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入君心 > 第106章 温润尔雅烨王爷

  苏临笙在毓庭坊外的街头等孟添的间隙,目光刻意移到方才那颗古树下,可那里早就没了形迹可疑的男子身影。
  可能真的只是看错了?
  街灯熠熠,满目光华,东临街头的夜市较之白日,更加添了几分热闹和随意。
  “嘿嘿……嘿嘿……小老虎,我不怕你,你快出来。”
  “我就不……你这个小白兔,还不躲,我要抓你了喔!”
  两个年幼的孩童在她眼前开始左躲右藏,甚至将她当做了屏障,围着她一前一后开心的玩着面具游戏。
  苏临笙看着当街开怀玩耍的小人脸上,挂着两张大大有趣生动的动物图案面具,咧了咧嘴角。
  面具,对于她来说,有种不言而喻的亲切感。
  “姑娘,来看看面具吗?我这里的面具可是应有尽有,来看看吧。”街边摊主热情的招呼着她。
  被吸引,苏临笙毫不犹豫抬脚上前,一排排面具挂着,当真是琳琅满目啊。
  眼神落在其中一幅白色的骇人鬼脸面具上,竟与她用过的那款有九分相似。
  苏临笙眼角带笑,想着青州那夜在梁府,便是带着这副面具来吓人的,还有遇见传说中的公子夜。
  那日种种画面,竟在脑海中帧帧穿梭而过,似近在眼前。
  “姑娘喜欢这个面具吗?”老板看准时机问。
  苏临笙聚精会神,视线微移,那白色鬼脸面具的上方,赫然是一副做工细致的黑金面具,瞬间吸住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嗯,喜欢……”
  眼里是抑制不住的欣喜,她伸手欲取,可聚焦的视线里,另一只葱白细嫩的玉手忽然捷足先登,已落在那黑金面具上。
  “老板,这个我要了。”柔和而干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苏临笙暗暗苦恼,居然慢了一步,心仪的那张黑金面具,就这么在自己的面前被人抢先。
  那人并未意识到她此刻的举动和想法,只是随意丢下一锭银子,不问价格,收好面具,匆匆离开摊位。
  苏临笙鼻尖微动,是那人身上隐隐散发着若有似无的淡雅香。
  她禁不住好奇,转身凝眸望去,却发现那人挽着简单利落的高发,身材纤细,是个行走江湖的男子打扮。
  不对,那人该是个女扮男装的女子才是!
  苏临笙嗅觉极其敏感,刚才那阵香更多的像是女子体香。
  只见她步伐轻盈,在不远处一辆古朴简单的青辕马车旁停了下来,似乎跟车内之人轻言耳语着什么。
  那马车虽然普通,但四个方位的檐角处,刻着形象自如的流云样花纹,像是特意打造的某种标志。
  心口莫名寒意上冲,苏临笙只觉眼前有些模糊而真实的画面在划过。
  自己像个石子被人扔进了寒潭,而那个扔她的男人,腰间的那块木质花纹令牌却格外刺眼。
  零星记忆中那令牌花纹的痕迹在这刻,比之往日印象中的更加清晰了几分,可却始终不够完整。
  噩梦的一幕幕画面因为触及马车的花纹而不停闪过,将脑仁拉扯的隐隐作痛。
  苏临笙垂下脸,耳边萧怀一清朗的嗓音轻轻荡过:“若是下次再遇类似感到惧怕的事,便试着转移你注意力。”
  可她心里清楚,唯有那块令牌,是她惧怕而又无法逃避的东西。
  甚至很想将记忆中散乱的痕迹拼凑出来,早日找到它的主人,那个害死母亲的真凶。
  马车的车帘不紧不慢的被掀开一角,帘后人稳稳的接过面具,抬眸仓促瞥了眼繁华的街头。
  苏临笙缓缓从马车上方移下的视线,不偏不倚的撞上了帘后男子温存平静的目光。
  黑色如墨的玄衣,在晕染的夜灯下显得几分神秘,本应该是沉重的,可仅瞬间,苏临笙在男人的眉眼中却感受到了润和内敛的尊贵气质,还有如沐山间明月,和十里春风般的舒服。
  连方才那汹涌而来的心悸,竟也被冲散了大半。
  苏临笙想,温润尔雅大抵是形容他这般的男子吧,这也是她对那个男人的第一印象。
  男子似乎注意到她的目光,视线在她身上短暂停留,出于这意外的对视或是礼貌,回以淡淡一笑,便抬手逐渐放下了帘子,吩咐着身边人,“我们走吧。”
  苏临笙脚步杵在原地,视线紧随着摇摇行驶在街市的马车。
  那个面具,跟公子夜那日戴的一模一样呢?
  “阿笙……阿笙。”
  从醉仙居出来的孟添,就发现杵在街头摊贩处发呆半晌的苏临笙,脚步上前靠近几分,好奇的冲着她的视线方向瞧,“你看什么这么入神呢?”
  “没什么,不过是看那辆马车有些与众不同。”她如何能解释的完整,自己是因为那张被买走的黑金面具而感到失落。
  孟添火眼金睛,只是随意盯着那马车看了看,便知晓苏临笙说的特别是为何了?
  “咦,那不是烨王爷府的马车吗?”
  “烨王爷?”难道是刚才那匆匆一瞥温润有礼的男子。
  孟添解释道:“烨王爷,也就是当今东临的六王爷,他府里的马车虽然简单,却也独特,四角檐边刻着流云图腾,都是烨王爷根据自己的喜好动手刻画的,花纹相当的惟妙惟肖,绝不会错。”
  苏临笙莞尔,原来是宫中的尊贵王爷,他那身黑沉沉的打扮倒是与显贵身份有些格格不入。
  “堂堂王爷,不想私下里竟有如此闲情雅致!”她觉得很意外,也很有趣。
  暗自揣摩,此上等手艺,他买那个面具,该不会是想研究如何雕刻吧?
  可也太会选了,思及此,苏临笙满肚子的可惜。
  孟添有感而发:“虽然他身份高贵,又是圣上特别倚重的兄弟,但其为人行事却极其低调谦和,出行几乎都是轻车简从,连侍从都很少带,在都城,可是个难得不喜张扬的权贵人士。”
  苏临笙微微颔首,视线还能瞥到紧紧随在马车一侧的身材高挑的背影。
  马车周围,除了车夫,只余那个女扮男装的秀美女子,六王爷的身边确实别无其他随从。
  孟添蹙起眉头,神色略有意外,“不过烨王爷不是被皇上派去负责云霞城赏银一案的善后事宜么?这么快就回京了?”
  “你再说一遍……”
  
  ------题外话------
  咱们男二来报到啦……虽然才开始,但他的结局我已经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