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暧昧专家 > 095:一饮一啄
第95章一饮一啄
  
  千万别让他获得这块毛料!
  
  要胜过这块翡翠,非玻璃种不可。可是玻璃种可遇不可求,哪怕周游把这里翻了个遍也未必能挖出玻璃种来。不过这个邪恶的心思刚刚在周游的脑海里浮现,周游就听带外边传来的喧哗声:
  
  “切涨了!”
  
  “这么足的分量至少能卖个一千五万啊!再加上那半边的高绿干青,这一次黄氏集团真就赚个够本的了。”
  
  “鞭炮!快拿鞭炮出来啊!标王解涨了,难道还不足够放鞭炮吗?”
  
  大家的喧哗声直接刺激到宁元浩了。
  
  他之前就看不好那块冰种赌料,而且还是斩钉截铁那种,这一下可谓是把脸面丢了个彻底。信心大受打击的他突然觉得手里的枯癣实在够恶心的,就好象自己拿着一个生了脓疮的东西一般。
  
  宁元浩恨恨地将手里的毛料放回合金柜台上,直接抄起边上一块表现优秀的上等黄梨皮就离开了第二仓库。
  
  “这真是天助我也!”
  
  周游想不到事情会是这么的曲折,竟然发生如此戏剧性的变化,让他突然想到佛家一句很有名的诫语:一饮一啄,皆有定数;一言一行,皆入因果。
  
  “笑纳了!”
  
  周游将那块枯癣赌料拿起来,左右琢磨着:“枯癣虽然难看,但对玉肉的危害不大,基本上都可以忽略;而且毛料表面这些色还是很正点的,出翡翠的几率倒是不低,难怪能被放到这里来。”
  
  凡事都有原因,周游在这里看到了张英武的眼光的确比一般的赌石玩家要厉害得多,否则也不会将这块毛料收到这里来。
  
  周游拿好枯癣赌料后转身欲走,但脚步走到门口时就突然停了下来。
  
  他想到这里是张英武的金库,不会随意开启,否则这里早就被人挖光了。既然如此,周游自然要充分把握这一次机会,尽量找出那些含有高档翡翠的宝贝,率先占为己有。
  
  想到这里,周游二话不说就走向那块芙蓉种半赌毛料跟前。
  
  这块毛料的表现真的没话说,要蟒有蟒,要松花有松花,而且还没一道裂绺,只要有一定的利润空间,周游还真可以为黄健明和马胖子收过来。
  
  不由分说,灵力透视:
  
  动人的江水绿伴随着玉肉的蔓延而逐渐消失,最终变成颜色极其淡薄的低级芙蓉种翡翠。虽然这一块整体可以算是芙蓉种,可是它的个头比预计的要小得多,而且颜色也表现得很差,至多就只有三百万的价值。
  
  谁买这样的赌料谁就亏本。
  
  “赌石不愧是赌石,这么有戏剧性的毛料都有。”
  
  周游苦笑着错开芙蓉种半赌毛料,来到边上数列排列整齐的小型毛料跟前,二话不说就开启透视能力来个群体透视:
  
  白玉、粗豆、细豆、干青……
  
  周游看完了第一列,发觉这些表现都很优异的毛料竟然没有一块是中档的翡翠,十分失望,感觉比他来的时候看到的那堆被他通吃的小型毛料还要差劲一点。毕竟那一次有一块冰种浅水绿和一块金丝种,可比这里高级多了。
  
  失望之余,周游把眼光瞄向了第二列。
  
  只可惜,第二列竟然也都是如此。虽然情况比第一列好了一点,出了一块颜色不错的芙蓉种来支撑场面,但还是与之前那次有不小的差距。
  
  “出翡翠的几率是高了不少,十块里至少有七块是有翡翠的,可愣是没一块高档的,甚至连稍微出色一点的中档翡翠也没有。难道这里的小型毛料全都给人挑选过了,否则怎么会出现这个现象呢。”
  
  周游自言自语一通,也不再浪费时间,直接将最后的两列小型毛料给透视完毕,其结果还真跟他所预料的差不多。
  
  四列近百块表现都很优秀的小型毛料居然只有一块是糯种翡翠。
  
  因为有一种翡翠的透明度较冰种略低,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浑浊的糯米汤一样,属半透明范畴的翡翠,所以有不少人就很形象地称呼为糯种。因而也就出现了一种非正式的划分:玻璃种、冰种、蛋清种、糯种、豆种、油青种。
  
  翡翠市场没有官方的划分,不同的地方甚至截然不同的称呼。不过周游现在手上的这块八、九斤重小型毛料就是典型的糯种翡翠,那浑浊如糯米汤的质地让周游实在想不到用有什么形容它才更加贴切。
  
  “如果这糯种翡翠上漂浮着一些绿、蓝绿等颜色,价格肯定能更高。飘花的糯种翡翠在外观上更加好看,也更容易雕琢。”
  
  周游惋惜地将这块糯种翡翠放下,将注意力转移到中型毛料区域。
  
  第二仓库的空间有限,却被张英武有条不紊地划分为三个区域,各种规模的毛料整齐排列,倒是方便了周游等人的挑选。
  
  “很好,是很不错的细豆种。只可惜这块毛料的表现太好,成本绝对便宜不到哪里去,至多就是混个小涨而已,可惜了。”
  
  周游透视完第一块毛料,赞叹之后只能摇着头离开。
  
  以周游现在的眼界,寻常的毛料还真进不了他的法眼。即使刚才的糯种翡翠,也因为个头太小而没什么利润空间而被放弃,更不说这块因表现太好而提升了购买成本的细豆种毛料了。
  
  紧接着,周游观摩起一块表面有墨绿色的黑乌沙皮。
  
  “这块是灰乌沙吧!”
  
