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暧昧专家 > 286:赌色 下
第286章赌色(下)
  
  “咦,这是黄杨绿还是鹦哥绿?”
  
  周游看着眼前这块了黄绿想交的古怪翡翠,瞬间傻了下来。
  
  周游也有一块差不多类型的。但那一块是只能掏出一小片淡黄翡翠的细豆种,无论是分量还是水头,都难以与这块想抗?。
  
  不过让周游矛盾的是,这块翡翠的绿意一样强悍,一点也不逊色于黄色,使得两个颜色有点互不妥协的味道。
  
  “这样的翡翠倒是少见,或许可以赢得一点印象分。”
  
  周游知道无论是绿色还是黄色,都能赢得不少的分数。毕竟这样强悍的颜色十分少见,最重要的是它们的水头能搭配得上,冰种的质地足够说明了不少的东西。
  
  “如果那样操作的话,估计就是必胜的了。”
  
  周游思绪了一下,突然阴森森地笑了开来,相当邪恶。不过这样的竞争方法有点取巧的味道,倒是不符合周游的性格。
  
  “哎,继续找下去吧,争取把全部小型毛料都给看完!”
  
  周游想来想去,最终还是选择了继续。
  
  反正机会难得,特别是这种高级毛料成堆的情况,周游自然不能错过。若是能在时间结束前找到更适合的,那就是周游的运气;若是找不到,周游也只能用刚才想到的邪恶方法来竞争了。
  
  “时间过得很快嘛!”
  
  周游见慕容海和觉辛海似乎都挑选完了,场面就剩自己在消磨时间而已,而且还有不少人对于自己的举动指指点点,似乎相当不满。
  
  不过周游才懒得理会他们,继续自己的筛选。
  
  也不知道和盛是不是故意的,整个场地里的小型毛料至少占了毛料总算的七成,而且排列得太开,浪费了周游不少的时间。若是普通的赌石玩家,把全部看完恐怕要大半天的时间,即使方胜、慕容海这样的高手也需要三、四个小时的时间才能看完。若不是周游有灵力辅助,否则还真拿这里没办法。
  
  “蛋清种葱心绿!不错,笑纳了!”
  
  “飘花糯种,太小了,淘汰!”
  
  “乱丝糯种,可惜还是太小,淘汰!”
  
  “细豆种菠菜绿!颜色不错,只可惜绿色太暗,不鲜艳,很难起到给人眼前一亮的效果,而且份量也不是很足,继续淘汰!”
  
  “冰种秧苗绿,虽然翡翠的重量不够,但价值不俗,值得收藏!”
  
  眼界越来越高的周游没有竭泽而渔,所挑选的都是能大涨,或者在颜色、水头上边有出色表现的翡翠,其余的尽被他淘汰掉。若是周游挑选的毛料太过多的话,而留给和盛的尽是一队垃圾的话,肯定会引人诟病,招惹来一些无谓的麻烦。
  
  “时间到!”
  
  当周游走到最后一排小型毛料时,王老洪亮的声音叫停了周游的步伐。
  
  无奈之下,周游只能走向专门空置出来的解石机前。
  
  “收获不少嘛!”
  
  慕容海看到周游的一车毛料,笑得很灿烂。
  
  慕容海和觉辛海都很有克制,每人都只是挑选一块毛料来参加比赛而已,与周游满满的一车相比,还真有不小的差距。
  
  周游笑着回道:“没办法,机会难得,我可不想错过。”
  
  觉辛海显然看过慕容海所挑选的赌料,表现得有点紧张。
  
  外界封他为缅甸第一高手,相信其人的实力绝对不会在慕容海之下,自然能看出慕容海所挑选的毛料是多么的强大。反观觉辛海所挑选的翡翠毛料就不是那么显眼了,即使黑蜡壳很容易给人一些遐思,但在黑色还是影响了一定的评价。
  
  须发皆白的王老站出来询问道:“三位都挑选好了没?”
  
  周游三人都点头。
  
  王老问道:“周先生,你确定哪一块毛料来参加赌色比赛?”
  
  周游思绪了一下就拿出那块黄沙皮毛料。
  
  既然决定了取巧,那就不能表现得太过分,这块含有几乎满绿干青的黄沙皮毛料就是最好的选择。
  
  “那就开始吧!”
  
  王老悄悄退出解石区。
  
  赌局规定,每个人都需要亲自解石,在考究参赛者的解石能力的同时,也可以确保翡翠不受一些外界因素破坏。
  
  周游知道这样的规定对觉辛海最是有利,因为觉辛海是翡翠矿区工人出身的。觉辛海从小到大都在解石,其解石年龄是周游的十数倍,解石技巧绝对不在林国华等解石大师之下。
  
  这个特长虽然在赌色和赌水头上边没多少意义,但在最后的赌总价里有很大的优势。万家的人为了这次赌局,还真是精打细算啊。
  
  慕容海的信心最足,当先走向解石机。
  
  工作人员已经按照慕容海的指示将那块带有大片膏药松花的白盐沙皮毛料固定在刀轮之下,接下来就看慕容海的切割技巧而已。
  
  “开!”
  
