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入君心 > 第112章 锋芒初显

  苏临笙现在要做的便是,让他们从那种无处可泄的情绪中逃离出来。
  孟添不置可否道:“回落阵法,你确定?”
  她很想说不确定,可是发出口的却是毫无退路的一句“唯有一试”。
  苏临笙迅速取过萧怀一手中四个竹筒,听到他说:“慢慢来,我相信你。”
  尽管连她自己也毫无把握,尚无经验,但在危急情况下,一句简单的信任却会带来莫大的勇气。
  两人配合默契,用旁人根本看不懂的招式,率先在情况最为严重的松儿脸上的关键穴位,分别落下两个竹筒,灌入真气。
  苏临笙深深吸了口气,“一二三,各三次。”
  松儿的面部表情在两人第一波操作过后,紧闭的双眼攸地睁开,如同噩梦惊醒,空洞无神。
  “换方位,左移,”苏临笙和孟添的手法迅速转换了位置。
  众人从未见过此等救人的方法,相继好奇,探着头观望,交头接耳。
  萧怀一在一侧谨慎提防,他虽不懂机关之法,却也知晓机关术法最忌讳中途被扰。
  只见两人额头皆有细微的汗珠渗出,那松儿忽地仰天痛叫,挣脱掉吸附在脸上的竹筒,身体向上一提,又重重的如泥般瘫倒在地。
  苏临笙紧绷的神经有所松懈,嘴角溢出一丝欣喜,“成了,成了。”
  孟添感同身受,第一次竟然用他所熟悉的机关阵法的方式救了人,心中一股莫名的撼动。
  萧怀一递过会心的一笑,转瞬间眸色大变,瞥见临笙旁边另一疯汉骇人的举动。
  “糟了,他要自杀。”他如疾风般双手出动,点在了余下两人的神阙穴上,又快速将手挡在了即将伸手掐死自己的那个疯汉脖颈处。
  疯汉紧紧用力将指甲扎进萧怀一的手指关节,发出咯吱的声响。
  “萧兄……”孟添惊叫。
  临笙看着他被扎破的鲜红色血印,也是大惊失色,“快,孟添。”
  围观的人群见状,纷纷躁动后退了些,唯有隐隐约约几个黑衣人在旁边不动声色的观望着发生的一切。
  “啧,看起来好像很痛。”有人不忍。
  “痛?哼,人家可是东临的战神将军,这点痛算什么?”另一个嘲讽的声音。
  “嗯,老大说的是,那疯汉应该再用力一点。”
  “看你的热闹,哪里那么多废话。”被称呼老大的人,正是声名狼藉的罪臣之子,边关盗贼齐拯。
  他用手故意呼了手下兄弟的脑袋,继续一旁看热闹,打量着,“那姑娘倒是有点本事。”
  他眼神一晃,目光所及之处,人群中的一个背着医药箱,姿态矫健而两鬓华发的中年男子,跟在一个少年后行色匆匆。
  心里闪过阴霾一片,尖锐冷冰冰的眼神定在那中年男子身上。
  苏临笙和孟添以同样的手法拯救方才伤了萧怀一的那名少年,速度愈发的快,直到帮他疏通了经脉,彻底虚脱的垂下头来,两人才堪堪的松了一口气。
  “萧怀一……”苏临笙几乎不得喘息的机会,转身直视着萧怀一鲜血淋漓的双手,触目惊心。
  苏临笙柳眉微蹙,一把利落的扯起青衣裙角,用力撕开,缠绕在腕,“快把手给我。”
  萧怀一的双手很快被她撒上一层药粉,他痛的手指一颤。
  “别动。”被她狠狠用青色裙布包紧,痛上加痛。
  萧怀一忽然嘴角微咧,欣慰轻松一笑。
  只见面前的人儿面泛霞红,额间隐约可见细密的汗,这一番骚动可把她忙的够呛。
  跟着卫飞一路而来的萧长留越过人群,看到儿子血染的双手,厚重的嗓音担忧道:“怎么这般不小心。”
  “将军,你的手怎么回事?”卫飞瞪大眼珠,紧紧地盯着那伤口,脸色难看。
  萧怀一抚着伤口,坦然一笑道,“无妨,是小伤。”
  段缺假笑在侧俯首作辑,“萧老将军,少将军不愧血气方刚啊,可为这些不相关的大池国人,实在不值当得很。”
  萧长留缓缓抬起眼皮,淡淡道,“老夫见过右庭卫使。”
  段缺愣了一愣,一抹讥笑若有似无的划过,“不敢当,萧老将军即便不为朝廷效力,可萧大将军如今是皇上身边的心腹之将,您老依然深受皇恩圣眷,不减当年啊!”
  萧怀一正要上前打断他的一番恭维嘲讽之言,居然被苏临笙抢了去。
  “段大人,有什么客气话稍后再说行么?”
  苏临笙冷冷打断他,目光移到萧长留身上,“萧老师傅,你快帮我检查看看,这两人有没有什么其他后遗症?”
  毕竟这是她第一次按照印象中鬼叔叔说过的手法去操作,那两人眼下是冷静下来了。
  可他们保持同样的姿势半晌不动,就怕被她给整傻了。
  段缺面露菜色,似在维持自己的形象,拼命压制着胸中怒火。
  孟添笑呵呵上前道,“段大人,您稍安勿躁啊,等萧神医检查无碍,必会还右庭卫四个完完整整的人,也好过他们疯疯癫癫不是。”
  段缺悻悻然作罢,“世子既然这般说了,本官多等一时也无妨。”
  孟添转过身来,递给萧怀一纨绔不羁的邪笑。
  萧怀一会意一笑,目光便轻轻落在违反了身上,卫飞心领神会上前。
  “悄悄去醉仙居查一查,今天所有出现在那的人。”
  卫飞默默的应“是”,便隐没在人群中。
  萧长留俯身一一检查过两名少年的身体症状,结果令他惊叹不及。
  他们体内令人毛骨悚然的药蛊已被控制住,只余毒性未消,两名垂首的少年面上虽呈现疲惫乏力,但总算无性命之忧了。
  好奇的眼光落在两手忙着倒腾竹筒的一旁少女身上,连孟世子也在配合她。
  猛然惊醒,这是机关术法。
  此种解除药蛊的方法多年未见了,因为曾经会的主人已经早就不再人间。
  而这个儿子请到东临的女子,居然游刃有余的运用机关术法,周身发散着灼人的光芒。
  他眼睛朦胧,想到了那个曾经光芒万丈的人物,死了十七年的雪妃。
  角落里,黑巾蒙面的齐拯凝然不动,眼直直盯在萧长留的身上。
  
  ------题外话------
  下一章,看齐拯如何被旧日手足气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