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封神之后传 > 第五章 五岳

  通天教主微微点头,道:“不错。只要你刻苦修炼,待你身上封印尽数破解之时,你将实力不俗,升至金仙之境也未可知。”
  姜子牙不禁喜不自胜。
  片刻后,通天教主又道:“我尚有一事不解。据我所知,从前,你的修为在同门中居于末等,仅在地仙边缘。可你身上的封印解开一重之后,原有法力恢复甚多,似此,你的境界当在金仙上下。这又是何缘故?”
  姜子牙惘然道:“弟子不知。”
  通天教主展颜一笑,道:“也罢!你且回洞去吧!”
  姜子牙道:“弟子有一事不明。不知弟子与截教结有何怨?师尊若是知晓前事,还望告知弟子,以解吾惑。”
  通天教主沉思过后,道:“往事不提也罢。”
  姜子牙思虑片刻,道:“弟子向师尊辞行。”
  通天教主早有预料,道:“你想离开此地?”
  姜子牙道:“弟子现已是获罪之人,不可长留此地。此番神将受伤,天庭吃了大亏,必会集结天兵神将,再来蓬莱岛寻我。如若牵连师尊及师弟,罪过大焉。”
  通天教主横眉向天,道:“你现为截教门徒,我身为教主,断然不会弃你于不顾!纵是天神来犯又能怎样?我必以一己之力护你周全。”
  此番言语出自圣人之口,诚恳至极,直教姜子牙感动得热泪盈眶。
  姜子牙哽咽道:“我意已决,还望师尊放行。”
  通天教主喟然太息,道:“既然你去意已决,我也不便强留。”
  他思索片刻,道:“由此一路向南,有一海岛,名曰金鳌岛。那里灵气尤其旺盛,你可到那岛上去隐身藏迹。”
  说话间,他自怀中取出一卷竹简,道:“此乃《北斗真经》,对你大有裨益。你可依书上所写炼气凝神,修炼进度必会突飞猛进。另外,《道德真经》与《黄庭经》也要按时诵读,不可懈怠。”
  说罢,他又从袖中取出一柄手掌大小的铁锤,道:“此宝名曰紫电锤,由九天玄铁炼化而成,威力强大,是一件后天至宝。此锤可大可小,使用口诀你要记牢。”
  随后,通天教主将口诀传与姜子牙。
  通天教主挥了挥手,《北斗真经》和紫电锤缓缓飘至姜子牙面前。
  子牙将书简和铁锤捧在手中,含泪道:“师尊之言弟子谨记于心。师尊授业之恩弟子决然不会忘记。只是弟子重罪在身,不能报答。待他日重获自由,必当重返蓬莱,以报师恩。”
  通天教主点点头,不舍之情溢于言表。
  姜子牙起身正欲离开碧游宫,忽听得宫外雷声滚滚,其声响竟比先前还要惊天动地。
  此时据黄天祥离开不过半个时辰。
  姜子牙知道天庭不肯善罢甘休,必会再遣神将来蓬莱岛,却未料到竟如此之快!
  通天教主携姜子牙来到碧游宫外。
  只见蓬莱岛上空乌云密布,阴风飒飒。云中鼓声大作,震得地面上的碎石子都不断跃动。
  云开之处,闪出一队人马。
  为首的一员神将手提金攥提芦枪,胯下骑着一头五色神牛,金盔金甲,好生威风!
  来者非是旁人,正是五岳之首,执掌幽冥地府一十八重地狱、总管天地人间吉凶祸福——东岳泰山天齐仁圣大帝——黄飞虎!
  “叛仙姜子牙还不伏法,更待何时!”
  这声音犹如虎啸,穿云裂石,回荡在天地之间。
  截教众门人吓得魂不附体,肝胆俱裂。
  唯有通天教主与姜子牙定力非凡,面不改色。
  李甲朝通天教主施了一礼,惶然道:“老师,姜子牙触犯天庭,身获重罪。不如将其交给神将,以保蓬莱岛平安。”
  通天教主摆摆手,道:“尔等退下。”
  李甲等人自知不便多言,皆怨恨不平地退至紫芝崖下。
  通天教主仰首向天,道:“来者可是黄飞虎?”
  黄飞虎高声道:“正是黄某!”
  通天教主道:“你本是殷商镇国武成王,后来反商投周,与姜子牙共事。看在俱是同僚份上,此番可否退回天庭,放子牙一条生路?”
  黄飞虎道:“如今我乃天神,奉昊天上帝之诰命行事,怎敢抗命不遵。况且,姜子牙竟敢刺伤我儿黄天祥,我又怎能忍气吞声!”
  通天教主冷哼一声,道:“我看天庭神将皆是薄情寡义之人!”
  黄飞虎勃然变色,道:“休要多言!闻聘、崔英、蒋雄,你三人速去将姜子牙拿回,不得有误!”
  黄飞虎身旁冲出三匹马来,马上坐着三员神将。
  其中一人骑黄马,金盔金甲,手拿托天叉,正是中岳嵩山中天崇圣大帝——闻聘。
  一人骑黑马,乌盔乌甲,手拿八楞锤,正是北岳恒山安天玄圣大帝——崔英。
  还有一人骑白马,银盔银甲,手拿五爪抓,正是西岳华山金天愿圣大帝——蒋雄。
  三人当下一齐风风火火地朝姜子牙冲来。
  姜子牙早已取无形剑在手,凝聚出三尺剑刃,随时准备迎战来敌。
  三员神将驾坐骑落在紫芝崖上,将姜子牙围在垓心。
  紫芝崖上顿时飞沙走石,卷起一阵旋风。
  风中不断有寒芒闪过,如点点流星,与金色炼气交相辉映。
  三员神将武艺不俗,手中兵器各有特点,却也一时不能取胜。
  姜子牙自知武艺不是长项,战至十合,即纵身一跃,跳出战圈。然后捻诀颂咒,祭起无形剑来。
  无形剑在姜子牙手指的指引下,犹如一道闪电,飞速朝三员神将激射而去。
  闻聘等三人虽为神将,然法力低微,且无形剑攻势极快,更是难防。是以三人皆被无形剑所伤,不能继续作战,败归本队。
  黄飞虎在五色神牛上见姜子牙一出手即伤了三员神将,顿时怒发冲冠,欲驾五色神牛下界。
  早激怒了一旁的另一员神将,此人自斜刺里冲出,宛若一道流光,携风带电,破开云雾,径直奔向姜子牙。
  姜子牙执剑在手,迎风独立,身上道袍猎猎作响。
  喘息之间,一双巨斧已迎头劈下。
  姜子牙忙举剑招架。
  斧剑相碰,发出一阵清越之音,卷起一阵劲风。
  子牙只觉得这斧上似有千钧之力,直震得双臂发麻,虎口作痛。所幸他有真元护体,如若凡人硬接这一斧,必是骨断筋折。
  借此时机,姜子牙定睛观看。
  只见面前有一大汉,面如锅底,一副赤髯,两道白眉,眼如金铃。头戴九云烈焰飞兽冠,身穿锁子连环甲,外罩大红袍,腰系白玉带,背上背着个红葫芦。骑火眼金睛兽,举两柄湛金斧。。
  正是南岳衡山司天昭圣大帝——崇黑虎!
  此番遣神将来捉拿姜子牙,昊天上帝极为重视,五岳正神竟一齐出动,其阵仗可谓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