  刀轮一动,场面骤然静了下来。
  
  与此同时,觉辛海也固定好毛料,准备解石了。
  
  慕容海的切割风格果然与他的性格很符,直来直去,干脆利落,仅仅耗费一分钟的时间而已,大约三十斤重的毛料就被他切掉了四分之一。
  
  “是阳俏绿!”
  
  九福珠宝的老板惊呼出来。
  
  周游看着那如绿水般鲜明、惹人喜爱的阳俏绿,微笑着点头,慕容海的实力在这里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虽然这仅仅是一个小切面,而且水头也不是很足,但这一次不是赌大小,更不是赌水头,有这样的绿意就足够让那些大型珠宝行的所谓赌石专家暗中羞愧的了。
  
  啪!
  
  觉辛海那边也出结果了。
  
  不过觉辛海的表情就不是很高兴,因为呼声最高的他只切出了冰种苹果绿。虽然在水头上超越慕容海的阳俏绿翡翠,可是在颜色上则稍微逊色了一点。
  
  “很不错的翡翠!”
  
  “应该能与阳俏绿翡翠相提并论的了。”
  
  或许是“外行看色,内行看种”的潜意思影响,金诚典当行和五羊拍卖的玉石鉴定专家更钟情于高水头的翡翠,竟认为觉辛海的冰种苹果绿能与阳俏绿翡翠相提并论,让欢腾鼓舞的董家刹时间惊愕了下来。
  
  “这不公平吧?”
  
  “这是赌色,又不是赌水头!”
  
  “阳俏绿是公认的好色,比苹果绿要纯粹得多!”
  
  贵宾们也不是好糊弄的主,恶补过一点翡翠知识的他们自然能分辨得清哪种颜色优秀,哪种颜色不好。
  
  九福珠宝的老板思绪了一下就请求道:“王老,你说句公道话吧。”
  
  王老知道这种事情马虎不得,否则会印象到赌局的公正性,马上站出来说道:“虽然觉辛海的翡翠水头更加优秀,可是苹果绿毕竟是苹果绿,所携带的微弱黄色色调破坏了整体的感观,不及阳俏绿来得纯粹,鲜艳。所以我认为慕容先生的翡翠颜色更加优秀。”
  
  金诚典当行和五羊拍卖的玉石鉴定专家听到这里,也觉得这样的赌局不能搀和进个人的喜好,最终只能选择站在王老这边。
  
  呃…
  
  在大家以为尘埃落定的时候,刺耳的切割声起,使得大家才恍过神来,想起三位参赛者中名气最大的周游还没解石呢。
  
  周游选择的是小型毛料,所以切割起来更加简单。仅用了一分钟的时间,小型毛料就被一分为二,露出那两片刺眼的绿色。
  
  “满绿!”
  
  “不会吧,这么强悍!”
  
  “真的是满绿,虽然是干青,但这颜色无敌了!”
  
  场面气氛瞬间点燃。
  
  王老尴尬地看了剩余三位公证一眼,眼神里满是无奈。不过事情还没结束,周游他们三人还在继续解石,必须把翡翠掏出来方才有最后的评价,因为有不少的翡翠走到一半就变得很差,像周游这种满绿干青的变化更不容许出现丝毫的差错,稍微一条白棉就可以破坏其完整性。
  
  可是他们错了,错得很离谱。
  
  邪恶的周游那一刀之所以将一大片翡翠切掉,那是因为那片被切掉的翡翠里就有很破坏美观的白棉,而剩余的那大半块干青则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满绿。切掉坏的,只留下好的,变相地就提升了翡翠的整体价值。
  
  估计这样的切法,也就周游一家而已。
  
  王老与其他三位公证商议了之后,无奈地宣布道:“满绿干青,阳俏绿和冰种苹果绿!都是出色的翡翠啊,若是以平时的赌法来计算,满绿干青绝对是包尾的,只可惜这里是赌色,满绿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不行!他胜之不武!”
  
  “实在太搞笑了,干青打败了冰糯种和冰种翡翠!”
  
  “如果此事传出去,肯定会引为赌石界的笑话,我建议重新评审!”
  
  几个之前比较活跃的贵宾继续吵闹,似乎很不甘心。
  
  只可惜他们很快就付出代价,十数位高大威猛的保安马上走过来劝说,强行让他们安静下来,个别呱噪的更是被直接请了出去。
  
  “我认输!”
  
  觉辛海无奈地宣布开来。
  
  他不是那种无耻到明知道错误还要死抗下去的小人。对于他来说,输了这一局还有后边两局;而且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他在赌水头和赌总价方面很有优势,至少冰种苹果绿的价值比另外两块加起来的还要高。
  
  “虽然有点不甘心,但我也不会无耻到拿阳俏绿跟满绿相提并论的地步,所以我也认输。”
  
  慕容海说完就走开了。
  
  局面已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