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暧昧专家 > 296:最后一张梅花
第296章最后一张梅花
  
  梅花小五。
  
  周游手里的牌竟然是梅花五,最后一张梅花牌竟然被周游拿在手里。
  
  “这不可能!”
  
  莱昂先是一傻,然后就对荷官咆哮道:“之前你切牌,我明明看到还有一张梅花在牌堆里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对,是你作弊,帮他们作弊!”
  
  “请先生注意你的专业素养!”
  
  荷官的脸色骤然一寒,冷冷地说道:“先生,我在这一行已经做了三十多年,名声在外。这一次就原谅你的冲动,否则我将会代表工会对你提出诉讼。”
  
  莱昂听到“公会”二字,倒是平静了下来。
  
  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澳门,只要是他们这个圈子的,只要被荷官这个圈子列入黑名单,那等待莱昂的将会是无尽的麻烦。
  
  “承让了!”
  
  周游没有去动台面上的筹码,只是将那把刀拿到手里。
  
  莱昂终于冷静了下来,询问道:“周先生,你以前真的没与人赌过牌吗?”
  
  莱昂很是清晰地记得周游这方面的资料,这才是让他最震惊的。
  
  周游点头回道:“跟人切磋过就有,但赌的就没有。不过一理通百理明,只要能见微知着,事情就变得简单了。”
  
  莱昂毕竟是外国人,对于“见微知着”一词连一知半解也算不上,只能纳着闷徐徐退去。
  
  “哈哈……”
  
  光哥几乎是用“扑”的杀将过来。
  
  来到周游的身边,光哥很是豪爽地将周游勾住,另一只手狠狠地拍着周游的身体,感叹道:“小子,有你的,连赌王都被你玩弄于鼓掌之中,恐怕今天过后,千门里都会流传着你的名字!”
  
  “金手指不愧是金手指,当之无愧啊!”
  
  顾青城,周子扬和王海风三位千门高手也走过来,看着周游的眼神倍发崇拜。
  
  是的,是崇拜。千门是一个讲究弱肉强食,强者为尊的世界。他们三人联合一帮算牌师都奈何不得的赌王莱昂,却被周游肆意玩弄,这样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怎不能叫他们敬畏的呢。
  
  周游很不客气地跟光哥说道:“光哥,其他的不要,就要这把怪刀,你不会介意吧!”
  
  “拿去!”
  
  光哥很是豪爽地说道:“这把刀一看就发寒,感觉很不好,即使拿给我也是扔到库房的命,还不如给你们研究下它的奥妙。”
  
  顿了一下,光哥又认真地说道:“小游啊,你这次为了我们赢了这么多,你拿一半是合情合理的。可是这把刀也就是值两个亿而已,还有不少的缺口啊,不过你对金钱倒是看得不重,你要什么就直说吧。”
  
  光哥知道周游对金钱不是很感冒,纯粹当成了数字,又知道周游想要建一个大型的博物馆,于是有心拉一把。
  
  周游笑着拒绝道:“不必了,有这把刀就很满足了。”
  
  光哥倒是严肃起来,反问道:“难道你想我被人说闲话吗?”
  
  周游这一次的恩情可不是寻常的恩情,说是救命之恩也不为过。以光哥在圈子里的名望和地位,自然不会在这方面让人心寒。
  
  周游想来想去,只有光哥的库藏能让他心动而已。
  
  不想光哥提出了一个很有趣的建议:“听说你搞了一个慈善基金,最近的动作相当频繁,人才储备似乎跟不上,不如我把名义下的一个基金公司转让给你,缓解一下你们的燃眉之急,你觉得怎么样?”
  
  周游想不到还有这样的好事,笑问道:“光哥,你不是开玩笑吧?”
  
  光哥回道:“没跟你开玩笑。那个基金公司也不是什么空壳公司,但因为那个可恶的危机差点倒闭,现在正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你能接手的话倒是解掉我不少的麻烦,还能充实你们的力量,可谓是一举两得。”
  
  周游没有马上接受,回道:“可以,我让思思去接触下,基金公司的事情由她全权负责。”
  
  光哥倒没想那么多,佩服道:“小子,想不到你对你的女人这么放心,让她掌管这么大的业务。要知道我那个基金公司虽然快要倒闭了,但手里掌握的资源可是价值四、五千万美圆的。”
  
  周游回道:“我是外行人,自然不能去指挥内行。反正那间基金公司主要是做慈善,其他的是其次。”
  
  光哥微微一笑,没有细说。
  
  慈善基金可不是单纯就做慈善。他们的主要目的不是送钱,而是在别人需要的时候出手,最根本的目的是教会需要的人怎么赚钱。而要别人会赚钱,那就得公司自己先会赚钱。
  
  道理很简单,但没多少间公司能做得尽善尽美。
  
  “周先生,你的东西。”
  
  一位服务员突然走过来,手里还捧着一个首饰盒。
  
  刚刚遭受过袭击,而且还大大地得罪了董家,大志他们对周游的安全自然倍发小心,第一时间接过手检查,直到确定没问题之后才送到周游手里。
  
  “翡翠首饰!”
  
