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暧昧专家 > 097:心服口服
第97章心服口服
  
  “小游的情况不大乐观啊。”
  
  伴随着黄健明的感慨,王浩等人也纷纷为周游担忧。
  
  一脸忧愁的姚佳惠甚至呢喃起来:“这可怎么办才好啊!要想胜过冰种黄杨绿,除非能再出一次的冰种正阳绿,甚至是玻璃种,否则周游的名声就要毁于一旦,对还没开业的古玩楼可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啊!”
  
  王浩倒是想不到那么远,他只以为周游损失的只是赌石界的名声而已,不想竟然牵连到古玩楼。等他仔细一想,也的确如此,如果周游胜了,那么他不仅是明远市的第一赌石高手,更是举国有名的赌石大师。有了这个活招牌在,那么他们的古玩楼就不愁没号召力,甚至还能吸引到来自外市的客人。可一旦周游输了,那么他们不仅会失去外来的客人,甚至连本地的客人也不多看好他们,前后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
  
  越想越是心惊的王浩死死地看着周游,似乎想从他的嘴巴里逼出一点定心的信息。
  
  “解出来了。”
  
  黄健明看到方胜三两下就将多余的石头切除掉,仅仅伤害到外层的一点点翡翠而已,对总体价值而言几乎没什么影响,不由得叹息道:“基本轮廓已经出来了,这至少是有四百二十万的翡翠啊。不得不说,方胜的解石技巧也是大师级别的,不会比他的赌石技巧逊色多少,完全能与那个宁元浩相提并论。”
  
  边上的张老先生也跟着叹息开来:“现在的年轻人厉害得可怕啊,一个比一个出色。像他们这种年纪,我们还在当学徒,偷学别人的技巧呢,可他们却已经扬名立万,享誉千里了。”
  
  刘经理想到的却是别的地方:“那些被切掉的角边料不知他要不要呢,那些至少可以打磨成几个超小型戒面,少少也值几十万啊。”
  
  宁元浩看到这里,脸有死灰之色,但也有一丝叹服。
  
  张英武似乎想讨好方胜,又似乎很想周游给自己一个惊喜,居然主动说道:“周先生,你可是我们市的代表啊!”
  
  伴随着张英武这句话,围观的老板、赌石玩家门都以赤诚的眼神看着周游,希望他能维护明远市的荣誉。因为周游是明远市的第一赌石高手,如果连他都输了的话,那就是整个明远市的失败。
  
  这一次的切磋已经蜕变成集体荣誉了。
  
  周游突然间感觉到一丝压力。
  
  如果他不是有灵力,如果他不是有绝对的把握,恐怕他现在也会战战兢兢,生怕有丝毫的疏漏。饶是如此,周游还是清晰地感觉到一份责任,以及浓重的集体光环。
  
  此时,方胜一脸微笑地解下毛料,将位置让给周游。
  
  他剩余的工作就是打磨掉外表的石头,将全部翡翠都掏出来而已,相对简单,而且张英武这里有足够的打磨机可以应付,所以他很是信任地将剩余的工作转交给张英武聘请的解石师傅。
  
  当周游站到解石机上,他可以看到后院密密麻麻的人群,甚至连前边的主销售厅也围拢了许多的刚刚赶来的赌石玩家,人数竟然超过了上一次的文化宫珠宝交流会。
  
  呼…
  
  周游将一大口浊气给吐出来,架起切割刀,对准了自己按照内部结构而画出来的线条,按下按钮,切割刀转动的声音瞬间将大家沉重的呼吸声给压制了下去。
  
  第一刀:不见任何翡翠的迹象。
  
  大家也没有气馁。
  
  毕竟有了方胜的前例,大家还能接受,静心等待周游的第二刀。
  
  第二刀:依然不见翡翠。
  
  这下大家都坐不住了,开始议论起来。不过大家还有点克制力,只是小声讨论,没有大声喧哗干扰周游的解石工作。
  
  但大家却没有等到第三刀,周游竟然切为磨。
  
  刺耳的摩擦声。
  
  飞溅的火星。
  
  焦急和烦躁交加的心情。
  
  这一次连素来镇定自若的黄健明也是眉头紧锁,死死地看着毛料,而王浩更是看得额头、手心都出汗了。
  
  不过场面还有一个镇定自若,此人就是周游最强尽的对手方胜。说来也奇怪,方胜总觉得周游能给自己惊喜,这是一种没有理由的信任,这种感觉只有家里那位老人才能给他,绝对是方胜出道以来的第一次。
  
  至于宁元浩,在他看到周游所选择的毛料竟然就是被自己放弃的枯癣赌料,心理的疑惑就越发沉重了。他之前觉得这块毛料很对眼,但自从听到那个“切涨”的呐喊后却再也没有那个感觉,有的只是恶心,随后就被他抛弃。他原本是想看周游笑话的,但周游的表情实在是太镇定了,镇定得让他心慌。
  
  但一想到自己是必输的局面,宁元浩反倒有点看开,觉得无论是周游还是方胜,都有自己学习的地方。
  
  “出绿了!”
  
