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暧昧专家 > 309:一群官二代
第309章一群官二代
  
  “药老!”
  
  周游的心思一颤。
  
  说到药老,周游还真得感谢他。若不是他的鼎力支持,元真集团的保健品也不可能这么迅速地打开市场,元真集团自然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得到医学界的认同。
  
  但周游显然不想在这方面计较,回道:“林姐就别再寒碜我了。若论妖孽,似乎杰少和林姐来得更甚吧。”
  
  林忆珍微微一笑,果然没有追究下去。
  
  原本林忆珍就对周游的评价很高,甚至达到与许杰一般的程度。可是十数天前高斯会所的赌局之后,林忆珍对周游除了惊叹还是惊叹,暗中庆幸当初竭力打进周游他们的团体,没有与他们作对,否则现在就得轮到她去头疼了。
  
  一个能在赌石界,收藏界和千门同时打下一片天空的人物,放眼全世界,或许会有,但绝对是凤毛麟角那个层次的存在。
  
  “周游!”
  
  “胡总!”
  
  周游看到被王浩迎进来的胡总,与林忆珍他们告罪一声马上迎接了过去。
  
  虽然清源市与明远市距离很近,但胡总能这么给面子接二连三的接受邀请,让周游很有面子,态度自然不一般。
  
  胡总笑着问道:“小游啊,听说你最近又开出了不少好翡翠,据说还有玻璃种呢,怎么样,均一点给老哥吧。”
  
  伴随着双方的越发熟悉,称呼上也是越发亲密。
  
  不过胡总这一次只是开玩笑而已,倒没寄托多少希望。因为他知道之前周游卖翡翠给自己已经引起黄健明、马胖子等人的怨言。
  
  不想周游竟然回道:“翡翠倒是有不少,但是我答应某位大人物的要求,所以不能均太多给你。不如这样吧,我拿一块相当有分量的金丝冰种给你,估计能满足胡总的珠宝行半年的高档翡翠销售了。”
  
  胡总登时傻了下来。
  
  周游那块金丝冰种是从高斯会所的赌局里弄过来的,可谓是分量充足,三十来斤重的分量,若是给李一刀这样的玉雕大师操作的话,至少能雕琢出近十只手镯的了。而其他的翡翠,角边料等等充分利用的话,总价值不会比所有手镯加起来的总价逊色多少。
  
  胡总吞着口水问:“小游,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周游反问道:“胡总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么?”
  
  “哈哈……”
  
  胡总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不愧是小游啊,果然够豪爽的。你的规矩我知道,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肯定能凑集到你所需要的古董或艺术品来交换。”
  
  周游回道:“不急的,千万别为了交易而被人蒙了,我最近刚刚看过几个被人蒙得倾家荡产的老板呢。”
  
  胡总点点头,说:“你放心好了,这方面我会小心了再小心的。”
  
  “原来你们在这!”
  
  黄健明也追了过来,不过他身边还带着一个只比周游大上那么一点的年轻人。周游看他的模样,觉得很像瘦下来的马胖子。
  
  黄健明热情地介绍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马胖子的儿子马平云,翠玉阁上海分公司的老总,可谓是年轻有为啊。”
  
  “幸会幸会……”
  
  周游和胡总马上打起招呼。
  
  就当黄健明想要为周游和胡总做介绍时,马平云很是直率地说道:“我认识两位,周先生就不用说了,当今赌石界的第一新星,家父对周先生可谓是推崇倍至。而胡总,还记得上一次的上海展销会吗?”
  
  胡总点头回道:“我跟马总有两面之缘,不算陌生人。”
  
  黄健明见场面气氛融洽,笑着问道:“小游啊,听说你最近又开出玻璃种,不知能否让黄叔看下呢?”
  
  周游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无奈地回道:“黄叔,那些翡翠我都答应了江海流,对不起了。”
  
  “江海流?”
  
  黄健明思绪了一下,脸色剧变,问道:“他怎么找上你的?喔,对了,你之前曾去过京城,而且那个宁元浩也成了他的人。”
  
  胡总明显也想到了事情,无奈地补充道:“而且他还是一位大收藏家,有足够的东西来收买周游。”
  
  周游知道黄健明是在担心,低声提醒道:“黄叔,你也别担心,平洲大公盘也要开始了,到时候肯定会有诸多的惊喜。你不会不相信我的赌石能力吧?”
  
