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暧昧专家 > 218:赌石高手的遗物
第218章赌石高手的遗物
  
  这个价格一出,场面哗然。
  
  大家都还在三百万以下的价格竞争,突然杀出一个远远超越大家心理价位的东西,直接惊动全场,全部的焦点都汇集到那位喊价的人身上。
  
  “唐天豪!”
  
  明老等人看到这人,明显有点意外。
  
  周游听到这个名字,马上打量起这位素未谋面的敌人。不得不说,唐天豪还真有那么点气度,没有华丽的珠宝点缀,但是那笔挺的身材,端庄的衣着,菱角分明的脸庞竟然给人一种正义凛然的错觉。
  
  看到这里,周游终于知道当初翡翠王为什么会看走眼了。
  
  王浩也唏嘘开来:“娘的,我差点以为看到了军官。若是不了解这个人的诸多龌龊事,还真容易被他骗过去。”
  
  林忆珍双眼寒光一闪,就想举手,可是被周游劝说了下来:“林总还是别花这些冤枉钱了。虽然这只清康熙暗刻青花梅瓶小有价值,却不是暗刻青花瓷器里的杰作,而且青花梅瓶在市场上有相当的数量在流通,所以这只清康熙暗刻青花梅瓶的价值很可能不会超过三百万。”
  
  “多谢!”
  
  林忆珍倒是冷静了下来。
  
  同样是在卖古董的肖老也赞许道:“小游的鉴别能力越来越出色了,不仅连其优劣都能点出来,甚至连准确的市场价格都能把握到,实在了不起。”
  
  明老也附和道:“听说唐天豪的集团在云南遭遇了毁灭性的狙击,他出现在这里,估计是想把生意转移到广东来吧。而出现在这里,其目的自然不用多说。”
  
  主持人接连提醒了三声之后,最终落槌定音:“好了,既然没有人与唐总竞争,这只精美的清康熙暗刻青花梅瓶就归唐总所有。恭喜唐总,感谢唐总为祖国的慈善事业做贡献。”
  
  鼓掌声起。
  
  唐天豪很是虚伪地与四周的客人点头答谢,没有其他特别的动作。
  
  接下来三件东西分别为古玉、珠宝和一整文房四宝,分别为郑明朗和两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豪商拍了下来,每一件的价格都不下于百万,而且竞争也是激烈有余,精彩不足,但也成功地将开门红的良好气氛延续了下去。
  
  郑明朗突然神秘地笑了起来:“周先生,接下来的东西或许最对你的胃口。”
  
  “啥?”
  
  就在周游迷惑之时,第五件藏品就出来了。
  
  这一次不是还是玻璃推车,但规格比之前的都来得巨大,而内里装着一块很难看的石头。
  
  “老象皮!”
  
  王浩惊呼着就往前走。
  
  周游微微一愣之后,发觉那块毛料已被诸多人围观,虽不像上一次黑市拍卖那么的热闹,但也足够阻挡周游的灵力透视的了。稍微一个犹豫,周游还是决定上前探察。
  
  主持人动情地介绍道:“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这块翡翠毛料乃是港岛的郑老爷子捐赠的。据说这块毛料是郑老爷子一位赌石失败,最终郁郁而终的至交好友赠送给他的,郑老爷子觉得意义非凡,所以就收藏起来没有解开。但为了这一次的慈善晚会,郑老爷子决定不再将这块表现出色的翡翠毛料蒙尘,愿意拿将出来当慈善帮助更多需要的人。”
  
  也就是主持人说完话的时候,周游也来到了人群中间,汇集灵力,开启透视:
  
  飘花玻璃种!
  
  周游看完之后,倒没有激动得忘情,反而异常的镇定,徐徐走将回来,以询问般的眼神看着郑明朗。
  
  郑明朗很是识趣,马上解释道:“那位老叔是我爷爷的至交好友,曾是港岛大名鼎鼎的第一赌石高手。可就是这么位赌石高手,不知走了什么霉运,连赌连垮,甚至连表现极其优秀的半赌毛料也能开成靠皮绿。最终,残酷的缅甸公盘一行不仅葬送了那位老叔数十年积累下来的名声,更是使得他倾家荡产,郁郁而终。而他的家人都觉得赌石行业不靠谱,将老叔所有的毛料都用来抵押亏欠我们的借款,而这块老象皮毛料就是其中表现最好的一块。”
  
  周游等人听得心情沉重,不想这块表现如此优秀的翡翠毛料竟然是一位赌石高手的遗物,竟有如此心酸的故事。
  
  此时,王浩、胡总等人也回来了。
  
  王浩劈头就问道:“表现太好了,恐怕会拍出高价啊。”
  
  胡总也感叹道:“虽然老象皮毛料有十赌九涨的说法,但赌石的不确定性因素实在是太多了,我很想咬牙拍下来,却没有竞争到最后的气魄。”
  
  在场的珠宝商、玉石商虽然不多,但也不少,至少那些喜欢投资的收藏家门就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所以等下的竞争肯定会很惨烈。
  
  周游微笑着问:“你们觉得这块毛料能给我们什么样的惊喜?”
  