  “周先生,泼点水给我瞧个仔细吧!”
  
  在大家的呼喊声中,方胜和宁元浩都紧张了起来,死死地看着毛料。
  
  周游却没有回应,继续自己的摩擦,一直到窗口足足有半个巴掌大方才停了下来。他刚才切的两刀就是为了方便自己的摩擦,而不是为了不知所谓的看点。在周游的眼里,所谓的切涨根本没意思,无论你的切工如何厉害,想要切涨都要破坏到内里的翡翠,可是周游手里的翡翠可是高冰种苹果绿,随便一个小切面都能价值数十万,若是因为这个小戒面导致不能雕琢成最有价值的手镯,那周游恐怕会心疼得滴血。
  
  所以,周游宁愿耗费多一点功夫,也要尽可能地保全内里的翡翠。
  
  “出来了,真的出绿了!”
  
  “冰种,绝对是冰种,看那通透度还有可能是高冰种!”
  
  “高冰种苹果绿,天哪,居然会出现这种价值堪比无色玻璃种的宝贝!”
  
  “上一次的高冰种葱心绿就只有鸡蛋大小就能卖个两百万,看这一次的个头至少有拳头大,而且绿色还要更加动人,若是没有五百万,打死我也不相信啊!”
  
  最后这句话是王浩说的。此时的他已经忘记了忧虑,只有为这块高冰种苹果绿而唏嘘。
  
  黄健明看着周游依然是镇静自若地摩擦着毛料,一直到将翡翠的大概轮廓都给开了出来方才松一口气,一时间,黄健明心中的思绪万千。
  
  酝酿了良久,黄健明最终才发表意见:“或许这样的翡翠还不能雕琢成镯子,但有李一刀这样的玉雕大师在,相信我们能将利益最大化的。如果由我来收的话,我愿意出七百万。”
  
  王浩等人听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张英武也是叹息不已:“七百万的确是封顶的价格了,也就黄总这样的人物才能开得出来,寻常的珠宝行老板能开到六百万就是破天的了。”
  
  张老先生却驳斥道:“虽然我们公司小,但为了越来越惨烈的高档市场,六百万绝对愿意开,只是七百万就超过我们的能力范围了。”
  
  方胜唏嘘开来:“以现在的行情,别说是玻璃种了,连高冰种也是日趋罕见。七百万的价格完全是合情合理的,我输了,输得心服口服。”
  
  宁元浩走到周游跟前,抬头望向站在解石机上的周游,问:“请问你为什么看种这块毛料呢?虽然它是上等的黄梨皮毛料,但是枯癣的影响再少也会产生一点点障碍,我实在想不通其中的关键。”
  
  对于宁元浩的虚心请教,周游的确有点意外,但他还是老实地回道:“既然是上等的赌石毛料,那就证明了它的出翠几率高,而且它的色都表现在枯癣的周围,隐约与枯癣有泾渭分明的味道,变相地使得内里的翡翠最大幅度地避开了枯癣的影响。在此之外,这些色呈丝状,如丝如网。”
  
  周游所说的色就是松花。
  
  各地,甚至是有些人因为知识的阅读面不同而对松花有不同的称呼。
  
  宁元浩恍然而悟:“我明白了,是丝丝松花!丝丝松花生在好种上则可赌,而生在上等的黄梨皮毛料则更可赌,因为丝丝松花的反弹性很好,甚至有可能出现全绿。”
  
  “多谢指教,我服了!”
  
  宁元浩恭敬地给了周游一个鞠躬,也不理自己刚刚掏出来的浅水绿芙蓉种,径自走向大门。
  
  走得慷慨,走得凛然。
  
  周游对宁元浩又看高了一线,觉得他很有可能成为自己的第二劲敌。
  
  方胜也过来了,激动地说道:“周先生,你的赌石技巧实在让我佩服。放眼整个赌石圈,能让我如此佩服的只有三人,你是第四个。”
  
  玉圣和翡翠王是两人,但剩余一个就不是周游所知的了。
  
  居然还有不知明的人士让方胜如此佩服,周游实在好奇,追问道:“玉圣方一山和翡翠王马放天肯定是其中两位,不知道剩余一位是哪一位大能呢?”
  
  方胜脸色阴沉地回道:“相信你也听说过,他就是被翡翠王马放天驱逐出师门,在赌石圈里名声狼籍的唐天豪。”
  
  “原来是他。”
  
  周游虽然没亲眼看过唐天豪,但对这个名字可是如雷贯耳。毕竟这个人的赌石技巧的确够可怕的,一次帝王绿,十数次开出玻璃种,其他的中高档翡翠更是不计其数,而其人将近七成的赌涨率更让得到了“新翡翠王”的称号。
  
  只可惜,就是这么位可怕人物,竟然凭借着自己在云南、缅甸两个地方的强大关系网暗中进行着一些说不得的勾当,强买强卖的事情更是屡见不鲜,从而使得他和他的唐氏集团在赌石圈里臭名远播,所以他那个“新翡翠王”的称号一直都得不到公众的认同。
  
  方胜提醒道:“如果你要参加盈江公盘,最得小心的就是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