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暧昧专家 > 669:白玉圆玺
第669章白玉圆玺
  
  米家竟然是革命烈士的后裔。
  
  想到这里,大家不免对这个家族而尊敬。即使大家对米家的印象不怎么样,却不妨碍大家对米家重新认识。
  
  至于周游,则是另一翻意思了。
  
  “白玉圆玺?”
  
  周游看着展现出来的玉玺,心神开始翻江倒海。
  
  周游曾记得有一枚同类型的圆玺出现在港岛数年前一个大型拍卖会,当时以4625万港元刷新了御制印玺的世界拍卖纪录。按照现在的炒作氛围,这枚同类型的圆玺即使不能创出新高,那也能保持大约的价格。
  
  著名节目主持人介绍道:“诸位,这枚传国玉玺的直径和高度同为4.7公分,以温润晶莹的白玉精琢而成,玉质细腻,顶部利用质料本身的特点雕成尊贵不凡的龙腾图,印面还有有别于其他玉玺的印记,虽然比其他的玉玺多了有一股诗情画意,却不失宫廷皇家风范,孰为难得。”
  
  周游听得直点头。
  
  这份介绍显然是经过充分研究的,不仅点出了白玉圆玺的特殊性,也渲染了它的艺术价值。
  
  程飞虎嘀咕道:“当初米家要拿这东西出来,我还稍微反对一下的,毕竟是传家之宝,怎么为了一点虚名而拿出来呢。但是岳父大人却说这枚白玉圆玺保存完好,字图清晰,边饰无损,是东方艺术顶级奢侈品中的精品,但米家的声誉不需要奢侈品来点缀和衬托,现在能拿来奉献力量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周游也觉得有道理,古人有言:玉虽有美质,在于石间,不值良工琢磨,与瓦砾不别。玉器的工艺水准和钮工的精粗直接影响一方玉器的价值。清代是玉器制作的鼎盛时期,玉器加工艺高度发达。眼前这枚白玉圆玺可以说是清代玉器制作的代表之作,雕琢奇巧、精致传神,构图精美和谐,达到好料精工的完美结合。可惜奢侈品毕竟是奢侈品,只能拿来点缀,却不能做为一个有底蕴有力量的家族的代表。
  
  想及于此,周游不由得想起那些传说级别的神器,似乎没有一件是拿来摆设的。
  
  神器,国之神器,若这个国家的神器只是拿来观赏、摆玩的艺术品,不就是变相地说明了这个国家的浮夸、奢侈之风吗。
  
  周游和程飞虎嘀咕思绪之间,场面的竞价也到了白热化。
  
  目前的价格是3333万,虽然是港元,但价格依然夸张。以这样的趋势,超过4625万港元的拍卖记录完全不是问题。
  
  “3888万!”
  
  霍老出手了。
  
  他的出手不在于价格,而在于态度,表明了他支持米家,看好米家。连身份最是显赫的霍老都如此,其他人自然会有样跟样。
  
  只不过要超过霍老的价格,那就有点敏感了,在场还没多少人那么大胆。
  
  玉雕宗师郑老出声喊道:“既然你们不出,那老朽就来吧,4000万!”
  
  作为名扬海内外的宗师级人物,郑老的确有资格与霍老稍微叫下板的。不过他的姿态不是跟霍老作对,而是给其他人继续竞争下去的机会,让大家有机会更加积极的宣扬自己的慷慨。
  
  霍老跟郑老点了点头,表示感谢。
  
  他刚才出价后就有点后悔了,生怕大家因为自己的身份而让步。若不是郑老出手,场面的确那样的趋势,作为主人家的能避免这样的尴尬,自然得多谢郑老。
  
  “4088万!”
  
  其他人也开始跟了进来。
  
  周游和程飞虎相互看了一眼,微微而笑。和老之前的举动的确值得表扬,但是米家的大气更是众人的焦点。相信接下来的东西,不会再比前边两个出色的了。
  
  程飞虎突然说道:“小游,霍老今晚最大的错误不是刚才的出价,而是他没邀请你。如果他邀请你的话,你怎么也会奉贤一件宝贝的,到时候肯定会成为所有人的焦点。”
  
  周游却回道:“我才不想在这样的场合成为焦点呢。”
  
  程飞虎“嘿嘿”一笑,说道:“跟我同个心思,事实上我也对这样的聚会有点不爽。不过若不是这样的聚会,港岛那些隐秘的慈善基金根本经营不下去。”
  
  “嗯!”
  
  周游是深有体会。
  
  中国实在是太大了,不少方面都难以顾及,即使国家机器也难免有所疏漏。若不是没有那些慈善组织的补充,还真不知道会闹出什么妖蛾子。
  
  “很精美的近代陶瓷?”
  
