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入君心 > 第105章 不敢乱想

  诚如萧怀一所说,苏临笙回到毓庭坊,还未开始寻找,汀屏便早已将她落下的包裹收拾妥帖,递到了跟前。
  “真是多亏姐姐细心留意了。”包裹失而复得,苏临笙嘴角欣喜的微扬。
  汀屏坐在她对侧,心细的她当然发现了苏临笙胳膊的异常。
  “你手臂的伤?”
  “这伤啊,不碍事,萧老师傅已替我包扎好,怎么样?感觉比我自己包扎的还要细心呢?”
  苏临笙若无其事的笑嘻嘻,药蛊之事未明,暂且不提的好。
  “萧老师傅?”汀屏蹙眉疑惑。
  苏临笙眸中闪着意外的惊喜之色,“嗯,就是传闻性格怪癖、不近人情的萧老将军,明明他人很和善嘛,果然传言不可信。”
  “哦”,汀屏语气淡淡,低垂着眉,静静喝茶,“伤,无事便好。”
  对于萧长留的为人与性情,这么多年她听的最多的都是固执乖张,还是头回听到不同的声音。
  苏临笙说完便悔之不及,汀屏似乎对萧老将军这个人很是敏感。
  明明是认识的,却在她两次提及时,目光冷淡且闪躲。
  气氛突然变得微妙,苏临笙尴尬的端起茶水抿了口。
  “怎么可能无事?”忽然间,带着质疑的高扬男声在两人身后响起,打破了两人稍显安静的氛围。
  孟添走近,毫不拘束的掀了衣摆坐下,用手指向苏临笙伤口,“听说你这伤口是被闯进城内的疯老妇给咬的,带着毒呢?”
  苏临笙眉间一跳,老妇人身体有毒的症状,不过短短半日,孟添如何判断了?
  汀屏闻言怔了怔,“竟然有毒?”
  “可不是,我也是出门的时候才得知此事,我那个刁蛮无理的妹妹呢,好像今日在街头被几个疑似鬼炎人抢了橘子给吓到了,非让我爹给她出气,真是好笑。”
  孟添丝毫不避讳在旁人前吐露她这个妹妹的笑话后,平常嬉皮笑脸的面相,此刻难得严肃起来。
  “后来才从我父亲口中听闻,她没有被疯老妇咬到就已万幸,不像萧府的那个贵客那般倒霉,萧府的贵客说的是谁?怕是彩头会过后,无人不知,除了阿笙还有谁?”
  加上方才他在来的路上,正巧碰到了卫飞,事情便掌握的七七八八了。
  苏临笙倒是对毓庭坊的消息传的够快不存任何怀疑了。
  她成了萧府的贵客这件事,似乎瞬间就传到大街小巷,难道是树大招风?
  贵客一说,她慢慢等着消化便可,但心头依然有疑惑闪过。
  即便是鬼炎人出现在东临、以及她被老妇所咬的事实早晚都会传开,可中毒的情况并未有外人得知。
  那孟候爷怎会轻易认定,疯老妇咬了她的伤口便是有毒的呢?
  苏临笙脑子陷入混沌,面对孟添溢于言表的关切,她实在不敢过多乱想。
  “反正伤口也并没有很严重,将养几日便好了。”她轻描淡写的回应。
  “也是,还好有萧老将军出诊,必定药到毒除。”萧老将军的医术他向来信任万分。
  “你真无事?”汀屏察她神色隐着疲倦,提议道:“不如早些回齐心居歇息。”
  苏临笙摇了摇手臂,没心没肺的笑道:“你看,没事。”
  说罢,状若无恙的扭头看向窗外,满目的辉煌,不由惊叹:“哇,东临的夜市不但热闹,还很美呢。”
  此刻东临的街道望不尽的灯火通明,宛如白昼。
  正对面的街角商贩处,很多形状图案的灯笼栩栩如生煞是可爱,让人移不开眼睛。
  孟添跟着瞄了眼外头,兴致盎然道:“若等到了中元佳节那晚,东临城要比现在这样美上十倍百倍都不止呢!”
  苏临笙听进去了,正要回应,没收回的视线里,瞥见一个极宽厚的高大身影掩在卖灯笼的商贩旁边不远的古树下。
  隐隐约约,面容看不真切,但那人目光却炯炯有神,如黑夜中的狼眼放着锐光,盯着毓庭坊的正门口。
  孟添沉浸在印象中往年的东临街头盛景,不由翘起嘴角,眼里充满了向往。
  “还真盼着中元节那天呐,阿笙,到时候你和汀屏姐姐一起,我再叫上萧兄,咱们一起去城门看烟火,放花灯,定然会非常有趣热闹,如何?”
  苏临笙怔怔出神,这个身影似乎有些熟悉?
  眯眼聚神,奈何那人站在大古树的阴影下,面容模糊,怎么看也看不清。
  孟添在旁喊:“阿笙?”
  汀屏也好奇:“你怎么了?阿笙?”
  没有得到及时的回应,孟添按捺不住,干脆顺着她的视线瞄了窗外。
  “你到底在看什么?”这街边难不成是有比他俊俏的公子哥不成?
  “没,没什么,就是觉得那些灯笼做的很是可爱。”
  苏临笙急忙抽回思绪,鼻间就被一股诱人的香味充溢,不腻,闻之反而甘甜和清爽。
  她认真嗅了嗅,“这什么味,闻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汀屏掩着嘴角轻笑,她的伤口想必真的无恙,而这气味她却是极熟悉的。
  “是醉仙居那边传来的,那里师傅做的雪花酥卷香酥松软,却清淡可口,只在黄昏时分才有所供应,这香味怕是刚出炉的。”
  “雪花酥卷?”苏临笙两眼放光,那不是萧老师傅最爱吃的糕点。
  孟添闻着香味,咽了口水,“可不是,此糕点都城只醉仙居的老厨子能做,别处吃不得。”
  苏临笙闻言,想到另一个问题:“那醉仙居的门前岂不是人如长龙?”
  若是如此,得赶紧去排队买到手才是。
  汀屏的话打断了她的疑问,“倒不会如此夸张,毕竟想吃到醉仙居雪花酥卷的客人,还得是醉仙居登记在册的常客或者说贵客。”
  “啊……”吃个东西竟有门槛和规矩,苏临笙瞬间苦了嘴角。
  下一刻,就见孟添神采活现的模样,挺直了脊背,拍着自己的胸口自豪说道:“这有何为难的,要说这醉仙居的常客,我认第二,绝对不会有人好意思认第一。”
  于是就有人看见,堂堂侯府世子的在醉仙居居然排起了队买雪花酥卷。
  
  ------题外话------
  小伙伴有没有月票的,我也想要,就是觉得挂在那好看~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