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灵驸马爷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千里追杀

  洛雨听到远处的呼喊,他这次没跌下云头,战争还没结束,不能大意,他随手一挥天月出现在手中。
  一道红光闪过,将两个若水长老拉了出来,正是混元绫,他随手扔了两人一瓶解药,两人相视一笑,活着也挺好,退到一旁稍作休整。
  不管阵中是羡慕嫉妒恨,洛雨举起手中长剑,一道数百丈剑芒出现在虚空。
  啊!
  众人惊惧交加,这一剑能将他们全部劈碎,一个个面如死灰,此时他们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啊!杂碎,你敢!”一声冲天怒吼,祁骄阳长发飞起,双目喷火,指着洛雨怒喝。
  接着祁骄阳带着整个仙域,朝凌儿撞去,显然动了真火,要一击退敌。
  “我不但敢杀他们,还敢灭了你!”洛雨冷哼一声。
  啊!
  祁骄阳狂吼,声震九霄,洛雨才不管,叫能解决问题,弄个大喇叭得了。
  他一剑劈下,虚空破碎,剑气横飞,大地一阵晃动,数十个长老的法宝和肉身瞬间被蓝色剑光淹没,血肉纷飞,惨叫声戛然而止,各色法宝掉落一地,洛雨随手一挥收入囊中,这般操作还是那般娴熟。
  之云和另一位长老惊呆,不过很快,他们也加入斗法之中。
  洛雨看那边银甲士兵已经快死伤殆尽,虽然是奇袭,但是那边的士兵可没喝酒,药力对凡人作用也不大,本来就没多深功力,只不过练过聚气罢了,能散到哪里去。
  洛雨看到在祁骄阳的猛攻下凌儿嘴角溢血,他不禁心中大急,一道光芒打出在云霄炸开,若烟花一般绚烂,若水方军队动了,他们开始点燃火箭。
  呀!
  凌儿仙域被打破,倒飞了出去,祁骄阳果然是世家首席,道行深厚,主要是他的法宝太玄妙,竟然压制了紫凤仙剑,空间之力本就凌驾于五行之力上。
  洛雨一步踏出,接下凌儿,朝远处飞去,将凌儿放下就冲了上去,如果不拖住祁骄阳,战局都要被扭转,他一个人能横扫一片。
  “小心,他法宝太厉害了!”耳边传来凌儿担忧的声音。
  洛雨知道自己的道法也被克制了,飘渺术用不上,天月更是抵挡不住,不过他还是要拼一把,大好的战局决不允许被反转。
  祁骄阳正咬牙切齿,看着洛雨飞了上来,一言不出,上来就打下,玄空镜薄雾中一道光芒射出,穿透虚空而来。
  洛雨急忙打出太极图,同时手中天月挥出,仙宫出现在虚空,朝着前方迎去。
  轰轰轰!
  那白光势如破竹,稍微一滞打碎了太极图,去势不减打在仙宫上,仙宫一阵晃动,化为漫天蓝色的光点。
  洛雨一步踏出,光芒一闪消失在原地,祁骄阳脸上一丝冷笑,白光将洛雨的残影打的粉碎。
  下一刻无尽的剑光汇聚出洛雨的身影,他出现在祁骄阳面前,祁骄阳惊怒交加,一声大吼,要朝后退去。
  洛雨怎么可能给他机会,冷冷一笑,拳头上五色光芒闪耀,带着玄妙的闪电之力打在祁骄阳的胸口。
  哗!
  一声破碎声传来,祁骄阳倒飞出去,嘴角溢血,脸色潮红。
  “护心镜!尼玛!”洛雨甩了甩震的发麻的拳头,怒骂道。
  祁骄阳冷笑一声,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冷笑道:“飞仙诀,在我玄空镜下,所有空间道法都无用,受死吧!”
  “小心!”凌儿娇喝一声,看出祁骄阳要动真怒了,这玄空镜玄妙无比,完全克制了洛雨的空间道法。
  “我这玄空镜禁制空间,受死吧!”祁骄阳冷笑连连,他对自己的法宝信心满满。
  洛雨嘴里发苦,这祁骄阳的确是目前他碰到最强的年轻一辈了,主要是那法宝太厉害了。
  洛雨随手一挥剑炉顶在了头顶,脚踏太极图,手握天月仙剑冲了上去。
  祁骄阳将玄空镜一抛,瞬间飞向高天,将方圆数十丈的虚空映成白色,空中的每一颗尘埃都清晰可见,尘埃纹丝不动。
  洛雨想施展飞仙诀逃离,结果一步踏出,傻眼了竟然还在原地。
  哈哈哈!