  时间推移,米家的白玉圆玺最终创了新的高价,以5188万的价格成功拍出。无论是拍得成,还是组织方,又或者是米家,全部都是皆大欢喜的场面。而第三件拍卖品果然如周游所料的,一下子下降了不少层次。
  
  周游的眼力的确出色,看了几眼就看出是现代陶瓷艺术家王锡良的作品。
  
  在近代陶瓷艺术品的拍卖上,虽然屡有佳迹,民国初年景德镇绘此瓷名家汪晓棠的作品——人物故事粉彩瓷板四件曾以超过200万的高价拍出,制壶大师顾景舟的上新桥壶以504万的高价成交,他的此乐提梁壶的成交价为436.8万元,仿古如意壶的成交价为313.6万元,大掇球壶的成交价为190.4万元,这些都可谓是现代陶瓷艺术品的颠峰。但与动辄千万的国宝级艺术品相比,还真逊色了不少,至少在这里就不可能成为亮点。
  
  程飞虎说道:“我听说等下有一套完整的近代茶具套件要出售,很想拿下来招待客人,但估计价格也不会低到哪里去,你等下帮我评估一下吧。”
  
  “不用等下了。”
  
  周游的眼光何其毒辣,早就看到准备拍卖的第四件拍卖品,说道:“是汪晓棠大师的作品,的确值得收藏。只不过价格别太高了,高了的话就没意思,还不如去竞拍明清的古瓷器呢。”
  
  汪晓棠,清末的陶瓷美术大师。他少时在杭州以绘制纸绢扇为生,积累了丰富的艺术底蕴。而在汪晓棠的作品里,以人物画最著名,他所画仕女,俏丽妩媚,姿态轻盈,衣褶如行云流水,设色精细淡雅,深得改琦、费丹旭一派精髓。
  
  而这些出色的艺术风格都被汪晓棠融合进陶瓷工艺之中,使得汪晓棠的陶瓷艺术品美仑美奂,极有收藏价值。
  
  “知道了。”
  
  程飞虎对价格倒不是很在意,他在意的是面子而已。
  
  之前他去过周游的家,被周游拿出了十二月神杯的强悍组合来招待,心里痒痒的,现在遇到这样的好机会自然要了结一下梦想。
  
  第三件结束,第四件出来。
  
  程飞虎也不愧是程家的接班人,展现出异常的豪气,以高出合理价格4成的价格拿了下来。虽然被周游诋毁为败家子,但程飞虎依然不为所动,乐呵呵地接受周围嘉宾的赞赏。
  
  紧接着几件都没什么出色的,虽然场面气氛热烈,但也没第一和第二件那么精彩。
  
  可就在周游本以为就这样结束之时,压轴的亮点出来了。
  
  著名节目主持人以欣慰的笑容介绍道:“下边有请秦家捐献的第九号拍卖品,也是我们这一次的压轴亮点。”
  
  听到这里,和家和米家都不高兴了。
  
  感情他们之前的功夫都白做了,秦家才是真正的主角。
  
  周游则阴笑道:“我倒是想看看主做珠宝生意的秦家会收藏什么宝贝!如果好的话,我倒不介意帮你们一把;但若是差劲的话,那就休怪我点面点破你们了。”
  
  程飞虎早知道周游是这个脾气,也不去理会,认真观看。
  
  秦家落米家的面子,就等于落程飞虎的面子,他自然不会高兴。若不是给霍家面子,程飞虎肯定会给他们,以及那个偏袒的所谓主持人好好上一节礼貌课。
  
  “居然是这东西!”
  
  周游看到推车出来,就不禁惊呼出来。
  
  程飞虎纳闷道:“是什么东西?车上的深色丝绸都没掀开,你怎么知道里边是什么东西的?”
  
  周游知道自己露了马脚,连忙找借口:“刚才他们出来前检查了一下,恰好被我看到了。本以为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仔细一想,才知道秦家的手笔是多么的阔绰。”
  
  “呃!准确来说也不是阔绰!”
  
  周游随后补了一句,让程飞虎纳闷不已。
  
  程飞虎问:“你说话怎么这么怪的?”
  
  此时著名节目主持人则开讲了:“诸位,这一次的拍卖品是秦家特别奉献的。它不是什么历史名器,也不是帝王用品,但它的罕见程度却比那些所谓的杯子、玉玺还要罕见。”
  
  “这是什么话!”
  
  “这分明是针对我们两家啊!”
  
  程飞虎开始咆哮了,若不是周游拉住,他肯定会上台把这个不知情趣的主持人打一顿再说。
  
  如此险恶的推销,不用说也知道是被收买的。
  
  不仅是程飞虎愤怒,和老和米老也都如此,连作为主人家的霍老也是相当不爽,觉得在自己的晚宴上居然还玩这样龌龊的手段,实在不是一个贵族世家的风范。
  
  呼!
  
  丝绸被掀开来,场面的哗然声也起来。
  
  著名节目主持人依然不为所动,卖力地介绍道:“诸位,这是由秦家的著名设计师亲自设计,所有材料都由秦家一力提供,总价值超过亿元的王冠。秦家还给它起了一个很有味道的名字:月华之冠。因为它最大的亮点是在无光的地方能发出皎洁的光华,俨然漆黑里的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