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上古绝脉 > 第295章:怎能轻易结束

  “噗。”
  漆黑剑光划过长空,似是无声,却有惊雷猛然炸响。
  远处断魂殇身处在神行符箓之中,眸间有着惊愕和恐惧出现,他没有想到江晨那掷出的黑色长剑竟然如此迅猛,其威势更是可怕无比,须臾之间割裂了数丈空间,就是来到了他的近前。
  层黝黑光芒在他的身上出现将他的全身点亮起来,整个身体在此刻连带那一身黑袍全部变成了黑色,幽深无比,在这片刻之间,断魂殇仿佛变成了一滩幽水,全身上下丝毫看不出人类模样。
  即便如此,灭魔长剑周身上下煞气涌动,从远处撕裂长空斩杀到了神行符箓笼罩的光芒上。
  “嗖。”
  灭魔长剑斩到了那一滩幽水中接着从符箓光芒笼罩的另一面直接穿透而过,从黄沙中斩过,直接没入数百丈的沙地中,响起了一声轰隆爆响。
  可是即便如此,那符箓之上的光芒也是点燃在了断魂殇的全身,符箓上闪动的璀璨光芒仿佛是燃烧到了个极致,瞬间消失不见了光芒。
  莽莽黄沙之中,原来断魂殇站立之地,哪还能看到一个身影,入眼所及之处,唯有黄沙在远处无尽的怒吼。
  一但如果细细看去的话,在那断魂殇站立的地方倒是有着一小滩鲜红的血液出现,很显然刚才灭魔一击对断魂殇也是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还是让他跑了?”
  江晨眉头不免皱了起来,仍自己的反应速度已经快到了一个地步,仍是没有赶的上神行符箓点亮的光芒。望着断魂殇原先站立之地,江晨不由的将须弥戒指中的那张神行之符捏在了手中,但是仔细想了想手中的符箓最终没有被点亮。
  “为了断魂殇,浪费我这神行之符也实在不应该。”
  权衡了一番后,江晨还是将神行之符放了回去,这张神行符箓价值连城,更是千金难求,在关键的时刻更是能够保自己一命。
  眼下如果但是为了追杀断魂殇将这神行符拿浪费出去,那可真就是得不偿失了,更别说这断魂殇遁走的方向也是不确定。
  这一张神行符箓下去,也不一定能够追的上断魂殇。
  摇了摇头,江晨将噬血长剑收了起来,跨出数步,将灭魔长剑也是召了过来。
  将灭魔长剑掂在手中,一种朴实厚重的感觉出现,于此同之的也有种更加使剑于心的感觉,很显然在刚才的一番战斗之中,他和灭魔长剑的默契也已近提升了许多。
  而且说从刚才的使剑过程,以及最终发出的那一击来看,江晨有一种感觉出现,这灭魔长剑的等阶就是比起噬血长剑还要高上一头,甚至可以说已经是玄阶上品中顶阶的存在,就算是在上一步半步地阶灵器也是有可能的。这毫无疑问对于江晨来说是个难得的好消息,这样在‘葬天’不能轻易暴露在众人面前的情况下,拥有灭魔后他的战力又在无形之中又是上了一个阶段。
  “这事情怎能够轻易的结束。”看向了地上那已经渐渐被黄沙掩埋的血迹,江晨的眸间那抹阴冷却是未曾散去。从断魂殇前来阻杀自己未死开始,这样的生死之仇绝不会轻易结束,更别说还有两名假丹境界的武者就此交代在了这里。眼下在这战争遗迹中,断魂殇遁走的方向不确定,而且从之前断魂殇能够准备找到自己的方向来看,他手中更是有手段把握自己的行迹。
  要想找到断魂殇也并非是一件易事,但眼下想要将这后患解决的话,也只能是等待时机了,因为眼下还有一件事情等着他去做。将已经身死的单云和断玉身上的须弥戒指收了起来,江晨只是粗略的一看,这假丹期的身家就是比起之前已经算是肥的玄照境界武者,还要强上不上。
  但是就中品灵石来说二者加起来也不下数千之数,更被这里面还有些丹药,和功法灵技还有灵器之类的东西。
  不得不说,这打家劫舍确实是一件非常容易发家的手段,如果是单从方面来说,那位于中立之地的那片区域,号称是‘无法地带’,更可以说是这些劫掠者的天堂。收拾起心中的念头,江晨目中缓缓恢复了清明和平静,这些须弥戒指江晨收起来心中没有罪恶感,但至于真正去做这样的事情,他绝对是不会去做的。
  做人,有底线和原则是需要坚持的。
  “想来自入遗迹之前,那股莫名的危险感觉一定是出自断魂殇的身上。”