  周游眼前的黑乌沙皮略略发灰,是很标准的灰乌沙毛料,产自后江和莫罕场口的老料子,很容易解涨,在市场上是抢手货色。
  
  即使毫无表现的灰乌沙毛料也能找到好的买家,更不说周游跟前这块有一片墨绿色覆盖的毛料了。
  
  “估计能开出个中档翡翠吧!”
  
  周游嘀咕之间就发动灵力透视,发觉内里依然是细豆种,颜色还算很好,水头也算不错,而且颜色也是标准的豆青绿,算是中档垫底的货色,但与周游预计的翡翠还有一点差距。
  
  “依然是没什么利润空间啊!”
  
  周游惋惜之余,只能加速透视的速度。
  
  接连又淘汰了几块依然是没什么利润空间的中型毛料之后,周游终于在合金柜台的第二层里搜索到一块比较对眼的。
  
  这块毛料是很常见的白沙皮,有一角有癣,不影响全局,在那一大片颜色不是很出色的松花衬托下,越发显得不重要了。
  
  “叩叩!”
  
  “周先生,张总问你挑选好了没有?”
  
  那个年轻的服务员很是礼貌地先叩了几下门,然后才询问开来。
  
  “嗯,好了。”
  
  周游知道自己在仓库里呆的时间太久了,别人等得有点不耐烦,不过他觉得这块毛料很是对眼,马上汇集灵力透视开来:
  
  乱丝种!
  
  乱丝种是金丝种里的一个类别。金丝种根据丝线的排列可以分为顺丝种、乱丝种和丝片种。顺丝种翠丝十分幼细,思路顺直平行,具有明显的方向感,是金丝种中最好的品种,价值远高于乱丝种和丝片种的金丝种翡翠。
  
  虽然这块金丝种翡翠是乱丝种,但再怎么说都属于中档翡翠行列,而且这乱丝种翡翠的颜色还是不错的菠菜绿,最关键的是大约六、七十斤的毛料竟然能开出将近一半的翡翠,这样的价值就不可估量了。
  
  “来帮忙!”
  
  周游很不客气地将年轻销售员给招呼过来,让他替自己搬那块高冰种毛料,而周游则是将至少六十斤重的乱丝种毛料给轻松地抱了起来,脚步轻快地走将出去。
  
  销售员看得直吞口水。
  
  抱起六十斤重的石头并不困难,他也能抱得起。可问题是周游抱得很轻松,如同抱小孩子一般,若不是因为石头的个头有点笨拙,销售员还会怀疑周游是不是一只手就可以抗着跑路。
  
  收起心思,销售员抱起毛料就走出去。
  
  “这两块毛料总共多少钱?”
  
  在门口等候的周游很是性急,一看到销售员出来就直接拿出支票本准备签字付帐。
  
  可是销售员苦笑道:“对不起啊,周先生,小金库里毛料我们无权过问,全部都由张总说了算。”
  
  “周先生还真会把握时机啊!”
  
  张英武苦笑着来到周游的身边,看着周游挑选中的两块毛料,带着一丝苦涩的韵味说道:“周先生,小金库里的所有毛料是我拿来收藏,不对外销售,等待升值的。不想被周先生把握到机会,让我不得不卖。”
  
  周游得意地笑了起来,暗赞自己没决定草率地决定用哪块毛料做赌注,让张英武没有挽回的余地。
  
  黄健明也过来了,拍着张英武的肩膀说道:“老张,你也不用这样吧,爽快一点,把数目清了之后马上进行最后的裁决吧。”
  
  张英武点了点头,回道:“周先生,这两块毛料的分量都还可以,不过表现却中规中矩,倒不是很出色,两块毛料老张就算你两百六十万的价格,不知你觉得怎么样?”
  
  “还好,我那点可怜的财产刚刚好够。”
  
  周游之前已经支付过一次,自然知道自己的剩余存款有多少。
  
  在三天前,周游还有一千三百万的身家。可是刚一回到明远市就被划走了足足六百万,而在当天的下午,也是这里,周游一口气购买下足足五百多万的毛料,使得他的存款只剩可怜的一百五十万而已。
  
  再加上借给李大勇的十分,还有刚才那六块总价将近百万的毛料,若不是之前黄健明能及时转过来的两百三十万,若不是那块内有极品油青的毛料是价值大降的切垮半赌毛料,恐怕周游现在还没有足够的金钱付帐呢。
  
  结帐完毕。
  
  “真是可怜啊!”
  
  看着连十万都不到的银行存款数,周游苦笑不已。也不知什么时候,周游已经适应了银行里有七、八位数的数字了。
  
  张英武很是好奇地问道:“周先生,不知道你打算用哪一块毛料来作为赌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