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入君心 > 第108章 相信她,她有办法

  萧怀一转身,此刻卫飞的话已被淹没,耳边尽是周围百姓此起彼伏的痛骂声,他们纷纷吐沫横飞。
  “你们鬼炎人不夹着尾巴做人,还想出来祸害人不成?”
  “段大人威风,一定好好惩处他们。”
  “鬼炎人该死……”
  “鬼炎人太猖狂了......”
  无论是多年前亲身遭受过有着鬼炎人身份的空灵门主的无情摧残,还是道听途说,百姓们在这一刻,将对鬼炎人刻在骨子里的愤懑之意发泄的淋漓尽致。
  萧怀一心中谓叹,那四名少年,何其无辜!
  即便什么也不做,那层与生俱来的鬼炎人身份,平白无故受了牵连。
  而那个真正残害过世人的空灵门门主蓝伽却早已不在人间。
  何况眼下,纵火一事沸沸扬扬,他们身上的嫌疑却是最大的......
  而暗中操控他们的那只手,到底想要借这些少年,掀起怎样的滔天巨浪!
  原本神情恍惚呆滞的鬼炎少年们,面对这铺天盖地的谩骂,血液里沸腾不安的因子暗流汹涌,眸子里相继闪过一道诡异的光。
  不好,萧怀一预感情况不妙,侧过身来低声吩咐,“赶紧去找我爹来。”
  卫飞明白,知道将军心中有了计较,劝阻已是无力,忙转身奔赴将军府的方向。
  段缺颇为满意的看着自己这项杰作。
  而面对只高不下的群情激愤,萧怀一悬着的心又紧,却还是忍了口气,近到段缺的跟前。
  “嫌疑人既然抓到了,段大人还是赶紧肃清百姓,将四名少年带回右庭卫先,以免事态扩大,究竟纵火之事是不是他们所为,大人大可按照流程逐步审理,有罪或者无辜,岂是你我空口定夺的。”
  可这种好意的劝在颜面损过一次的段缺眼里,却变成了挑衅和干预。
  段缺不为所动,挑了挑眉,“怎么?萧大将军堂堂沙场战神,如今是要插手东临的安防事务,教本官如何行事吗?”
  不知事情轻重,冥顽不灵。
  萧怀一眼中的寒意乍现,戳穿冷声道:“段大人是忘了手腕之痛吗?右庭卫现在到底是在维护秩序,还是想制造人心惶惶?”
  段缺脸色青白,爆呵:“你......休要小题大做,不要以为你给了几粒药丸,就可以随便无中生有。”
  “段大人,我可不是在与你讨人情,”萧怀一瞥到那几名少年似是因血气上涌而逐渐变得殷红的面容,冰冷的眼神紧盯着段缺,步步紧逼。
  “大人明知他们精神异于常人,情绪难控,而你却置他们于街头遭人辱骂,大人难不成想旧事重演?”
  段缺鼻孔出气,认为萧怀一不过是在危言耸听,置若罔闻,依旧不慌不忙在他面前踱步。
  “重演?哼,他们鬼炎人天生诡谲,善于装神弄鬼,如今不过是困兽犹斗,之前逃了是有人暗中相助,此回,量他们插翅也难飞,将军与其担心他们,不如好好想想,如何在圣上面前解释那名被你安置在栖寻客栈的疯老妇好了?”
  “段缺……”萧怀一忍不住呵道,事态紧急,他却自负大意,究竟是尚未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还是故意有所为?
  然而自负的段缺,终究在接下来因为自己的私心,而吃了大亏。
  不远处的醉仙居,这时隐隐约约传出一阵婉转曲折的笛音。
  虽掺杂着百姓的议论嘈杂声,萧怀一还是真真切切听的清楚。
  腰间的清泓剑有所警惕,若隐若现泛着浅浅的雪光。
  围观的群众情绪高涨,似乎对这突如其来的笛音并未在意丝毫。
  “啊,啊……”
  直到人群围绕的中心,爆发出激烈的惨嚎之音,众人才一脸惊慌,惶恐不安的往四周退了退。
  “糟了糟了……鬼炎人要杀人了……”
  恐慌声取代了方才的斥骂声,萧怀一暗叫不妙。
  受制于音律催化的鬼炎少年如同被放出笼子的豹子,眼睛嗜血般狰狞。
  疑似松儿的少年率先挣脱掉长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翻身而上,右手快准狠的掐在了一名右庭卫的属兵喉咙处。
  “滚、滚开、杀、杀……”松儿清秀的面目抽搐扭曲,瞳孔呈现可怖的猩红。
  他的嘴角紧张的咧开,发出阴森的笑意,“放了他们……三个。”
  剩下的士兵慌张哆嗦着抽回了长矛,其余三名少年挣扎着站起身来,神情却木然看着松儿。
  人群躁动,一男一女从中挤了出来。
  正是早晨碰巧在街头遇见,听闻鬼炎少年纵火被抓的消息,而匆匆赶来的苏临笙和孟添两人。
  四名少年的眼中泛着猩红的血丝,看的孟添浑身毛骨悚然,惊呆道:“不是听说抓到人了吗?眼下这是个什么情况?”
  “你要小心,松儿有些失控了。”萧怀一贴近在苏临笙跟前,目光瞥向醉仙居。
  苏临笙察觉到了一丝不对,耳边是忽上忽下的笛音节奏,不安道:“是那个人又出现了?”
  段缺新官上任,万万见不得本应自己控制的局面,被个疯少年掌握了,疾言厉色命令那些慌神的侍卫再次将眼神迟缓的三名少年围困住。
  “大人,救我……”被松儿扣住咽喉的侍卫面上的血色尽失,声音断断续续。
  松儿歪着头,眼神充斥着嗜血的怒意,“不放……那就死。”
  苏临笙却在他的声音里感觉到了一丝无奈和痛苦。
  他更像是在谈条件,他想救自己身边的三名少年。
  “段大人,他情绪不稳,让他们退回一侧,方可保住你下属的命。”苏临笙提议道。
  “姑娘很懂他们的心思嘛!凭何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
  段缺还记得昨日就是因为这个女的,萧怀一在他的右庭卫,对他步步紧逼!
  此刻,段缺怎甘愿被人威胁,“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后退。”
  入耳的笛声忽抑忽扬,苏临笙抽开被萧怀一握着的胳膊走开。
  他想拉却又顿在半空,收了回来,只盯着她的绝世侧颜和眸子中坚定的光。
  连孟添紧张的上前喊了声“阿笙,”,也被萧怀一打断,“相信她,她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