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暧昧专家 > 096:各显神通
第96章各显神通
  
  “哪一块呀?”
  
  周游突然间犹豫了起来。
  
  宁元浩最后拿的那块上等黄梨皮毛料内里只是普通的芙蓉种罢了,虽然价值也过两百万,但它的成本就至少要占到一半,不足为惧。唯一能让周游忌惮的还是方胜的冰种黄杨绿,而且方胜的购买成本也是关键。
  
  于是周游就询问道:“不知道方先生的毛料成本是多少呢?”
  
  像这种刺探敌情的情况很是正常,至少周游购买时的成交价格都是公开的,没有一点隐瞒。张英武也没想那么多,很是干脆地回道:“方少那块毛料的表现非常之好,若不是有条小绺破坏了形象,否则绝对不会只卖七十万而已。”
  
  “居然还有条小绺!”
  
  周游暗中惊讶。
  
  他之前的确没注意到方胜的毛料上边有什么绺,完全被方胜的冰种黄杨绿吸引过去了。不过更让周游佩服的是方胜居然在有绺的情况下还敢拿来赌博,其眼光之毒辣,其气魄之豪迈的确是周游距今为止所见的赌石第一人。
  
  七十万,开出价值四百万的冰种黄杨绿,也就只有宁元浩那块枯癣赌料能稍微压制半筹而已。
  
  “哎,现在是不得不开了!”
  
  周游十分惋惜。
  
  说实在的,周游觉得储藏高档翡翠来升值,远远好过现在即买即卖。毕竟能让周游花大钱的地方还真不多,与其把钱存到银行里发霉,还不如坐上翡翠疯狂上涨的班车。
  
  周游感叹之后,指着枯癣赌料说道:“就这一块吧。想要赢两位高手,只能用这块最对眼的全赌毛料了。”
  
  “枯癣赌料!”
  
  张英武的眼光倒是不错,一眼就认出这块自己亲自挑选出来的毛料。
  
  不过张英武显然不看好这块毛料,觉得周游想凭借这块有恶心的枯癣,其他也没什么出色表现的毛料来战胜方胜和宁元浩,实在有点无稽。当然的,张英武是聪明人,绝对不会在口头上表现出什么,只是微笑着点头。
  
  黄健明等人都来到周游的身边,纷纷查阅起周游的毛料来。只可惜他们没有一个看得透的,纷纷皱起眉头来。
  
  还是王浩最直接,问道:“小游啊,我知道枯癣对于翡翠的危害不大,但也有一点点的影响。最重要的是这块毛料实在没什么突出的表现啊,怎么看也不像是能出高档毛料的货色,你是不是没信心,想要随便糊弄过去就行了?”
  
  周游笑骂道:“你觉得我会无聊到拿价值近百万的东西来随意输吗?”
  
  “那倒也是。”
  
  王浩很是无耻地回道:“如果我觉得没什么胜算,肯定会拿一块价值几千的毛料随便糊弄过去就是了。”
  
  作为王浩的女朋友,彭丽丽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才好,骂不是,夸奖更不是。
  
  周游也是哭笑不得,只能选择不去理会。
  
  “好了,现在到最动人心魄的时刻了!”
  
  张英武用力拍掌,将大家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刚才的标王只能算是开胃菜而已,现在终于轮到主菜了。今天的盛世绝对是我们明远市赌石界有史以来最热闹,也最刺激的一天。现在请让我介绍三位赌石界的新锐。”
  
  张英武指着周游,说:“相信这一位大家是不会陌生的了,他就是我们明远市的第一赌石高手,许老的得意弟子,一个月前刚刚出道的周游。他可是一天之内接连解出金丝种菠菜绿、高冰种葱心绿、无色玻璃种和冰种正阳绿等等高档翡翠的大师级人物,相信大家对他的信心最足。”
  
  大家听得猛烈鼓掌,场面轰动。
  
  而在人群中也有一个年轻人,正用极端崇拜的眼光看着万众瞩目的周游,暗中下了一个决定。
  
  张英武很是满意场面的气氛,随后又指着方胜,介绍道:“这一位同样年轻的赌石大师或许在我们明远市不是很有名,但他在平洲、深城、港岛等地可是炙手可热的人物。他就是玉圣方一山的孙子,也是方氏集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赌石顾问,曾解出价值五千万的高档翡翠,其赌涨几率更是高达六成,是为赌石界最耀眼的新星之一。”
  
  “哇!”
  
  场面的喧哗声登时使得这里成了菜市场。
  
  要知道这可是赌涨几率啊,高达六成的赌涨几率啊。简单点说,他看中的毛料就六分的胜算,这样的赌涨几率只比传说中的玉圣、翡翠王稍微逊色一点而已。可问题是玉圣和翡翠王都老了,日暮西山,谁都看得出方胜的可怕潜力。
  
  张英武随后又介绍起宁元浩来:“而这一位相信大家也打听过了。他就是这半年来新崛起的赌石新星,姓宁名元浩,在这半年里更是解出了四块冰种,十数块中档翡翠,战绩不可谓不辉煌。”
  
  可惜这一次大家的鼓掌声就微弱了许多。
  
  虽然宁元浩的战绩也端是可怕,但比起周游和方胜来就逊色了不少,而且他刚才还分析错了一块毛料,使得大家对他的评价也就不那么高了。
  
  宁元浩将一切看在眼里,拳头紧握。
  
  张英武让公司里的销售员和自己的保镖将三块赌料给搬到解石机前,说:“一号毛料就是周先生的,二号毛料是方少的,三号毛料是宁先生的,各自的表现都非常之好,相信会给我们诸多的惊喜,请大家拭目以待!”
  
