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暧昧专家 > 693:水落石出
第693章水落石出
  
  没有血腥,没有慷慨激昂,更没有闪烁的灯光,赌石界的第一高手宝座就在这样寂静的氛围下悄悄落下了帷幕。
  
  除了在场的六个人,没有人知道结果是什么,即使别人问起,在场的六个人都高度保密。
  
  又争到一个第一的头衔,可是周游却高兴不起来,不是因为他厌恶所要承担的压力,而是因为一些人为的、莫名其妙的因素总是在滋扰着他。
  
  这不,完成任务回来的莫甘乖巧地站站在周游的跟前,等待周游的回应。
  
  周游将到手的资料收好,不住地点头道:“松菱财团、美旗银行!不错,连到那个莫名其妙的印尼军阀也过来了,事情倒是有趣。”
  
  雨宫琴月则说道:“老板,目前元真集团处于全面停产阶段,不仅市里闹了不少的声音,连上边也有声音,据说这一次弄掉了不少人,连明远市以前那些被打击下去,潜伏下来的人物也都被清理掉了。”
  
  雨宫琴月出现在周游的别墅里,倒是有点罕见,不过她这一次纯粹是公事,倒不是要玩什么暧昧。
  
  周游狞笑道:“看来那些大人物终于坐不动了。他们觉得是我们这一次的遭遇小孩子的游戏,随便让我们折腾。现在帝王版元真液全面消失,豪华版的则是全面断供,他们又回到那种医生随行左右的日子,估计不是很习惯,想回到过去了。”
  
  元真液经过一年的沉淀,已经确定为某些老一辈人物的养老保健品,让某些上了年纪的老头子还能保持精神和活力。
  
  可是元真液也不是万能的,对于那些已经腐朽的身躯,只能做到暂时改善,短暂维持而已,想要做到永久性强化的地步,那至少得是完美版元真液的境地,帝王版也只是维持的时间稍微久一点而已。
  
  现在元真液全面断供,对平民大众倒没什么影响,大不了就是多运动点而已,可对于某些身体腐朽的大人物来说,那就是关系到未来还有多少日子的事情,说是身家性命也不奇怪。
  
  所以,以游戏的角度看待这一次事件,最终让他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雨宫琴月叹息道:“老板,这样是不是太绝了,我们也亏损不少啊。”
  
  周游回道:“我宁愿让元真液永久消失,也不会吞下这口憋屈之气。他们要玩,我就跟他们玩得彻底。反正没了元真集团,我还有千均集团、明远博物馆、龙雀楼等等,根本不怕继续折腾。”
  
  周游之所以如此偏激,因为元真集团的事件不仅没如想象的那般迅速消沉下来,而是越闹越大,最后闹到要元真集团公布配方,让公众检验的离谱地步。若是那些商业上的敌人也就罢了,可就是有些不甘心蛰伏的人,比如朱家、秦家、周不韦那一派系的人,将松菱财团、美旗银行当成太上皇的人开始利用政治手段来压迫周游他们屈服。
  
  元真集团若是失去了元真液,那就等于失去支柱,没存在的意义了。既然如此,周游也就干脆来个一拍两散,让绝大部分的人都没有元真液,把事情无限扩大开去。
  
  当然的了,一直都支持着周游他们的许老、华老先生和程老爷子,周游很是客气地将有限的帝王版元真液,甚至是完美版元真液悄悄送过去,算是对他们的支持的一种回报。
  
  雨宫琴月犹豫着说:“老板,不少人托面过来说,希望事情能大事化了,小事化无,甚至连市局里的人也希望我们能恢复生产。”
  
  周游继续摇头:“等我哪天的心情舒畅了再来吧。”
  
  周游才懒得理会那么多。
  
  周游现在财大气粗,完全是输得起,也亏得起,可是某些人就支撑不住了。因为元真集团无限期停产,使得元真集团的工人们遭受了无妄之灾,突然断了收入来源。而他们也知道元真集团是被政治迫害的,都想让这间给待遇很好的集团公司继续办下去,自然不会去元真集团***,而是找上了那些过来找麻烦的部门,比如过来查封元真集团的某某局,比如恶意摸黑元真集团的某某媒体,倒是闹出了不少的群众事件。
  
  雨宫琴月劝说道:“老板,许豪那里的压力也很大啊,直接受影响的工作就超过了两千之数,间接影响的恐怕要十倍于这个数,这可是十分可怕的群众事件啊。”
  
  周游也知道许豪那里的压力很大,甚至许省长那里也有不少的压力,不过游戏既然开始了,那就得继续玩下去,玩到某些人崩溃为止。
  
  雨宫琴月见劝说周游无果,只能暂时搁置元真集团的事情,转问道:“老板,既然现在知道一切都是松菱财团、美旗银行搞的鬼,还有那个不知所谓的印尼军阀,你为什么不主动采取反击呢?”
  
