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暧昧专家 > 311:还没傻到底
第311章还没傻到底
  
  两个亿的先期投入,足够让那些所谓的亿万富翁退避三舍的了。即使是彗星般崛起的周游,面对这个数字只能无奈的摇头。
  
  周游现在的身家也就是一亿左右,即使他将那些中高档翡翠不换古董全部出售,估计也凑不到两个亿的数字。更何况平洲大公盘临近,周游需要大量的赌石基金来应付或许可能出现的场面,事先准备好的一亿根本不能随意动弹。
  
  越想越是纳闷的周游,最终变成了沉默。
  
  许杰心中一动,果然看出了周游的难处,说道:“周游,如果有困难的话,别忘了你的身边还有一群支持你的朋友呢。”
  
  “多谢!”
  
  周游知道这个是结若是解不开,他的博物馆很可能要拖延不少时间才能动工。
  
  “为什么不向银行贷款呢?”
  
  雨宫琴月的提醒如同久旱之甘露,让周游骤然警觉。
  
  可是周游随即一想,又觉得不妥了,因为一个几乎没什么根基的小人物怎么可能贷到那么多的钱呢。更何况银行的贷款利息可是出了名的高,以周游的性格,还真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剥削。
  
  果然,许杰也说道:“虽然周游的古董和艺术品都可以拿去抵押贷款,但若是没人从中操作的话,贷款的利息很可能给周游带来沉重的压力。可以的话,还是让我们帮忙吧。”
  
  周游思绪了一下就问道:“杰少,不知道第一笔投资最迟要什么时候到帐?”
  
  许杰回道:“蓝图出来了,马上动工的可以提前三、四个月完工,不过至少要五千万的资金来打基础,再低就不行了,而且剩余的一亿五千万必须在三个月内陆续打入。若是你想推迟的话,工期延续就不说,到时候资金全部凑到一起,那就有你头疼的了。”
  
  周游疑问道:“不对啊,现在虽然进入初秋,但雨水还是不少的,不是很适合开工动土啊!”
  
  许杰回道:“难道你不知道今年的雨水比往年少,而且一个大型工程的建筑物资也需要相当长的搜集时间吗?”
  
  周游再度尴尬起来。
  
  不过周游马上做出了选择:“那就马上动工吧,虽然拿不出两个亿,但五千万还是拿得出的。只要能把场馆建筑得漂漂亮亮的,一切付出都值得。”
  
  “好!”
  
  许杰倒是佩服周游的干脆,一个价值六亿的大型工程竟然没经过怎么挣扎就确定下来,可见周游的信心和意志有多么的坚挺。有所感动的许杰说道:“你放心吧,有最专业的建筑团队帮你看着,再加上我们会派遣一些专业人士监督和控制,可以避免很多无谓的烦恼,而你也可以更加专心地去赌你的石,搜你的古董。”
  
  “多谢了!”
  
  周游知道许杰很讲义气,许多不起眼的地方都是他帮忙处理完毕的。
  
  如果没有他的帮忙,龙雀楼不可能这么快的建成,更不可能建得如此完美。若是没有他的帮忙,明祥小区估计现在还是一片地基,元真集团还处于草稿之中。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了许杰的默默付出有多么重要。
  
  “别说那些婆妈的话,酒席就要开始了,我们过去吧。”
  
  许杰招呼周游一起过去,而姚佳惠和雨宫琴月则老老实实地跟随在后边,宛如最听话的侍女。
  
  “恭喜黄总啊!元真集团可是给了我们足够的惊喜!”
  
  “王总和江总真是年少有为啊!龙雀楼出,明远市其他的古玩店都黯然失色啊!”
  
  “林总真不愧是林氏集团的掌舵人,居然能把握住元真集团这匹黑马,当真是慧眼啊!”
  
  如潮的赞叹声汹涌向被众人围在局中的黄健明、王浩、江军和林忆珍,让他们四人笑口大开,一时间只懂得点头,不知道怎么回应哪一个才好。
  
  原本在明祥小区有份额的张英武和张老先生,他们觉得对不起周游等人,没脸与周游他们做邻居,所以在出售股份的时候同时也那明祥小区的地皮转让给了林忆珍。
  
  不过因为当时已经动工兴建,来不及大幅度修改,而恰恰好雨宫琴月在明远市没落脚点,于是林忆珍就很是慷慨地将其中一座别墅当作是集团的福利,让雨宫琴月居住在那里。
  
  所以林忆珍也是明祥小区数位户主之一。
  
  “黄总,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请海涵。”
  