  江晨微微伸了伸双臂,眸中银光闪动,淡淡银白色的氤氲在周身笼罩不断,他心中那种隐隐不舒服的感觉已经消失不见了。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现在暗箭虽在,但这暗箭就是连剑羽都已经折没了,估计连箭头现在都被磨光了。很下在这遗迹之中,就是连假丹期武者才能争锋的中间之地,他都有实力可以过去一探究竟了。
  如果是在遗迹中间遇到了鼎铭宗,阴邪宗的那几位,这就变得有意思许多了。”
  嘴角泛起了微微弧度,江晨倒是想起了昔日在霸灭墓葬的一幕中,在那几人面前他可是毫无还手之力,可是眼下来看,当初那个毫无还手之力的自己,实力已经达到了假丹境界这如果真正的说起来,任谁听到,都会感到不可思议。
  谁能想到,昔日一个废材,在短短的几年之内,崛起到了这般地步而谁又能想到,这样的一个弟子,今后又会在这方大陆之上创造出怎样的奇迹。
  抛却心中闪过的思绪,江晨将遗迹灵盘从腰间取了出来。
  “眼下这中间的那几处地方现在还不是去的时候,先和师兄回合在起再说。”
  江晨低头看了过去,在这灵盘之上,光芒点点闪动不休,零零整整的光点分散在遗迹的各个地方。当然这遗迹中的位置,除却最外围,都不是江晨首要关心的,他将目光看向了最外围的地方,在那遗迹灵盘中,有着些许的光点正聚集咋一起。
  江晨眸中一凝,这些外围聚集的光点有很大可能就是星成济等人聚集的地方了。而切从这灵盘上面闪动的光点来
  看,很显然距离也不是多远了“现在也该走了。
  将遗迹灵盘和那先出现的传音玉简握在手中,江晨身上灵力光芒再此亮了起来。
  “腾。”
  道银白色的虹光自那黄沙之中骤然踏起,循着遗迹灵盘上面闪动的光点,向着远处疾驰而去
  战争遗迹的外围,一处遗迹灵地前,枯黄的大树遮天而起,枝干向四周蔓延而出。
  “还不准备走嘛。”一声冰冷的呵斥,在这方灵地前响彻了起来。
  只见在那灵遗前,一个身影看起来有些模糊的身影,双手抱胸挺在那枯黄大树前。眼神中泛着冷冽,周身明显没有多么强大的气息释放而出但是一眼望去,却是此间任何人都不敢轻视。
  而刚才的一声冷冽却正是这人口中传来。
  在他的身后还有数道人影站立,这些人影身上散发的气息却是丝毫不弱,就是其中低的,也有着玄照后期的修为。
  而这些人中,柳聪赫然就在其列,他的身影此刻也是虚幻浮动,周身上下气息浮动不定,有着淡淡煞气还残留在他的身上。
  “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又有何等的实力来染指这里”
  “告诉你们,这一方灵地是我们的,你们从哪里来滚到哪里去。”柳聪的神色上有着鄙夷,冷冷道。
  而就在这几人的对面,正是着一行人,这行人不是别人,正是星成济几位来自碧落宗的弟子以及一位来自鼎铭宗的弟子。
  星成济的站在了这几人最前列其他几人分列战在了星成济的身后,不过从现在看来,星成济几人的情况很不好。
  站在最前列的他则更为尤甚,那魁梧的身影之上,此刻有着丝丝的血迹在出现,胸口之处更是有着一道蔓延数尺的血痕。
  而来自修罗峰的另一名弟子,和包括来自鼎铭宗的那名武者,身上也有着丝丝血痕出现,很显然也是受了不轻的伤。
  倒是碧落宗的那两名女弟子,除却面色苍白之外,身上反倒是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
  “他娘的。”星成济的口中低骂一声,双眸睁大,紧紧的盯着前方的鼎铭宗和阴邪宗武者。
  也就是刚才的对峙中,原本阴邪宗的几位弟子和自己这方来看从表明上来看旗鼓相当,也就一直僵持没有动手。。
  可是谁曾现,就是这对峙之中,从远处又赶过来几道身影,而且这些身影偏偏不是别人,正是来自阴邪宗的几位,这几位的到来对于星成济几人来说,无疑就是雪上加霜,直接打破了短暂的平衡。
  战斗一触而发,来自对面八位玄照境界武者的攻击一起朝着此间的五人轰击而来,虽然在第一时间星成济已经做出了指挥和调度,但结果却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