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仙从养妖开始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嘘,我们正在蓄灵

  朴十八回到了选手席,再不言语。
  执事当即宣布:“第五场,唐小虎胜!接下来是第六场,战武堂冯雅仙。”
  “我认输!我也打不过他!”
  执事刚叫完名字,对方便已认输,这让观众席一下子沸腾了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连续两个都弃战?”
  “就是呀?难道刚才那场把他们都镇住了?不太可能呀?也没多激烈,就是花里胡哨的,挺好看而已。”
  另一个道:“你懂什么?那叫意境!懂不懂?即使练气中期巅峰也未必就能领悟到意境!你以为那些白花都是摆设?敢不敢亲身体验一下?就怕你扛不住!”
  “哎~!我看那,他们这是明哲保身,不愿意以身犯险。若是在此时身受重伤,他们自己的晋级之路也就终结了。”
  “有道理!”
  “正解!”
  观众席议论纷纷,选手席也在窃窃私语。不少人望向正在被抢救的花卿谡,不禁一阵心悸。
  执事看到这种情形,不禁深深地看了唐小虎一眼,当即也不迟疑,接着大声说道:
  “既如此,那就进行第六场,青木院白赫禧。”
  “我也认输!打不过!”
  执事一脸黑线,直接道:“那么第七场,赤火台迟延寿。”
  “我也不行!打不过!”
  执事瞪大眼睛,已经有了怒意,“那么第八场,战道馆方铠武。”
  “我就更不行了!我也认输!”
  执事大怒,“你们都怎么了?!一场比斗而已,又不会伤及性命!如此畏畏缩缩,还有仙家风范吗?第九场,丹阳院墨崇礼!”
  “我……”
  “嗯……?”
  “好!我上台,我上台就是!”
  墨崇礼苦着脸上了擂台,对执事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又对唐小虎施礼。
  唐小虎还礼,两人开打。执事这才面色恢复平静,退到一边。
  可脚还没站稳,只听台上扑通一声,墨崇礼四脚朝天,一脸钦佩地道:
  “多谢师兄手下留情,小弟感激不尽!”
  “承让!”
  执事呆住了,这还有完没完呀?这分明就是放水嘛!但他也无奈,人家程序正确,你也挑不出毛病。于是黑着脸走上台来,高声宣布:
  “第九场,唐小虎胜!接下来可是最后一场!大家都注意了!只要这一场唐小虎还能胜出,他便可以晋级黑铁场。好!话不多说,第十场!”说到这里,执事环视了一下众人,目光闪过一丝狡黠。
  “第十场,黄石阁陆采双!”
  唰唰唰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观众席的一个角落。
  此时陆采双正在从陆采依手中抱着的布包里拿糖炒栗子,被众人齐刷刷地盯着看,不禁有些发懵。
  “啊?怎么还有我呀!”陆采双萌萌地瞪大眼睛,她下意识地偷眼看了看向唐小虎,不禁面色微红。
  “哎哎?她脸怎么红了?有故事呀!”
  “是呀!刚才好像就是他们俩在对话,还说是要一起去吃大餐呢。他们什么关系?”
  “哎呀~!你们都闭嘴吧!人家一个单纯的小妹子,又没招你们又没惹你们,留点口德好吗?”
  陆采双在众人的议论和注视中,起身走向了擂台。
  唐小虎斜眯了执事一眼。这执事却根本没理他,态度从容地退了回去。因为,他敢断定,陆采双胆子再大也不敢在这最后一场放水。因为如果这样,就会引起长老团的注意,说不定还会被当成舞弊案进行彻查,无论彻查结果如何,都会对唐小虎的名声造成一定的影响。
  “我……要不……”陆采双走到唐小虎身前,也想说认输二字。
  唐小虎微微一笑,笑得很阳光,正好此时一缕阳光从空中斜照下来,正照到唐小虎洁白的牙齿上,陆采双又看痴了,他今天还是那么好看,他的牙还是那么白~~!
  咳咳!执事轻咳了两声,高声宣道:“第十场~!,开始~!”
  可是,两个人依旧没有动,陆采双依旧痴痴地望着唐小虎;唐小虎的笑容也依旧那么温暖。
  “可以开始啦~!”执事眉头皱成了川字,再次提醒。
  天上的那一缕阳光更加夺目了,朵朵彩云主动让开了这一丝缝隙,让温暖的光线挥洒下来,笼罩场中的二人。
  仿佛世界一下子变小了,小到只有一个小圈圈。
  而这个小圈圈里也仿佛只能容得下,你和他!
  已经没有我……
  “可以开始啦~~~!”执事在努力地刷存在感。
  忽然,唐小虎伸出了一只手,挡在了执事的脸前,云淡清风地说了句:
  “嘘……我们正在蓄灵!”
  “你说得……不,他说得对!”陆采双义正言辞。
  执事嘴角抽了抽,心想:我信你个大头鬼!还蓄灵!明明是在眉目传情好吗?偷偷互送了不知多少菠菜,以为我们不知道?当我们瞎?!
  台下众人此时也开始热闹了起来。
  “哎?你们看,我就说他们俩有问题,你们还不信!”
  另一个坏笑着,拿着腔调道:“师哥~!这秋天的菠菜可新鲜了,送你两捆?师妹~!你也需要补补,咱这菠菜是自家产的,纯天然绿色无公害!师哥你真好~!师妹你也……”
  众人被他逗得哈哈大笑,陆采依黛眉轻蹙,不仅一抹酸意涌上鼻尖,她恨恨地瞪了身后那些骚客一眼,转头看向台上,却不禁有一丝落寞。
  南宫雪似笑非笑,依旧不动声色。
  姜羽却偷偷走到她的身后,悄声说道:“本来我只听到一些风言风语,没想到你还真对他动了情。呵呵呵!你喜欢的,我一样也喜欢。放心,以后我会好好招呼他的!”
  南宫雪没有回头,淡淡一笑:“你随意,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姜羽在南宫雪的肩头轻轻地拍了两下,转身大步离开了观雨台。
  此时,台上的两人也终于有了新的动作。
  “好妹子,咱们好好打一场吧!让大哥也见识见识你的真本事。”
  “好!听你的。”
  于是二人各自退后,保持五丈左右的距离。
  这个距离是很有讲究的,既能让你做好防范准备,又不至于距离太远,遭到远程大招攻击。
  唐小虎并没有用双刀,怕伤了妹子。陆采双也没有拿出灵器,只是单手一拂,三张符箓凭空出现在身前。
  陆采双手掐法诀,娇叱一声:“炎火道!三乌逐日!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