  那位用五百万的价格将赵孟頫的字帖抵押给周游的金老板代表着几个人,将一幅寓意吉祥的水墨画送给到黄健明的手里。
  
  乔迁之喜,一般熟悉的人都会送点礼物过来,通常是家具、家用电器什么的,图个吉祥。
  
  而当周游看到金老板所送的东西,就感叹金老板的大手笔。
  
  金老板所送的是现代名家的杰作,一幅小有名气的鲤鱼图,象征着家宅安康,年年有余。周游估计其价值不下三十万。
  
  在金老板这等人物眼里,送家具或电器太过庸俗来,要送就送对方喜好的,而且还得是不便宜的。若是能以区区的三十万交好越来越强势的黄健明,金老板如何会舍不得。
  
  周游没有去说什么,他对金老板的印象很深刻,毕竟赵孟頫的字帖绝对不止五百万,那一次买卖绝对是金老板大亏了,所以周游一直都对金老板有点歉意,想要做一点补偿,不想竟然在这里遇到。
  
  “林总,这是我家的一点心意!”
  
  就当周游想要过去跟金老板打招呼时,文少出现了。
  
  文少用挑衅的眼神看了周游一眼,随后就得意洋洋地将自己的礼物呈了上去,并说道:“家父听说林总是雅人,所以特地将自己珍藏了十数年的宝贝拿过来,希望能得林总的一评。”
  
  没有丝毫的庸俗之语,但谁都能听出文少是在拍林忆珍的马屁。
  
  许杰见文少的眼神有点奇怪,连忙提醒道:“这家伙就是文副市长的大儿子,靠着他老爹的照拂,现在混到了正科级,在边城县混了个主任,算是小有手段的人物。不过这不是最主要的,文副市长在明远市的资历相当深厚,原本是市长的热门人选,不想我哥的到来打破了他的美梦,迫使他跟那个良心被狗吃了的李副书记结成了同盟,一直都在跟我们作对。”
  
  “原来如此。”
  
  周游想不到其中还有如此微妙的关系。但周游很快就发觉了一个矛盾,问道:“既然他跟我们作对,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呢,他应该是不受欢迎的人物才对。”
  
  许杰回道:“文副市长主管的是招商引资,自然要拉拢林忆珍这样的豪商。若是你想依靠这里的酒店保安阻挠文少这样的人,还真有点天方夜谈的味道。”
  
  周游这才恍然而悟。
  
  难怪出现在这里的是文少,而不是文副市长。难怪文少送礼的对象是林忆珍,而不是其他的户主。
  
  哇…
  
  既然文少想要林忆珍点评,林忆珍自然要打开来一看。可是当她打开来,当即被那眩目的银光刺激住了,而场面也是随之哗然。
  
  这是一只很精致,很光亮的银器。
  
  其造型是很有寓意的学生拜师图,恰恰好象征了文少对林忆珍的敬重之意。最让人惊叹的是,这银器制作得实在是太精彩了,无论是人物的动作神态,还是地面的教案书桌都雕刻得淋漓尽致,让人挑剔不出半分。
  
  文少听到哗然之声,得意地介绍道:“据家父说,这只银器是民国大师费文元的杰作,下边还有他的落款。”
  
  可是林忆珍笑了笑,将东西放到身边的保镖手里。
  
  呲!
  
  周游也是忍禁不住笑了开来。
  
  周游不笑还好,一笑倒是成了文少挑衅的对象。文少不知道林忆珍为什么对银器的反应那么冷淡,甚至连给个评价也吝啬,但纳闷的他对周游的忍耐已达到极限,当即将所有的怒火倾注到周游身上:“先生似乎对我家的银器有看法,不知道可否为我们解一下谜题呢?”
  
  文少说话,其他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他身上。
  
  特别是文少那几个猪朋狗友,看着周游的眼神满是挑衅,似乎抱定主意周游是答不上来的。
  
  周游笑着回道:“还是别了,我怕说出来丢脸。”
  
  文少以为周游是在说自己,更不会放过,马上说道:“没关系的,我们都不会介意的,文化交流嘛。”
  
  周游认真地问:“真的要说?”
  
  文少等人强烈地点头。
  
  周游只能苦笑着说道:“我倒是想问你了,你见过保存了百年还这么新,这么光亮的阴器吗?”
  
  文少早有准备,笑哈哈地回道:“我以为是什么问题呢,原来是这个!家父对此宝贝异常看重,曾特意请银器师傅们帮忙修复,并学习了许多保护知识,所以才有今日的耀眼。”
  
  大家觉得很有道理,不住点头,而文少那几个猪朋狗友更是鼓掌表扬。
  
  周游心中大叹一声,再问道:“姓文的,你知道苗银吗?”
  
  文少倒是被问住了,最终摇头。
  
  周游解释道:“苗银也叫云南银,非纯银,是苗族特有一种银金属。其含量成份有银,白铜等,含银量约在40%,所以一般价格比较低。其主要特点是……”
  
  文少听到就不耐烦地挥手打断,厉声问道:“你说这么多废话干嘛?难道你是想说我的银器是苗银?”
  
  周游拍掌说道:“还真给你猜中了一次,看来你还没傻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