  黄健明无奈地回道:“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最近的市场行情越来越扭曲了。你知道最近三个月的翡翠涨得多疯狂吗?中高档的翡翠直线涨了两成,使得那些大型玉石公司都死命捂着翡翠,坐等涨价。”
  
  周游没想到情况恶劣到如此程度。
  
  三个月涨了两成,成本之重,货源之紧缺可想而知。虽然这样对周游越发有利,但却使得诸多做珠宝行的朋友们的经营环境越发难堪。
  
  马平云也加入了感叹圈:“是啊,最近的中高档翡翠越来越难弄了。之前若不是周先生提供的翡翠,否则我们现在都要像其他的珠宝行一样枯竭了呢。”
  
  胡总说道:“虽然我现在的主营业务不是翡翠,但作为玉石之王,若是没有高档翡翠来支撑门面的话,公司的形象就会大受影响。现在想想也是后悔,去年这个时候,一公斤的上好玻璃种也就是千万而已,若是那个时候耗点本钱压下去的话,我们现在也就不用这样头疼了。”
  
  黄健明和马平云同时陷入沉默。
  
  现在的市场行情越来越扭曲,只要是玻璃种就能卖出个天价,价格比去年这个时候至少涨了七成,让他们的经营环境越发困难。
  
  马平云无奈地说道:“我们现在正努力开拓国际市场,希望能争取到其他高档珠宝的销售渠道。至于翡翠,再价格回稳之前会像胡总一样当成支撑门面的摆设,不会像以前大规模的销售。”
  
  这样的策略是无奈的竞争办法,但也是最基本的生存之道。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客人越来越多了。
  
  可就在此时,周游却看到一脸怒色的姚佳惠从走廊里快步闪过,最终消没在一个包厢里。若是这样也就罢了,问题是姚佳惠刚刚走过不久,一个大约三十岁的男子也遵循着姚佳惠走过来的路线,急匆匆地杀进那个包厢。
  
  看到这里,周游也不得不离开追过去,而黄健明,胡总和马平云三人则依然聚集在一起,感叹市道的艰难。
  
  啪!
  
  “我的是不用你来插手!”
  
  周游刚走到包厢门前就听到一个瓷器掉地的声音,随后就是姚佳惠的咆哮。
  
  事到如今,周游哪里顾得了那么多,直接杀进门去。
  
  不过看到眼前的情景,周游傻了下来。他本以为包厢里就只有姚佳惠和那个男子两人,不想竟然有七、八个人,而且全部都是相当年轻的男女。
  
  “游!你怎么来了?”
  
  姚佳惠看到周游,微微吃惊,但很是乖巧地来到周游的身边,把手轻轻地按在周游的心口,哀求道:“游,没什么事情的,请给我一点时间好不?”
  
  周游犹豫不决。
  
  那追进来的男子看到姚佳惠的姿态,双眼如毒蛇般看着周游。不过还算他冷静,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动作,否则周游肯定不会跟他客气。
  
  场中一个戴眼镜的女子马上出来圆场:“惠姐,坐下来谈谈嘛,别老是跟文少闹脾气,他的脾气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周游听得皱眉。
  
  这个看起来有点斯文的眼镜女还真是包藏祸心。她的话听起来中规中矩,可实际却把周游排除在外,而且还挑战性地把姚佳惠和文少的关系给修饰得很亲密。
  
  姚佳惠冷冷地看了眼镜女一眼,没去理会,很是乖巧地把周游的手给挽了过来,毫不避忌地将身体依靠过去。
  
  如此姿态,当即让全场色变。
  
  文少深呼吸了一口气,努力克制自己的怒火。但是周游还是从他缠手的双手,如毒蛇般的眼神感受到了一点点威胁。
  
  终于,那群年轻男女又有人忍不住了,一位身材高瘦的男子走出来皮笑肉不笑地问道:“不知这位先生在哪高就啊?看先生风尘仆仆的样子,估计是做生意的吧?”
  
  周游微笑着点头。
  
  龙雀楼的确是在做生意,元真集团也是在做生意。
  
  那高瘦男子阴笑着说:“虽然鄙人是市工商局一个小小的科员,不过家父是工商局的局长,如果先生需要帮忙的话尽管开口。”
  
  姚佳惠冷冷地回道:“如果他需要向你们开口,那你们就倒霉了。”
  
  在姚佳惠的眼里,今时今日的周游已不是她第一次遇到的那个穷困小子,更不是第一次刁难她的那个赌石新手,而是一位地位比自家父亲还要超然,在赌石界,收藏界和千门都有崇高威望的无双人物。
  
  如果此时的周游需要跟工商局说话,那不是意味着周游要寻求帮忙,而是周游想过去找他们的麻烦。理由也很简单,值得周游求助的对象至少也是许豪那个级别的存在,小小的工商局根本没什么地方知道周游去求助的。而不是求助,那剩余的就是找麻烦而已。
  
  高瘦男子不是傻瓜,马上听出了问题。
  
  文少混迹官场这么多年,以他对姚佳惠的认识,知道姚佳惠是不会无的放失的。这样说来,眼前这个怎么看也不像大人物的年轻人不是姚佳惠的小白脸,而是大有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