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暧昧专家 > 300:烦人的纠缠
第300章烦人的纠缠
  
  杨横江的一句话,让场面的气氛瞬间凝固。
  
  周游知道对方见自己带来了这么多毛料,自然要怀疑的。当然这也不排除杨横江想要出位,觉得周游是好拿捏的柿子,想拿他上位。
  
  周游淡然地回道:“如果缅甸没有第二个觉辛海,那就是他了。”
  
  杨横江突然觉得周游很棘手,简单的一句话就让自己憋屈,马上回道:“觉辛海只不过是我们缅甸比较出名的新星而已,可来到中国就变成了缅甸的第一高手,这样的晋升速度还真是梦幻。”
  
  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周游也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反问道:“就是啊,之前我得到的资料是觉辛海是缅甸刚刚崛起的新秀而已,怎么突然间就变成缅甸第一高手了呢?”
  
  杨横江当即愣了下来。
  
  “我认识这个觉辛海!”
  
  解石师傅主动解释道:“在早先的缅甸公盘上,我就亲眼目睹了这个觉辛海连续解出两块玻璃种。因为缅甸已经很久没有高手在同一次公盘里接连解出玻璃种的记录,所以当时就有个声音,想喊他为缅甸的第一高手。”
  
  叶南海笑道:“只不过在昨天的一役里,觉辛海的神秘光环被周游打破了。”
  
  周游等人都明白过来。
  
  觉辛海的辉煌战绩给他带来了雄厚的威望,甚至达到唐天豪的境地。只可惜这个美好的景象被周游一手摧毁了。
  
  杨横江觉得把握到机会,连忙切入进逼道:“觉辛海只不过是一时运气罢了,缅甸真正的赌石高手全部在各大势力供奉起来,几时轮到区区的一个新秀说话,周先生打败这样的人并不能说明什么。至少周先生带这些毛料过来开解,我就觉得很纳闷。”
  
  周游笑着回道:“别纳闷,这些假毛料是刚刚收来的,纯粹是一时玩乐。”
  
  杨横江并不会天真到以为周游看不出毛料的真假,他的本意也就是借周游提升自己的名气,以期望有更好的报酬。像他这种离开缅甸来中国打工的赌石高手越来越多,理由也很简单,现在的中国人有钱。
  
  杨横江问:“那不知道周先生觉得哪块有机会呢?”
  
  周游指着那块最大的。
  
  随后就询问起那位三十来岁的解石师傅,拜托道:“师傅,请帮我把所有的毛料都从中切开,而这块大的切一刀之后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周游还记得这位解石师傅,他上一次那位替自己解过不少毛料。虽然他的解石技巧达不到大师级别,但也算是很出色的了,否则叶南海也不会委以重任,让他主掌解石区。
  
  “好的,没问题。”
  
  虽然解石师傅与周游接触很少,但对他的印象可谓是深刻到极点,上一次接连解出来的中高级翡翠可是他生平最辉煌的战绩了,现在有这样的机会,他自然不能错过。
  
  叶南海也点头赞成:“火哥,这次就麻烦你了。”
  
  火师傅可是公司里的第一解石师傅,若是他的名气下降了,会对公司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可周游都点名,叶南海也不好意思拒绝,只能稍微牺牲一下。
  
  杨横江没有去理会火师傅,他刚才的挑衅对周游根本没影响,周游的风云不动姿态让他有一种老鼠拖龟——无从下手的憋屈感。但见周游的注意力转移到最显眼处的半赌毛料区,马上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杨横带着邪恶的笑容再度走到周游的身边,江笑嘻嘻地问道:“周先生,不知可否有意思评价一下我们的半赌毛料?”
  
  “也好!”
  
  周游点着头来到大约十米开外的半赌毛料区,最先入眼的是一块大型半赌毛料。
  
  这块毛料开出了一面天窗,是不错的高绿干青,乍看起来相当吸引人。也就是它标的价钱有点贵,还不到三百斤的毛料竟然要四百五十万的高价,难怪毛料虽大却没多少人围观指点。
  
  杨横江见周游在查看高绿干青赌料,笑问道:“周先生,不知道鄙人这扇天窗开得如何?”
  
  “不错,很有水准!”
  
  周游很是倘然地评价开来:“这块大型毛料的表现不是很出色,虽然没什么大型裂绺,但几条小绺和那些黑癣破坏了美观,降低了评价。若不是有松花来扶持一下,估计你们的开价很能超过三百万。”
  
  杨横江得意地回道:“嗯,所以我才开了这扇天窗,将毛料本身的价值给挖掘出来。”
  
  周游之前的贬低,配合上那面天窗,无形中就抬升了杨横江的技巧。
  
  可是周游的话锋一转,指着天窗部位说道:“只可惜你的气魄不足,天窗开得太小,给人一种没什么信心的表现。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沿着矿脉的走势向左侧擦多十厘米的范围,进一步提升毛料的表现和评价。”
  
  “你!”
  
