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入君心 > 第118章 惊人而残酷的线索

  尽管最后事态因为鬼炎少年情绪恢复正常,没有引发更大的恐慌,但是依然有人谈之色变。
  可也有很多人,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兴致勃勃的将此事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醉仙居的茶间内,三五成群的人围坐一团,窃窃私语。
  “鬼炎少年公然在东临城内纵火,背后是不是有人指使?”
  “这还用说?可怕的不是鬼炎少年,而是药蛊之术重现人间,背后会不会是大池国主的什么阴谋?”
  “大池国主不是多年前亲自下令,禁止研习此种术法了吗?也有可能是江湖人士所为。”
  “不错,当年大池国主虽然明令禁止了,可听说啊,月族圣女曾经偷偷练就了空灵门机密的魄引之法,企图招魂呢?在大池国被人四处喊打,只是很奇怪,后来突然又失去了音讯。”
  “你的意思是那些鬼炎少年可能是圣女月华操控的,但月族可是咱们东临附属国,她怎会做这种扰乱民心的事?”
  “什么圣女?我听说此人早就脱离月族圣女的身份了,现在只是个默默无闻的江湖人罢了。”
  “难道她与咱们东临有什么恩怨?”
  “不是没有可能,据说当年她的未婚夫洛颜突然大婚之前,抛弃了她,后来被传触犯宫规,在逃亡途中遇上大火,落得个灰飞烟灭,尸骨无存的下场。”
  “所以她可能是为了报复东临王宫,暗中操控药蛊之术,祸乱东临?”
  角落里,梳着男子发式的苏临笙,手中的筷子跟着手一抖,滑落在桌脚旁。
  她本是想来趁着萧怀一进宫的时间里,到醉仙居再次寻找关于神秘人的任何蛛丝马迹,却不料会听到这样惊人而残酷的线索。
  洛颜!
  这是她第二次在东临的公众场合,听到叔叔的名字了。
  而所听到的事情,却是一件比一件令她心头震骇。
  叔叔如今的境地,当真与东临王宫有着莫大的干系!
  他一个江湖人士究竟触犯了什么宫规?才会走上逃亡之路。
  大火?苏临笙脸色忽白,想起那日萧怀一去苏苑向父亲打探去世古神医的踪迹时,父亲口中提及的那场突如其来的大火。
  难道叔叔就是在那场大火中失去了双腿,导致半身不遂,面容半毁?
  而这么多年,他选择闭关山间寺中,过着清淡如水、不问俗事的生活,对外隐姓埋名,是为了怕被别人发现他尚在世间?还是别的更深更重要的缘由?
  月华?叔叔曾经居然有个叫做月华的未婚妻!
  可叔叔那样温和俊秀的人,怎么会做出抛弃妻子这般不堪的行为?
  不对,这中间一定是有着什么误会?
  那个叫做月华的女人,她有些印象,卫飞提到过,她当真跟药蛊之术有关?
  苏临笙的思绪陷入凌乱,而她根本也没想到,此刻让她心头疑惑的月华,就坐在和她同一个茶间的东边雅窗边。
  坐在月华对面的还有个气度不凡的男子,黑色头发简单束起一些,一些散在胸前两侧,显得十分随意,腰间别的一条山水景物图案的金色腰带,又衬得他如山水画般的风雅气息。
  正是大池国二皇子赫连风。
  尽管旁边议论者的声音压的低低的,但那些人所说的话,依旧落到了两人耳中。
  赫连风神色不安的看了眼面前黑色帷帽轻纱罩面的女子。
  “师傅,那些话你不要放在心上。”那些话在他听来实在过于敏感了。
  月华冷笑出声,“怎么,你担心我将他们都杀了?”
  赫连风倒抽了口冷气,低低无奈的叹息声:“师傅明明知道,我是在担心你。”
  一日前,他接到父皇的紧急飞鸽传书,命他在东临城内寻找四名中了药蛊之术的大池国士兵。
  不想刚在毓庭坊打听到线索,一夜过来,便听到了鬼炎少年在东临城内放肆纵火一案了。
  果然,父皇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如今东临城内的流言漫天飞,药蛊之术重现世间,首当其冲,世人眼中看来,怎么都与大池国拖不了干系。
  糟糕的是,那些人已经将怀疑放到了自己的师傅月华身上。
  “没想到,那些新入军营不久的士兵,竟然在东临闯下了如此大祸,如今还被关进了右庭卫,扬帝得知此事,心中不知作何感想?”赫连风忧心忡忡的叹了口气。
  “管他作何感想?你做你想要的事便好,他还能将你堂堂大池国的二皇子,也关进牢里不成?”话里带刀,月华语调冰冷而严肃,与周围人的谈笑风生成了鲜明对比。
  “师傅是不怕他,可大池子民怕,我父王近些年来身体不好,此事不处理好,怕是他心难安!到时候又会在我耳边念叨念叨,我是真怕了。”
  赫连风习惯了游山玩水,从不愿意过问政事,就怕父皇拿他自己的江山来说事,逼他回宫做自己不喜欢的事。
  富贵权势,在他眼中,从没有秀美山河带给自己的吸引力大。
  可他眼下更怕的是,面前的这个师傅,已经成了众人口中所怀疑的重要对象了。
  毕竟这世间能操作药蛊之术的人并不多,除了逝世的蓝伽国师,就连他自己都觉得,如今东临城内,最值得怀疑的也是师傅月华。
  他信她,可东临皇帝呢?会盯着师傅不放吗?
  相反,月华似乎根本没有将此事放在心头,依旧冷言冷语戳穿他:“谁让你总想逃呢?你若不逃,指不定不会发生这些事,也不会有麻烦。”
  “我的心思师傅已知晓,何必又来挖苦我?”赫连风闷闷不乐片刻。
  胎眸看着月华毫无血色的唇角,他心中凄然一抽,脸上瞬间挤出笑容,“而且我不是想陪师傅游山玩水嘛!”
  洛颜,那个人的名字,很多年他都不敢在她面前提起了。
  偏偏旁的那些人毫无掩饰的在提,他在想,自己这趟出来选的地方到底是错是对?
  “那个救了他们四个鬼炎少年的人,是谁?”月华用手指摩挲着白玉酒樽问,突然开口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