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入君心 > 第103章 疯人疑云

  “大将军……临笙姐……”阿寻挣扎着,一想到还要在阴暗的空间里待上未知的时辰,内心的恐惧再次加剧。
  苏临笙眼下是明白了,段缺是不管是非曲直,铁了心要为难,她还真别无他法。
  当她做好既然带不走阿寻,那便陪在他身边缓解他的恐惧的想法时,萧怀一却开口了。
  “不巧,段大人,这个少年你还非放不可。”声音清朗宏亮,语气不容置疑。
  苏临笙湛亮的眸子凝望着他这棵大树,欣喜,难道他有办法带走阿寻?
  他功法超群,该不会真的来硬的吧,她可都做好下下策的准备了。
  他真的要趟这次浑水?
  段缺脸色骤变,愠声质疑,“萧怀一,你这是想硬破坏右庭卫办事的规矩不成?”
  “错了,规矩乃是圣上定的,我自然不会逾越。”萧怀一稍稍停顿了下,攸地抬手,一道明晃晃的画着龙腾式样的金牌亮在了众人面前。
  深邃不羁的眼神扫过一群看守,最后冷冷的落在段缺脸上,“那这个呢?段大人还要阻止我带走他吗?”
  “是御赐金牌,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一时间,四周的看守不约而同的瞪大了眼睛,立刻扑通跪了下去,齐声高呼。
  就连刚刚还趾高气扬的段缺,也满目涨红的俯身在地,嘴角的肌肉不停地抽动着。
  苏临笙在旁张大了嘴巴,竟是御赐金牌,他还真是皇上跟前的红人呐!
  见金牌如见皇上,金牌何其难得珍贵,不到非常之态,常人不会轻易用,他却轻易拿来救阿寻出去。
  “废话少说,”萧怀一目光清冷,沉声道,“打开门。”
  那名就近的看守浑身一哆嗦,抖动着手开了锁,态度立刻变得恭敬有加,“大将军请。”
  阿寻几分茫然,几分激动,带着哭腔,从地上爬了起来,缩到苏临笙身侧,不可置信,“临笙姐,将军,我真的可以离开这里了?”
  苏临笙点点头,视线转到萧怀一俊朗不凡的脸庞,无言的感激。
  他又帮了她一次,而且一招制胜。
  趁机赶快俯身查看了呆坐在一旁,有气无力的老妇人,她眸中的光亮渐渐恢复,抖动不堪的手指也平静了下来。
  看来,是萧老师傅配的解药发挥作用了。
  苏临笙紧绷的弦终于在这一刻稍稍松了下来。
  不料身后忽然一片嘈杂惊呼声不约而同的响起,“大人……大人,你怎么了?”
  段缺的伤口撑不住发作了。
  段缺应声倒下前的那刻,脑袋还在嗡嗡作响,依旧不敢相信,萧怀一竟动用了御赐金牌。
  地牢内场面一度混乱,众看守顿时慌作一团。
  萧怀一语气冷静的道:“都别吵,扶你们段大人去中间桌边坐好先。”
  众侍卫纷纷退到牢房正中的位置,不敢再多言语。
  萧怀一目光落在了老妇身上,趁她神态平静抓紧机会问,“事到如今,可否告知,那个抓您儿子炼药之人究竟是何人?他们又是怎么到了东临城?”
  老妇神色惶恐,陷入了犹豫。
  “你儿子叫松儿?”苏临笙俯身,声线柔和,试图让她放松下来。
  老妇听到“松儿”,有了极大的反应,忙不迭点头。
  苏临笙引导她,“你想尽快见到他的话,就要相信这位萧大将军。”
  老妇缓缓的握上了苏临笙的手,眼神含着希翼,“我相信姑娘,姑娘一定能救我儿子。”
  沉吟了片刻,老妇选择了开口,徐徐道来:
  “不久前,国主英王征兵,松儿和几名要好的兄弟前去报名参加,他们都一一入选,很是惊喜,可等我再见到他时,却发现他好像中了失传已久的药蛊,他但凡听到起伏澎湃的曲子,便整个人发狂,我的伤也是因他而起。”
  萧怀一神色微变,父亲的判断果然没错,她确实是药蛊之术的受害者。
  老妇说到此,她悲凉凄楚的眼神里涌上了自责惭愧,“苏姑娘,对不起,我一时没控制住,伤害了你。”
  苏临笙眉眼柔和,浅笑理解,“我知你无意的,不必放在心上,那抓他炼药的人究竟是?”
  应征入伍?难道与大池国的军营有关?
  老妇摇了摇头,茫然的思索后道,“他神智混乱,问什么也说不清楚,抓他炼药之人我并不清楚,但我听得出,控制了松儿他们,并将他们带入东临的那个男子的声音……”
  “声音?”萧怀一皱眉,声音有什么特别之处。
  老妇忽然保持了缄默,似乎在犹豫该不该开口继续。
  她在谨慎什么?
  苏临笙被挑起了兴趣,迂回试探着问,“你很怕那个声音?”
  “不是。”老妇紧张的摇头否决,感知到萧怀一在侧的目光,匆匆回避视线。
  苏临笙疑惑万分,目光与萧怀一相对。
  不对,她害怕萧怀一,或者说怕萧怀一知道什么?
  萧怀一岂非看不出,继而声调平静,试着打消老妇的疑虑,“你不用怕,有什么话直说无妨。”
  阿寻也在旁干着急,“是啊,你吞吞吐吐的什么也不说,将军怎么能帮你儿子呢?”
  老妇似是醒悟过来,努力咽了咽口水,掀开眼皮,做了选择怯弱开口,“那个人没有大池国人特别的口音,而是更像……东临城人。”
  此消息在萧怀一耳边炸开,牢内忽然陷入了死一般沉寂。
  苏临笙闻言,明白了老妇为何要支支吾吾,谨慎害怕。
  早年东临王朝经历过药蛊之术的荼毒,人人对其避而远之,甚至对如今还留存的鬼炎人,也心存几分警惕。
  而此事却牵扯到东临城人,她说出来,怕是别人都会觉得她在胡乱妄言,挑拨是非。
  尤其是在身有官职的萧怀一面前说出这石破天惊的话。
  萧怀一面色冷峻,垂下眼帘,在这之前,他心中不是没有疑惑。
  那几名鬼炎疯少年,竟能不声不响的轻松入了东临城,本就不同寻常。
  可若是这东临城中有人掺和了此事,那就另当别论了。
  不敢继续往下深想,萧怀一半信半疑再三问:“你确定没听错?”
  口音可以模仿互通,单凭口音,如何能确定这背后不轨之人就是东临城人?
  
  ------题外话------
  疯人事件很重要,所以接下来有那么点烧脑,这个作者的脑细胞快耗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