了前车之鉴,他再也不敢大意了。
  然那老妇只是安静虚脱的垂着肩膀,一动不动端倪着自己血迹斑斑的手,面容上的血痕渐渐有了风干的迹象。
  却依旧瘆人!
  两名看守在旁边蹭目结舌,身体又抖了抖。
  段缺从惊吓中缓过了神,夺过一名看守的刀在手,强忍着心头的毛骨悚然,挪动着步子提防老妇,破口斥呵。
  “不人不鬼的,还想在右庭卫闹出什么幺蛾子吗?”
  谁知他刚骂完,疯老妇头部突地抽搐一动,身体僵硬的直起,冰冷的目光扫过段缺。
  段缺警戒着后退了半步,刀依旧指着老妇的方向,防备道:“你......你还想干什么?”
  老妇并不理睬,漠然扭过头,膝行爬至苏临笙的跟前,眼中渐渐有了更多的情绪。
  是希望、是激动、又像是祈求。
  萧怀一惊道:“小心。”
  提醒的是阿寻,同时他的手臂早已横在了苏临笙的胸前。
  可阿寻并未闪躲,反而是抹干眼泪,神色悲悯的直面老妇,心口说不出的难受。
  “萧将军放心,她应该不会对我做什么。”
  
  ------题外话------
  文文书名有变动了……
  以后就是《深入君心》啦
  变的是书名,不变的是内容
  幸得君心,君心不负,风华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