  王浩回道:“冰种或高冰种。”
  
  胡总显然也很支持王浩的意见,说道:“我也估计是冰种或高冰种,不过内里的翡翠很难出高绿,因为我刚才看到了会吃色的黑癣。”
  
  胡总不愧是清源市的第一赌石高手,其赌石技巧绝对不在宁元浩之下。
  
  周游说:“看来等下我们会成为短暂的敌人了。”
  
  胡总微微笑了下,没有去接话。
  
  主持人以高昂的声调喊道:“好了,相信诸位尊贵的客人已经看完了翡翠毛料,对它有了最基本的评估。那我们也别浪费时间,这块表现优秀的老象皮毛料的底价为三百万,每加一次不得少于十万……”
  
  王浩没有即时抢价,而是嘀咕开来:“大约有百斤重,三百万的底价的确不贵,完全符合老象皮毛料的身价。”
  
  “四百八十万!”
  
  胡总举了一个价格之后,回应起王浩的话来:“这么高级的毛料在我们国内几乎绝迹,也就只有在走私毛料偶尔能撞到一次,否则即使去到平洲大公盘也未必有缘分撞上。”
  
  周游可是透视过内里的具体情况,自然知道这块翡翠的大概价值。
  
  虽然那飘花飘得很不规律,甚至还会给人一点乱乱的感觉,但是有些飘绿的面积不错,而且绿意也挺强悍的,不打造成大型物件,只做成小戒面、小挂饰之类的小首饰,或许还能混个满绿的行当。
  
  总体来说,千万拿下来就绝对不会亏本,甚至还能赚上少许。
  
  既然如此,那周游何必急着出价呢。
  
  “五百四十万!”
  
  一位看起来很有肉感的老板举手报价。
  
  “五百八十万!”
  
  但下一时刻,唐天豪就把价格超了过去,将那位肥胖老板压制得一点脾气也没有。
  
  王浩紧张地问道:“小游,你还不出价吗?翡翠都要落进唐天豪的手里了。”
  
  对于王浩来说,场面里谁都可以拍下这块毛料,就是唐天豪不可以。若是周游不出手的话,王浩就要出面竞争了。
  
  “稳着点来。”
  
  周游还是那派胜券在握的姿态。
  
  王浩可没想那么多,举手喊道:“六百万!”
  
  胡总迟疑了一下就提醒道:“王先生,现在的成本已经很高了,平均一公斤都要十二万,这个数字即使放到平洲大公盘的暗标也会引起轰动的。”
  
  王浩回道:“胡总,你没参加过盈江公盘,那里也不会逊色到哪里去,至少我就看到过不少毛料以每公斤十万的价格成交。”
  
  胡总苦笑着应道:“你越说我越是后悔,当初真应该舍弃掉无谓的事务去参加盈江公盘。”
  
  就是他们对话之间,唐天豪和一位看起来也是大头来头的人物相互提价,把价格提升到六百六十万的高位。
  
  “看来就剩这三人竞争而已。”
  
  周游终于掌握到场面的节奏,清楚自己的敌人,当即开出一个让他们都觉得惊讶的价格:“八百万!”
  
  平均每公斤就要十六万,这可得要开出中档翡翠,而且内里的翡翠重量还不能太轻,否则连最基本的收支平?也无法达到。这样的均价,在全睹毛料里绝对算是夸张的了。
  
  唐天豪死死地看着周游,想要举手,但又是不甘。
  
  而那位神秘的竞争者也对周游举起了酒杯,表示佩服和退出。
  
  主持人也卖力地加油道:“还有哪位尊贵的客人想要出价的吗?否则的话,那这块珍贵的老象皮毛料就要归属那边那位年轻慷慨的先生了。”
  
  听到这里,唐天豪猛地一咬牙,举手喊道:“八百八十万!”
  
  全场哗然。
  
  在场大多数的人都对翡翠毛料没什么了解,都无法明白这么丑陋的石头竟然能卖出如此夸张的价格。即使那些有点认识的,也纷纷为周游和唐天豪的气魄所惊,暗中佩服。
  
  周游根本不给唐天豪任何得意的机会,轻轻地举起手来喊道:“九百八十万!”
  
  这一下全场寂静,全部人都看向周游。
  
  对于周游来说,只要不亏,甚至小亏,他就可以与唐天豪玩下去。反正他手里的高档翡翠也有不少,不缺这么一块飘花玻璃种。
  
  唐天豪矛盾地看着周游,心里琢磨着每公斤高达二十万的成本需要什么级别,以及多大的翡翠才能挽回成本。可是他越想越是犹豫,越是没把握,想举手又收了回来,动作异常反复。
  
  最终,唐天豪徐徐地举起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