  周游反而询问开来:“反击?我为什么要反击?”
  
  雨宫琴月瞬间噎得没话说。
  
  经过这段日子来的调查,程飞虎、许杰和莫甘他们都查出了不少的资料,甚至连吞文的车祸根源也抓了出来。以元真集团为核心,其他的事故在短时间内全部都纠缠过来,除了有朱家、秦家等熟悉敌人的影子外,还有松菱财团和美旗银行在幕后捣鬼,特别是美旗银行,在中间扮演着核心和联络人的角色,一切的事故都是由他们操作出来的。
  
  周游突然笑了开来,说道:“那个白痴一般的吉米莉,还有美旗银行那个作为美旗银行亚洲区负责人的父亲,他们做了最愚蠢的选择。我相信不用多久,你们就能听到他们的诸多丑闻。”
  
  周游顿了一下,突然狞笑道:“赌马还是要继续赌的,但那只是开始而已。我会利用这个让这两个财团稍微出点血,吸收点教训。至于后续的问题,那就不是我所能估计的,但至少让吉米莉变得一无所有,从最高贵的位置掉下来,相信这样的事情还是比较容易的。”
  
  雨宫琴月听得心底直发寒。
  
  她不知道周游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可怕,简直就是一个疯子。不过一想到对方为了报复、打击周游,居然对周游身边的人下手,差点弄死了吞文,而王浩、江军他们也在最近一段时间差点出事,甚至周游的名字在国际杀手界里留了名字,这些事情完全是超越了周游的底线,难怪周游会发疯。
  
  王浩、江军的事情倒很简单,无非就是欺诈,林国栋只是一个开端,后来还有不少故意针对龙雀楼的陷阱,若不是王浩和江军聪明,够定力,否则十个龙雀楼也完蛋了。而这些事情,王浩和江军都没跟周游说,因为他们怕周游分心。若不是莫甘偶然间说出来,周游还不知道呢。
  
  如此恶劣、无底线的敌人,试问周游如何不气,如何不怒。
  
  总之,周游现在就是跟松菱财团、美旗银行不死不休。
  
  周游突然问道:“莫甘,我有一件事要拜托你,可能要耗费不少的时间,不知道你有没时间呢?”
  
  “有。”
  
  莫甘肯定地答道。
  
  帮周游办事是最愉快的事情了。之前偷袭一匹马就得到了百万,刚刚替周游完成一个有明确目标的侦察任务又得到了三百万的酬劳。这样的报酬,比他们之前卖命才赚到的那些不知好了多少倍。
  
  周游开门见山地说道:“松菱财团、美旗银行在国内有不少的产业,其中不少是跟**官员勾结的。我要你做的就是找出证据,让松菱财团、美旗银行在国内的名声扫地,迫使那些喜欢做表面功夫的所谓部门不得不做出抉择。”
  
  “是的。”
  
  莫甘思绪了一下就回道:“这样的事情很是简单,毕竟要对付的那些**官员而已。”
  
  周游说:“之所以让你们做,因为你们的身份比较特殊,即使出事情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我不希望你们出事情,只希望你们给我交上满意的答卷。”
  
  莫甘马上回道:“请老板放十万的心。如果莫甘不能完成,就不会回来见您了。”
  
  周游对莫甘的能力和效率很是信任,不会再说什么,挥了挥手。
  
  莫甘也乖巧地退了开去。
  
  雨宫琴月没想到周游居然这么大胆,把主意打到那些**官员的身上。只可惜雨宫琴月是***人,不能理解周游这一代人对**的憎恨。他以前是没能力,现在有能力也有需要,自然不会跟那些人客气。
  
  “哎……”
  
  眼见事情会越闹越大,但雨宫琴月根本无力阻止,只能叹息结束。
  
  不过雨宫琴月过来也不是来当说客的,最后直入主题:“老板,即将到来的赌马有没信心呢?还没开始,表面的盘口就汇集了超过30亿的筹码,那些黑市的肯定要数倍于这个数字呢。”
  
  “有,如果没信心,我刚才做的那些都是废话!”
  
  周游转看向房间外的大青,笑道:“若不是在天赐身上得到灵感,否则我才懒得陪他们玩这么凶险的一局呢。”
  
  雨宫琴月纳闷道:“怎么跟天赐扯上关系了?”
  
  周游回道:“你不用知道,只需知道天赐跟大青的打架,却给我打出了一丝几乎必胜的灵感。”
  
  “不会吧?”
  
  雨宫琴月满脸的不可思议。
  
  只可惜周游是绝对不会说破的,即使最亲密的人也不离开。因为他这个动作也属于作弊,而且还是最玄幻的作弊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