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入君心 > 第109章 真正的恐慌开始了……

  段缺站在安全的防线内,看着苏临笙平静的目光在逼近,却不寒而栗。
  苏临笙声音极其冷静,“要想制止他们,段大人不妨听我一言,放下刀剑,先捂上他们的耳朵。”
  段缺脸沉如炭,闻言不屑冷笑,又来一个教他怎么做的!
  孟添虽不知所以然,却见场面僵持,冒着心里发憷的慌,近身到那圈侍卫跟前道:“还不快赶紧放下,堵上他们的耳朵。”
  就在侍卫们不知所措,左顾右看,犹豫着到底该听谁的时候,苏临笙已靠近松儿身边,语气轻而柔和,“你是松儿对吗?”
  诡异笑着的松儿忽然唇角一凝,茫然的看向这个敢如此靠近的女子。
  她的眼睛极其干净澄澈,毫无惧色,也没有敌意。
  松儿似乎在那双眸子里,能彻底看清此刻自己狰狞不堪的面目。
  “松儿,冷静下来,你娘还等着你回家,相信我,让我帮你。”
  话音落,所有人屏住了呼吸,苏临笙居然双手紧紧贴在了松儿的耳边。
  而松儿本沸腾躁动的身体忽然僵住,歪着头在她掌心,像只委屈无助迷路的小孩。
  有人对他伸出了手,说“让我帮你”。
  方才将他快要拉入地狱的魔音瞬间消失了,周围似乎变得极其安静平和。
  苏临笙看到他隐晦的血眸里,杀气渐消,逐渐显出一丝少年该有的鲜活光亮。
  那名被扣住脖子的少年脱离松儿的指间,身体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抖成了筛糠,瘫在地上。
  围观的群众发出感慨,无非是不解和好奇她的方法真简单管用。
  他们哪里知道,真正影响鬼炎少年举动的乃是那牵引情绪的笛音。
  隔断了笛音,便暂时隔断了危险。
  萧怀一很是欣赏的看向她一眼,这招简单有效,却不能长久解决,揪出那个背后的吹笛操控之人方为上策,竖起耳朵,抓紧时间,仔细判断笛声的准确方向。
  如鹰般锐利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醉仙居的方位。
  正要捕捉任何在楼上出现的可疑模糊身影时,笛音却陡然而止。
  萧怀一剑眉敛起,突然意识到很重要的事实。
  那个人就在不远处,像是在某个能看见现场的角落,知道那些鬼炎少年暂时失去他的控制,所以放弃了行动。
  那人在暗,游刃有余的操控着一切。
  但萧怀一心中的不安感愈来愈强烈,那人想趁着街上人多,意图控制少年,引发恐慌。
  身后突然砰的一声,如同闷雷,真正的恐慌拉开了序幕。
  谁也没有料到,一直站在安全防线内的段缺,在察觉到松儿失去威胁时,趁着众人松懈不注意,电光火石间,从背后凌空突袭,一脚重击在毫无防备的松儿后背。
  松儿疲倦不堪的身体在这招狠厉的重击下,直直飞出摔落在地,引得众人又是一阵喧哗慌张。
  萧怀一几乎是闪电般的速度闪身在摇摇欲晃的苏临笙背后。
  因为段缺的突击,苏临笙始料不及,胸口被他内力间接波及。
  “段缺,你究竟想干什么?”萧怀一怒呵。
  孟添看着倒地的少年口中鲜血直吐,于心不忍,瞪圆双眼,“是啊,段大人,这人都控制住了,他看起来还很小啊。”
  段缺握着那只被咬的手腕,眼尾虚虚的瞥过倒地的松儿,“刚才不是很嚣张吗?难不成还想学你老娘那招,本官倒要看看你们到底还想装疯弄鬼,唬人到什么时候?”
  苏临笙撑着胸口的不适,即刻扶起在地呕血不止的阿寻,他胸前的浅灰色衣襟已被鲜血染成了隐晦的赤色。
  浓烈血腥气弥漫,松儿努力克制着呕血的频率,用手捂着,生怕不慎将这份污浊,染在了身边女子身上。
  苏临笙的双眸隐隐泛红,心尖止不住抽痛,斜睨着段缺。
  “他明明已经放手了,堂堂右庭卫使大人,为何还要偷袭重伤精神混乱的他?”
  段缺不以为然的窃笑,“姑娘还真是单纯天真,他们可是在东临境内纵火的鬼炎少年,是图谋不轨之人,如此肆无忌惮的威胁本官办事,就应该料到不会有好下场。”
  “案件尚未核实审理,大人只是凭着表面判断认定他们乃犯人,若他今日死了,来日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大人拿什么偿还今日之过?”
  她深知这件突发的纵火案其中必有蹊跷,这些少年不过是被人利用的工具。
  真正最大的凶手乃是隐藏在暗处的那个人或者那群人。
  段缺不是没见识过苏临笙的口齿伶俐,说出的话句句像是冰雪刀锋,刺的人心头发寒。
  他尽管努力克制情绪,面上还是有了恼羞成怒的迹象,拳头不由攥紧,
  可在看到萧怀一默默站在苏临笙的身旁盯着他看,说了一句“他已重伤,段大人不要再轻举妄动。”后,拳头才不甘的松了开。
  “苏姑娘不知轻重,几番维护鬼炎人,也不怕引火烧身,”段缺将手收在背后,冷嘲的同时还不忘卖人情,“本官尚且看在你是萧府贵客的面子上,劝你还是离这人远一些,至于这些人,天生骨头硬,没那么容易死,怎么处理,乃是右庭卫的职责范围,姑娘还是明哲保身最为重要。”
  苏临笙并没有从松儿身边移动半分,纵火之事发生的太突然,即便知晓这背后的缘由与他们无关,可并无真凭实据。
  她没有办法替他们开罪,能做的便是用并不深厚的内力,趁此机会,渡入他体内,缓解他的疼痛。
  可手刚贴上他的背,松儿却不知哪里有了力气,挣脱了她的帮助。
  他捂着脖颈上涌的血气,从地上稳稳的站了起来,眼神复杂的盯着苏临笙笑。
  “你们东临人恨我们入骨,你与他里应外合,想重创我们,不必假好意了。”
  苏临笙看着他如风中枯草摇晃的瘦弱背影,感受到了风雨欲来的紧迫感,微微皱眉不安。
  谢谢你,姐姐。
  松儿别开脸去,他不能让这个带着善意的女子,因为帮助自己而被染上不当的污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