  周游问:“谁先来?”
  
  宁元浩憋了一肚子火,正想耀武扬威一下呢,马上回道:“让我来吧,毕竟在这里我的名气最弱。”
  
  话里有一股酸涩之味。
  
  周游和方胜相对看了一眼,笑笑而过。
  
  宁元浩亲自将毛料抬到解石机上,亲自操刀。他早在自己结帐的时候,就将毛料看了个仔细,而且还在上边画了不少的路线,就是在为自己的亲自操刀而准备。他是想将所有的荣誉都归于自己,让自己光芒万丈,让自己享受那种万众瞩目的感觉。
  
  周游问:“方少,你觉得那块毛料的表现如何?”
  
  方胜回道:“表现非常之好,到也就是因为他表现太好了,导致成本过高。除非他能解出价值近千万的翡翠,否则难以超越我们。”
  
  周游追问:“你就这么信心?”
  
  方胜再回道:“我有信心,你不也一样吗?至少我就看不出你眼神里有任何的担忧,甚至还有很可恶的必胜味道。”
  
  “多谢夸奖!”
  
  周游很是厚脸皮地回道,让方胜直翻白眼。
  
  说实在的,周游与方胜的关系还很陌生,但他就是感觉方胜很好相处,有一点臭味相投的味道在里边。很显然,方胜也有同样的感觉,所以双方的交流才会这么的顺畅。
  
  伴随着切割机的声音响起,大家的注意力也转移了过去,连方胜也不例外。毕竟他不是周游,事先知道结果。
  
  “出绿了!”
  
  “咦,这绿似乎有点淡啊!”
  
  “是浅水绿芙蓉种,色浅而鲜,也比较均匀,算是不错的芙蓉种了。”
  
  “这样的分量大约能开出两百五十万的翡翠,减去他购买时的一百一十八万,他还能净赚一百三十二万,算是大涨了,就是涨幅有点小。”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倒是把场面分析了个透彻。
  
  随后宁元浩又切割了几下,将整体的玉肉给分解了出来,剩余的工作就是比较简单的摩擦而已,不用占据整整的一台解石机。
  
  看到这里,周游倒是第一次夸奖起宁元浩来:“不错,他的确有一定的水准,比某些所谓的专家要出色一点。特别是他的解石能力,估计是准大师一级的,居然能把握到如此精确的程度,实在让人惊叹。”
  
  不得不说,烂船也有三寸钉,更何况宁元浩不是烂船,而新锐,赌石界很是罕见的赌石新星。综合来说,宁元浩的个人实力真的比某些沽名钓誉的所谓专家出色多了。
  
  方胜点着头问:“他的实力的确比我想象的厉害一些,之前的失利只不过是一时的执着罢了。不过看你还是那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我就有点不明白了,你的信心究竟从哪里来的?”
  
  周游回道:“你等下不就知道了?”
  
  “好,那我就等着你的表演了!”
  
  话完,方胜捧起自己的宝贝毛料徐徐来到解石机前。
  
  不过方胜跟宁元浩一样,都是自己画线操刀,不假手于他人。
  
  现在大家都知道方胜的来历,特别是听到他曾经解出过价值五千万的天价翡翠的可怕战绩,大家都是屏住呼吸,认真地看着方胜每一个动作,生怕有什么疏漏而造成人生遗憾一般。
  
  呃…
  
  刺耳的运转声响起来了。
  
  这一次连周游都不愿意错过这样的学习机会,疯狂记忆着方胜每一个解石动作,还有这个动作背后所隐藏的道理。
  
  第一刀:切垮了!
  
  大家没有叹息,甚至连大声呼吸也没有,至多就是以疑惑的眼光看着方胜。
  
  场面最是镇静的莫过于周游了。刚才方胜是按照毛料的成型纹路切割下去的,主要目的就是切除掉一些不大可能出现翡翠的累赘,不仅可以减轻他的解石任务,更可以让他更真切地看到内里的矿脉走势。
  
  第二刀:出绿了!
  
  “终于出绿了!”
  
  “这样的水头似乎是冰种啊!”
  
  “我没看错吧,居然是冰种黄杨绿!”
  
  “真是不可思议,在一块有绺的毛料上居然出现了冰种黄杨绿,玉圣之孙不愧是玉圣之孙!”
  
  “情况不大妙啊,看这冰种黄杨绿出现的位置,估计这块毛料不会很小;最危险的是他的毛料只用了七十万购买而已,比小游的赌料还要便宜一些,小游的情况不大乐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