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绞明 > 第10章 父母的教导

  【签约合同已经发出去了,要投资的尽快!】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如今正值大明朝兴盛时期,但是许多老百姓依旧没有过上好日子,就比如大明朝最富裕的江南地区,不少地方90%以上的农户都是佃户,依靠租种地主土地为生。
  老百姓遭受地主阶级的压迫和剥削,当他们无法生活下去的时候,一小部分老百姓选择造反,更多的老百姓则是选择逃离自己生活几十年的家园,就像是青山寨的第一代人那般逃进深山中。
  现代世界里,对明朝时期的人口数量有过各种猜测,比如万历年间,有人认为达到八千万人口,有人认为一亿人口左右,甚至有人认为超过一点五亿人口。
  来到这个时代,方南亲身感受下,认为现在明朝的人口绝对会超过一个亿,外界能够被统计有户籍的人口就已经非常多了,还有众多逃进深山中无法被统计的山民。
  山民就是外界对于居住在深山中没有户籍的人的称呼,广东多山林,单单是属于惠州府永安县的山林中,就不止青山寨这一个山民的居住点。
  居住在深山里,基本上每个村寨都会出现猎户,村寨之间虽然相隔的有点远,但是几年几十年下来,猎户们总是会意外发现其他村寨人踪迹。
  大家都是山民,相似的遭遇让村寨之间能够友好相处,同时村寨之间也会进行交易。
  青山寨是运气好,能够找到这么一处好地方居住,其他大多数村寨的农田可不多,青山寨相熟的杏花寨善织布、虎头寨临近铁矿而居善打铁,青山寨的农田多粮食产出多一些,便拿出多余的粮食与杏花寨换取布匹,与虎头寨换取各种铁器。
  几个甚至十几个村寨组成一个圈子,相互帮助在这深山中坚持的生存下去,不过深山中也有一些无法得到的必需品,比如盐,就得到外界获取。
  也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青山寨实行的是公有制,其他大部分村寨也是实行公有制,内容多少有些不同,但农田都是共有的。
  ……
  方南一行人走在农田中,跑得快的学生已经到了自己父母身边,帮着父母干活。
  青山寨的人们一边干活,一边有说有笑,自家应该在读书识字的孩子跑过来帮忙干活,大人们自然要询问一番。
  “二娃,你们不是在读书识字吗?怎么过来了。”二娃的父亲问道。
  二娃则回答道:“老师说今天上午的课业结束了。”
  “课业结束了,那二娃你都学到什么了?认识几个字了?”二娃父亲旁边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好奇的问道。
  二娃:“今天老师没有教我们识字,老师告诉我们为什么要读书识字,之后还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让我们明白要尊重老师。”
  “二娃你知道为什么要读书?”
  二娃:“知道,老师说读书识字就能到山外面过上好生活,有大房子住,有各种好吃的食物,还有漂亮的衣服穿。”
  听到二娃这话,周围成年人们面色不一。
  比较年轻的人不知道户籍的重要性,看向二娃的目光充满羡慕,他们也想到山外面过上好生活,也想住大房子、吃好吃的、穿漂亮衣服,可惜他们没有成为方南的学生,没法读书识字。
  年龄大一些的人知道户籍的重要性,他们是山民,就算能够读书识字,没有户籍,就无法在外界生活,不过他们也没有将这件事说出来,以免打消孩子的学习兴致。
  知识是能够一代代传承下去,即便现在没有办法用,他们的子孙后代总有用到的时候,那些神话传说不就是一代代传承下来的。
  读书识字的事情过去,又有人向二娃问道:“二娃,你们老师讲的故事是什么,你讲给我们听听。”
  “是呀,是呀。”周围好几个人附和道。
  长辈们的话,二娃自然要听,便开口说道:“老师讲的故事叫‘程门立雪’,讲的是几百年前有个大官……”
  二娃这边的事情发生在农田各处区域,大人们都好奇孩子们在课堂上学到什么,孩子们都老老实实回答大人们的问题。
  说到“尊重老师”这件事情的时候,方南的学生最大的才15岁,见识不如成年人,成年人更能明白“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话语的意思。
  最开始青山寨是没有木匠的,不过有人喜欢木匠活,钻研一些时间,手艺提升,便成为公认的木匠,木匠会收下几个弟子,教他们木匠活,弟子们对待木匠师父非常的尊敬,如同对待自己父亲一般。
  木匠是教授木匠活,方南则是教授读书识字,两者都是传授一种本领,本质上是相同的。
  “对,木子,你年龄是比老师大,但是老师教授你读书识字,你一定要尊重老师。”
  “儿子,你要是不尊重老师,我将你腿给打折。”
  “大牛,以后老师说什么话你都老实照做。”
  才那么短功夫,学生们心里还没有多少对方南尊重的想法,毕竟之前几年时间里,大家都同辈相交,甚至一起打闹,无法适应突然转变的身份地位。
  现在大人们都要自己尊重老师,长辈们的话自然要听从,心中对方南老师的尊重多了几分。
  甚至有几位大人想着是不是要自家孩子给方南磕头,木匠收弟子的时候,弟子都要磕头拜师,不过想了想方南的年龄,还是将事情放下。
  反正方南也没有要求,他们也不会主动提出来,方南对于他们这些大人们来说依旧是一个小辈,让自己孩子给方南一个小辈磕头,想一想就感觉别扭。
  这个时候,大人们都忽略了方南寨主的身份,或者说谁都没有在意这寨主身份,青山寨主要还是以辈分来排高低,青山寨的事情主要由辈分最大的几人来决定。
  方南走过来,也听到自己学生和长辈们的对话,不自觉的,方南脸上多出几分笑容。
  方南自知要让年龄比自己都大的学生尊重自己听自己的话不是短时间能够做到的,现在有长辈们的教导,这中间的时间就会大大缩短,对方南来说是一件大好事,这是方南主导青山寨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