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暧昧专家 > 343:高风亮节
第343章高风亮节
  
  黄健明调侃道:“老胡啊,你连翡翠的影子都没看到就抬价,未免太过恶劣了吧!”
  
  胡总回道:“不是恶劣,而是着急。我们早就想过来的了,但没想到你们居然开始得这么快,让我们错过了大把宝贵的机会。刚才听到你们两个加价声,我就知道东西不错,加上一点应该没关系吧。”
  
  金胖子略带点不满回道:“的确没关系,佩服你而已。”
  
  别小看这十五万,或许相对于三百万的数额很小,但有的时候却能压垮某个人最后的希望,至少对于金胖子来说,他感觉到胡总的信心和压力,开始放弃竞争了。
  
  可是黄健明却没那么简单就放弃,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出三百六十万!”
  
  胡总看了芙蓉糯种一眼,感叹道:“色泽均匀,纯正无可挑剔,若是水头高一点就完美了。不过这样也是不错,三百七十万,如果黄总再高的话,我就只能礼让了。”
  
  黄健明笑着回道:“那我先多谢了!三百七十五万,这块芙蓉糯种是我的了。”
  
  这个价格几乎是翡翠的极限了,黄健明争到如此地步,不是为了翡翠,是为了打压下胡总的汹汹气势。
  
  “结束,休息!”
  
  周游拖着疲惫的身躯徐徐走开。
  
  王浩喊道:“终于轮到我了!今天在林哥的摊位买了几块毛料,现在来试试手,希望大家多多捧场哈!”
  
  王浩的嘻哈倒是把场面的紧张气氛缓和了不少。
  
  虽然今天的明标拍卖显得平淡无奇,可是明远玉协的人却纷纷出手,有不少人是买了教训,但也有的开出了好翡翠赚上了一些。若不是大家听到周游要解石,否则场面肯定会闹哄哄的。
  
  而现在看来,正有向这个发展的趋势。
  
  “你们慢慢玩,我去上边透口气!”
  
  下午周游就因为灵力的消耗而疲惫,回来后没休息多久就连续解石,无论是精神上还是**上,周游的压力都相当之大。
  
  “好的。”
  
  大家的注意力都转移到王浩身上,所以对周游的离去没多大反应。
  
  不过奇怪的是,黄健明居然没留下来跟人竞争,而是与莫老师悄悄的跟随其后,回到了客厅。
  
  林国华见周游过来,将一个瓷盅递了过来,说:“小游的脸色不好,喝点参汤补补精神吧。这是我老婆特地炖给老哥的,现在只能便宜你。”
  
  林国华的心情不错,特别是听到自家沉冤得雪,而成理事被刑事拘捕的消息后,更是笑容满面,招待得诸位客人也倍发用心。
  
  “多谢!”
  
  周游谢完之后,没有第一时间品尝林国华的药汤。他不是傻瓜,知道黄健明和过来肯定有事情,于是坐定之后就问道:“黄叔,莫老师,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希望不是什么坏消息。”
  
  莫老师笑着回道:“不仅对你,对我们都不是好消息。”
  
  黄健明补充说道:“唐天豪又赌涨了,这一次又是颜色罕见的翡翠,重达二十来斤的芙蓉种蓝水绿,恐怕你们的差距又要进一步拉大了。”
  
  蓝水绿,翡翠绿色等级的专有名词之一,指翡翠的颜色透明至半透明,绿色浓且微偏蓝,内部纯净少瑕,玉质细腻,属于高档翠玉。
  
  莫老师忧愁着说:“听说那水头至少是冰种,若不是那蓝水绿的颜色不是很均匀,否则总价值绝对超过三千万。饶是如此,当场就有人提出以两千两百万元的价格收购,但是被唐天豪拒绝了。”
  
  周游纳闷道:“怎么这个唐天豪的运气这么好,尽能开出那些颜色特殊的翡翠。”
  
  黄健明说道:“不仅我们有怀疑,连南阳玉协和帝王珠宝都有怀疑。因为这两块暴涨的翡翠毛料都是在同一个摊位上出来的,可别人去那里购买毛料,几乎是亏多赢少的局面。”
  
  莫老师说:“奈何不得的是,我们根本没证据说他们造假,毕竟唐天豪解石的时候,那些翡翠都是全赌的。”
  
  黄健明再说道:“现在南阳玉协的人已有专人在那个摊位站哨,看看他们究竟是怎么交易的。”
  
  “做人做到唐天豪这个地步,连解个石头都要被人怀疑,真是悲剧。”
  
  周游虽然叹息,但也无可奈何。
  
  如果利用外围摊位作弊,周游、慕容和宁元浩实在抓不到什么把柄。毕竟人家的毛料来源没必要跟你交代,哪怕周游他们知道那摊位的毛料是经过某些高手特殊挑选,本身质量就好得没话说的,但也咬不进唐天豪半刻,只能无奈地接受这个恶心的结果。
  
  不过南阳玉协的人去站哨,或许还能起一点震慑作用。
  
  林国华倒是有点旁观者清的感觉,说:“小游如此镇定,甚至还能讽刺唐天豪,足见你有十足的把握。”
  
  黄健明和莫老师稍微一愣,苦笑了开来。
  
  “不说唐天豪的事情了,烦躁。”
  
  周游摆了摆手,问道:“那个成理事怎么样了?”
  
