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入君心 > 第116章 我这个人,从不怕麻烦多

  她有些感伤的自言自语:“萧怀一,世上为什么会有药蛊之术这般害人的东西?药蛊之术似乎真的重现了!”
  “因为它害人,有人需要它,达到他们所想要的不可告人的目的,哪怕不光害人还害己,也有人会觊觎它的威力,孤注一掷。”萧怀一言简意赅,戳破赤果果的真相。
  多年前的空灵门门主几乎靠着药蛊之术横行天下,让大池国日益壮大,结果不得善终。
  后来,大池国在战事上连连失利,大池国国主似乎意识到了重要的事实,失去了蓝伽的支持,他们的战斗力陡然下降,几乎溃不成军。
  于是惨败后的大池国,不但为了表达议和的诚意,或许也是因为无法释怀这位心腹之臣的死,大池国国主亲自下令除去了那些中了药蛊之术,不可控制的鬼炎部落众多人。
  并严令禁止任何人修习药蛊之术,让大池国不至于陷入人人提防,四面楚歌的状态,得以休养生息。
  自此,药蛊之术失传于人间。
  而如今却有神秘人,借由鬼炎少年,明目张胆的将药蛊之术重新暴露于世间,
  再深入的想,他们之所以能重现人间,不过是以为没有了后顾之忧,可与之对抗。
  毕竟那本能够与之抗衡的“御心术法”失传已久了。
  可苏临笙的存在,就是暗中兴起药蛊之术的背后之人所没有想到的意外。
  而苏临笙用机关术法解救中了药蛊的鬼炎少年,也渐渐让他心中久存的疑问,有了肯定的答案。
  洛颜尚在人世,且极有可能是阿寻之前口中无意提及的,那位能够驱邪解毒的山中叔叔。
  世上只有他身前拥有的那本《御心术法》下卷,记载着克制药蛊之术的种种心法。
  曾几何时,雪妃也是靠着那本江湖人趋之若鹜的心法,在战场上压制着大池国的行动,让大池国不敢轻举妄动。
  而洛颜明显不想出入红尘,就连苏临笙也小心翼翼的保护着他的行踪。
  但凡涉及到一丝关于洛颜的消息,她都起了防备之心。
  半晌,苏临笙声音低低的,歉疚的开口:“萧怀一,你的银两我还一分未还,我好像又给你惹了麻烦。”
  药蛊一事虽然是不可控制,但是若那日,她不执意留下在城门口的那名疯老妇,他没有替她出面挡下士兵的戒备。
  纵火之事和药蛊引发街头恐慌一事,是有可能避免的吧!
  就算不可避免,也不至于让他因为她执着的选择,无意中,成了后面一系列事情的风口浪尖之人。
  萧怀一目光落在她头顶,伸手拿过那片不知何时随风飘在她轻柔发间的枯叶。
  “你知道吗,东临城内的风随时都在刮,而我这个人,就怕麻烦躲着我,却从来不怕麻烦多。”
  苏临笙接过那片泛黄的银杏叶,看着面前这个从容自若,若无其事的男子。
  他这个人,总是保持着无论何时,发生何事,都这般云淡风轻,自心飞扬的姿态吗?
  却不知在萧怀一的心中,他是何其感激她的出现!
  她拯救了那些鬼炎少年,让整件事情有了进一步查证和缓冲的余地。
  为了让她卸下心头负担,萧怀一字字认真道:“此事的发生,本就不是我们能控制,即使那日不被我们撞上疯老妇,这件事依然可能发生。”
  说着,他双手抱臂,轻松的在她面前开起了玩笑,“所以,那个劝松儿不要揽责上身的苏临笙去哪里了?”
  苏临笙不禁失笑,她虽没见过,但突然打从心底觉得,萧怀一在战场上,定是位挥斥方遒,鼓舞人心的大将军。
  他总能用最有效最恰当的方式,让人放松下来。
  “是,萧大将军教训的是。”苏临笙不再纠结此事。
  当下,重要的是是揪出那个背后操纵鬼炎少年的主谋者,才能让整个事情得到明朗解决。
  关于那个突然消失的神秘人,她心中有了判断。
  “对了,那个神秘人当日应该是在醉仙居,我发现他的时候,他故意往醉仙居的方向逃走,似乎在混淆视听,掩人耳目。”
  “你也发现了,不错,他第二次吹笛的时候,故意换了方向,就是想要误导我们,”萧怀一冷静而客观的分析。
  “而且只有醉仙居那个方向,才能明显看到当时现场发生的事情,神秘人在那里出现的可能性最大。”
  “这个神秘人会不会跟将鬼炎少年偷偷带进东临的那个人是同一人?”苏临笙猜测。
  “或许,但能肯定的是,他们是同一伙人。”其中有人暗中将鬼炎少年运进城中,城中有人操纵他们,可谓配合的天衣无缝。
  尤其关键的是,药蛊之术并非普通的术法,能操纵鬼炎少年的神秘人,必定武功造诣很深,不是寻常人。
  “他们这般用心密谋,甚至要对松儿他们灭口,恐怕不只是为了引发城内恐慌,而是还有别的什么目的!”
  苏临笙眉头皱紧,总觉得这件事的背后掩藏着巨大的漩涡。
  这也是萧怀一最为紧要担心的。
  相比较方才苏临笙担心的他卷入鬼炎少年一事,真正令他忧心的是,中了药蛊之术的鬼炎少年,不只是单纯的鬼炎人身份,还是大池国的士兵。
  他不得不深想,这件事与大池国背后的关联。
  苏临笙突然道:“松儿他们没死,你说神秘人会不会再出现,有所动作?”
  萧怀一经她这么一提,脑子里闪过很多想法。
  最重要的是,不怕那个神秘人有所动作,怕的是他一动不动。
  神秘人在暗,他们在明,怎么才能让他动?
  正细细想着,院门口,前去醉仙居打探情况的卫飞回来了。
  卫飞原本迫不及待的想要跟萧怀一禀告探查的结果,却没料到苏临笙也在将军府内。
  他犹豫了片刻,似是考虑是否能在苏临笙的前面说出来。
  苏临笙轻咳了两声,寻了个口渴去找茶的借口正要走。
  却感觉到肩膀上有只手落下,又缓缓移开,她听到萧怀一说:“不用走开。”
  苏临笙止步,萧怀一看她一眼,转身对犹豫的卫飞说:“她不是外人,有什么话直说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