  周游看到里边琳琅满目的首饰,倒是惊讶开来。
  
  服务员回道:“是一位叫慕容海的先生送的。他说是盈江公盘的赌注,因为一直都找不到好的玉雕师,所以才拖延到现在。”
  
  周游笑了笑,收了起来。
  
  盈江公盘的五方对赌,输家必须将最好的翡翠雕琢成首饰送给胜利者。之前宁元浩等人都送了过来,就只差慕容海没送而已,不过周游也没去记得这样的小事,过去就忘了,不想慕容海现在还是送了过来。
  
  “送给老爸老妈吧!”
  
  周游将首饰盒递给大志,让他处理。
  
  之前从宁元浩等人手里拿到的翡翠首饰,周游全部送给自家双亲,让他们高兴得乐不着北,皆是要当成传家宝,给未来的儿媳妇和孙子。
  
  光哥在这方面有点研究,感叹道:“看那雕工,估计是翡翠王马老先生的手笔。这个慕容海还不错,居然请到他的师傅,要知道翡翠王马老先生已很久没给人雕刻翡翠的了,单单这点就价值不菲。”
  
  周游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光哥见周游的气色不是很好,也就说道:“小游,不如你就在这里休息吧,相信同类型的事情是不会发生的了。”
  
  周游摇头回道:“不行的,我得回去祥裕斋,我不能让老师担心。”
  
  光哥马上说道:“也好,我派多一些人护送你回去。只要之前的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周游很自然地想到小蝶,马上说道:“光哥,小蝶也是迫不得已的,你就别为难她了。”
  
  光哥狐疑地看了周游一眼,随后露出一个心领神会的表情,拍着周游的肩膀说道:“大家都是男人,明白的!我只是要她出面配合一下,给董家添加点有趣的事情,不会为难她的。”
  
  周游知道其中有误会,但他懒得去说明。
  
  原本赌局结束后还有庆功宴的。
  
  只可惜周游以疲劳为由,没有参加,使得庆功宴只能草草结束。不过谁也不会去怪责周游,他能遭遇暗算后第一时间赶过来,拿下最关键的一局,这样的付出足够让一些怨言平息下去的了。
  
  而回到祥裕斋的周游,也迎来了许老等人的严阵以待。
  
  “下次别搀和进这样的事情了!”
  
  许老看着疲惫的周游,苦口婆心地劝说开来。
  
  许漫的眼眶还有点红红的,显然是哭过。不过现在好多了,连忙为周游递参差,给他提提神。
  
  遭袭的事情闹得那么大,即使光哥和高斯会所有心隐瞒,也只能掩盖得了一时,糊弄不了一辈子的。就在赌局结束后,许老就收到不少的电话,全部都是夸奖周游的,但同时也让许老知道周游在早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会的了!”
  
  周游将那把古怪的刀拿出来,说道:“若不是程老爷子点名要求,我也不会这么拼命。”
  
  许老很是不满地说道:“那人为老不尊,你以后不用理会他的。”
  
  周游知道许老与程老爷子有相当深刻的矛盾,自然不会在这方面插嘴,任由许老自己去想象。
  
  许老随后又提醒道:“小游,我知道你想去参加缅甸的秋季公盘,但可以的话还是别去了。你刚刚战胜那个觉辛海,估计缅甸有不少人会打你主意,特别是那些缅甸老牌家族会用各种方法拉拢,或者胁迫你的。”
  
  周游听得心神一紧。
  
  “他们敢!”
  
  许漫终于忍禁不住了,双眼满是怒火。
  
  许老回道:“缅甸表面上是统一国家,但内里却是势力割据,那些老牌家族更是有与缅甸政府叫板的资格。所以周游在缅甸出事,除非出动到国家的力量,否则是难以善罢甘休的。”
  
  周游点头回道:“我明白了。现在我都把心思倾注在博物馆上,对赌石的兴趣倒不是那么强烈。今年的赌石计划,估计到平洲大公盘就会结束的。”
  
  许老点头赞赏道:“不错,懂得进退,你比以前成熟了许多。”
  
  周游叹息道:“想不成熟也不行啊。”
  
  “对了!”
  
  许老突然想起一事,从抽屉里拿出几张相片递给周游,说道:“小游啊,你先别急着回去,在老师这里休息两天的时间,然后替我跑一趟佛山。”
  
  周游也不理会许漫的不甘,毫不犹豫地点下头来。
  
  许老指着相片说道:“经可靠消息,最近有一个黑市拍卖场所不知从哪弄到一批很有研究价值的古董,或许能解答一个混乱时代的不少迷题,我想让你把那批古董给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