  黄健明回道:“那家伙倒也是奇人,好色好赌,欠钱无数却还肆意挥霍,居然有几个同类型的案底在警局里,可谓是累犯了。不过他最近似乎开窍换了一种游戏方式,依仗着一点小身份玩弄那些入世不深的小姑娘,最近他的家里还在闹家变呢。”
  
  林国华恶狠狠地说道:“这次一定要让他彻底翻不了身。”
  
  黄健明说道:“只要他进警局,我们就通知那些借钱给他的人,让他好好体会一下被人追债的滋味。不过其中一些关键环节,还需要你们林家去负责,毕竟你们才是地头蛇。”
  
  林国华点头道:“这个当然。”
  
  那天的际遇给林家留下了永不磨灭的记忆,林家上下对这个成理事可谓是憎恨入骨,甚至还超过了幕后主使的秦家。现在能有这样的机会,自然是赶尽杀绝,不给对方留半点余地。
  
  结束这个话题,黄健明马上进入下个环节,说道:“小游,公盘已过去两天,明远玉协相当部分人都体会过其中的滋味,不是准备去旅游就是打算回去,估计我们的实力会被削弱不少。”
  
  “没关系!”
  
  周游淡淡地回了一句,表示很淡定。
  
  对于周游来说,他在明远玉协只不过是挂个名而已,所谓的利益和义务几乎跟他沾不上边。无论他们走多少人,都对周游没什么影响。
  
  黄健明不是傻瓜,能听得出周游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马上将自己刚刚想到的建议说将出来:“小游,你每天都要看这么多的毛料的确是够累的,不如明标就别去看,让我们稍微关注一下就可以了。”
  
  周游点头回道:“正有此意。”
  
  顿了一下周游又说道:“我打算跟王浩和唐义云合作,让他们率先将明标区的毛料挑选出来,最后我再做定夺。这样不仅可以节省大量的时间,也可以提高大家的赌涨几率。”
  
  “唐义云?”
  
  黄健明听到唐义云之名,当即露出思绪的眼神。
  
  唐义云作为翠玉阁的赌石专家,他的责任就是为马胖子服务,估计帮翠玉阁看毛料就没那么多的时间了,更不说帮周游。
  
  于是黄健明建议道:“估计唐义云在翠玉阁都忙不过来,怎么可能抽出时间帮你呢?”
  
  周游笑着回道:“我只是想让他帮忙找出那些表现复杂,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定夺的毛料而已。唐义云是翠玉阁的信心保证,马平云几乎与他寸步不离,看得死死的,我可没傻到请人家帮我免费打工。”
  
  林国华点头道:“以你跟小浩的关系,相信他很乐意这样的工作。”
  
  黄健明点点头。
  
  莫老师笑着回道:“事实上我也可以帮上忙的。虽然老头子的赌石技巧不是很出色,但多少还是能减少你的工作量。”
  
  周游听得眼睛一亮,马上谢道:“那就多谢莫老师了。”
  
  黄健明也赞叹道:“还是莫老师高风亮节!”
  
  林国华说:“现在小游解放了不少,暗标就能看得更加的仔细,对这一次的惊天对赌可是相当的有利。如果小游能在这两天解出一块高价值的翡翠,恐怕对方的阵脚就要大乱了。”
  
  周游笑着回道:“有的,我明天就去取出存放在公盘的毛料。”
  
  黄健明听得激动不已,说道:“好的,我明天让人安慰个位置,让你可以轻松解石。”
  
  周游想起存在公盘的金丝种菠菜绿、金丝冰种和满绿冰种,信心就膨胀起来。虽然这些毛料的成本都不是很低,但随便一块都能为周游赚到不少的金钱,特别是那块金丝种菠菜绿,虽然这块是三块明标里品级最低的,却是分量最重的,足足有二十斤之重,在准高档翡翠里算是难得的级别;在此之外,那金丝种菠菜绿的丝线飘得很漂亮,而且底子均匀,水头不错,综合来说是同类型翡翠里的佼佼者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去年京城一个拍卖会里就拍出一只质地细腻的同类型翡翠手镯,当时拍出了近百万的高价。如果按此推算的话,恐怕这块翡翠的总价值就不会低于一千五百万了。”
  
  想到这里,周游隐约看到某些人难看的表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