  杨横江没想到周游的评价会如此不留情面,倒是把杨横江给气得噎住。
  
  周游淡淡地回道:“这只不过是我的个人评价而已。”
  
  话完,周游就徐徐离开。
  
  杨横江仿佛为了证明,对着周游的背影喊道:“周先生,我听你的意见,顺着天窗的左侧擦多十厘米!”
  
  可周游没有回应。
  
  将一切看在眼里的叶南海只有苦笑的份,而许漫和柳毅就有点愤怒了。这个杨横江实在太不知情趣了,周游明显有敷衍的味道,可对方依然是死缠烂打,不肯放过周游。
  
  许漫冷冷地问道:“叶南海,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南海马上回道:“漫结,别生意啊,这个杨横江就是这个脾气。当初我遇到他时,可是下了很大的功夫才将他挖过来的。”
  
  柳毅还是老好人,马上出来圆场:“小漫,高手总是有点古怪的脾气,你就体谅一下吧。你没看周游都没生气么,咱们也就不用去理会了。”
  
  “哼!”
  
  许漫才没那么容易说话呢,丢下叶南海和柳毅直奔周游而去。
  
  “可惜啊。”
  
  没去想那么多的周游走到中型半赌毛料区,当他看到了一块半赌毛料时突然感叹起来:“这个天窗开错了,不应该开在这里的。”
  
  阴魂不散的杨横江刚刚让人搬走高绿干青赌料就听到周游的嘀咕,以为机会来了,马上贴过来询问道:“如果是周先生的话,你觉得应该开在哪才比较恰当?”
  
  “这里!”
  
  周游指着距离天窗大约半尺长的位置。
  
  杨横江阴笑着问:“周先生的胃口未免太大了吧,细豆种的浅水绿天窗居然还不能满足?”
  
  “一百零八万!拿好了!”
  
  周游懒得跟杨横江废话了,直接签了张支票给他,将毛料买了下来。
  
  虽然细豆种浅水绿已算是不错的翡翠,若是能开出足够分量的话,一百零八万的成本应该能回来的。只可惜周游通过灵力透视,发觉内里的翡翠有了变化,变得更加生动、值钱。
  
  买下毛料之后,周游第一时间打给大志他们,叫他们准备过来搬毛料。
  
  “绿,还有很深厚的绿!”
  
  火师傅那边喊了开来,可把得意洋洋的杨横江给惊住了。
  
  杨横江马上跑到稍微有点人气的解石区,入眼的就是刚才那块高绿干青赌料在砂轮下继续擦出了更多,更大的绿面。那强悍得如同仙人掌的绿色,如同在嘲笑杨横江的无知。
  
  杨横江看得脸色发青,气也不喘一个。
  
  叶南海看到足足大了两倍的擦面,激动地说道:“涨了,大涨啊!这么大的一面高绿干青天窗,若是不能卖到五百万还真鬼了呢。”
  
  高绿,价值也有高有低。若是绿色分布不均匀的话,价值自然不会高到哪里去;但若是正片都是统一浓度的绿色,那价值就高了,因为那样可以雕琢成满绿的首饰。
  
  若是稍微小一点的赌料,自然不可能因为区区的高绿干青就卖出个高价,可眼前的翡翠是重达两百八十来斤的大型毛料,而且单单那片绿色均匀、强悍的高绿就可以雕琢出数只满绿的手镯,其价值不言而喻。
  
  周游一个小小的提醒,就给了叶南海五十万的多余利润,叫他如何不喜,如何不乐。
  
  看到这里,叶南海把主意打到了周游带来的那块大型毛料和刚刚购买的那块拥有细豆种浅水绿天窗的半赌毛料上。
  
  火师傅处理完高绿干青赌料,见周游带着一块相当有分量的半赌毛料过来,马上笑问道:“周先生,需要我帮忙吗?”
  
  “也好!”
  
  周游很是干脆地给指示:“你顺着天窗一直擦过去,如果看不到绿的话就擦深一些,大约延伸二十五厘米左右就可以停止。”
  
  “好的!”
  
  虽然擦掉中型毛料是一件很考体力和心态的麻烦事,但对象是周游,火师傅才不想那么多呢,马上应承下来。
  
  “哎,又垮了!”
  
  “假毛料就是垃圾,居然七连垮了!”
  
  “别想那么多,继续切吧,就剩最后一块了。”
  
  火师傅的几位学徒正在抱怨。
  
  火师傅本是负责那批假毛料的,不过火师傅连续切垮了三块之后就厌烦了,恰好因为周游与杨横江的争执送来了那块高绿干青赌料,所以火师傅马上放弃手头上的工作,将切割假毛料的工作交给学徒。
  
  “让我来吧!”
  
  周游见几位学徒的工作热情不是很高,生怕他们切个好歹,将内里的高档翡翠给切垮了,那周游就不得不出面了。
  
  看到周游难得坐上解石机,其他人都挺了下来,包括火师傅。
  
  周游依然是那么引人瞩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