  远处传来祁骄阳的笑声,笑声中充满讥讽之意。
  “你还是别费力气了,乖乖受死!这玄空镜中有混沌之力,先有混沌后有天!”祁骄阳手中出现一把银色长枪,长枪剑气纵横,不是凡宝。
  他大喝一声,长枪瞬间化为数十丈长,朝洛雨刺来。
  “不要!”凌儿大喊一声,冲天而起,带着仙凤紫金剑冲来。
  而那边军营中已经到处是火光,齐国将士死伤大半,朝远处退去。
  祁家长老也已所剩无几,若水门只是折了两个长老,毕竟优势是压倒性的。
  众人看洛雨被禁锢住,不禁心中焦急,但是那法宝过于强横,看凌儿冲去,众人急忙拦住,这是飞蛾扑火。
  洛雨看着飞来的长枪,将剑炉推到面前,结果那剑炉竟然可以自由移动。
  祁骄阳大惊失色,满脸惊骇,这镜子的玄妙,他可是再清楚不过的。
  “你真当这是赵公明的二十颗定海珠吗?禁锢天地!”洛雨冷笑一声,心中惊喜,这炉子是啥宝贝。
  那长枪能在这片天地飞行肯定有玄妙之处,不过剑炉突然射出一道乌光将那长枪吸了进来,禁锢在剑池之中。
  祁骄阳虎目大睁,法诀连点,银枪一阵晃动,似乎被无形的绳索捆住,却无法脱离。
  “哈哈,这才叫禁锢,你那是水货,宝贝我要了!不必谢了!”洛雨哈哈笑道,这笑容说不出的贱。
  剑炉既然有这般妙法,他立刻盯着那虚空中的玄空镜,脸上一丝玩味。
  凌儿他们也惊呆了,这是什么炉子,看起来不过是一个铸剑炉,怎么这么玄妙,还能禁锢法宝。
  “各位请清理逃兵,这里交给我了!”洛雨微笑道,此时他已是一身轻松。
  众人全部朝远处飞去,要抓俘虏了,光芒四射,飞向远方。
  凌儿不放心则是飘在远处虚空,盯着两人,她实在放心不下。
  “我想要镜镜!”洛雨撇了撇嘴,看着虚空中的玄空镜,淡淡道。
  “你这个家伙,静静又是哪个?”凌儿闻言立刻气的跺脚,怒声道。
  “额!误会,是那个镜子!”洛雨一阵尴尬,指着天上的镜子,淡淡道。
  看着两人打情骂俏,完全无视他,祁骄阳恨的咬牙切齿,不过他还是没懵逼,急忙召回宝镜。
  朝远处退去,如果玄空镜都无法克制那剑炉,他便束手无策了,那人还要收他的法宝,这可是镇派之宝,被夺了他可没脸回去了。
  洛雨怎么可能放任他回去,这宝物对他的威胁太大了,他一步踏出顶着已经透明的剑炉跟了上去。
  那边若水门长老已经收拾大齐士兵,飞了回来,只见这边战局已经彻底反转。
  众人只见洛雨前方一个巨大的透明剑炉,炉内三昧真火,火光大盛,剑池中一杆银色长枪被禁锢在火焰上方。
  众人跟着洛雨朝前方飞去,为洛雨压阵,洛雨法诀一点,剑炉中火星飞出,瞬间化为流星火雨,房屋大小的火球,朝下方冲去。
  一副末日来临之象,下方河流被瞬间蒸干,山头化为飞灰,大火焚天。
  祁骄阳看着漫天的火球,心中惊骇不已,撒丫子朝远处飞去。
  一追一赶,所过之处全部燃起大火,下方一切化为灰烬,这已是大齐境内,人们惊恐的看着天上的两人,一副人间炼狱。
  半个时辰大火已经烧了三千里,一条延绵数千里的火龙出现在齐国,大火随风四处飘散,人们纷纷逃离,背井离乡,哀鸿遍野。
  一路上有修士上来阻挡,直接被流星火雨烧成飞灰,简直是一场屠杀。
  以洛雨的飞仙诀,那祁骄阳无法摆脱,心中焦急万分,浑身白光四射,朝前方飞去。
  眼看洛雨已经冲到跟前,他惊怒交加,急忙祭出玄空镜,一道白光射出,朝着洛雨打去,虚空破碎。
  洛雨脸上闪过一丝冷笑,看准机会,将剑炉一翻,转向玄空镜,瞬间将白色光芒挡住。
  一道玄光穿透白色光芒,形成一道无形的黑手,那玄空镜一阵晃动瞬间脱离了祁骄阳的头顶。
  啊!
  祁骄阳大喝一声,一道法诀打出,没入玄空镜,只见那玄空镜,一阵挣扎,却于事无补,朝着剑炉飞去。
  轰!
  剑池中突然玄光冲天,包裹着玄空镜,一股巨大的吸力,将玄空镜吸到了剑池中,玄光缭绕,死死的困住玄空镜。
  “啊!杂碎!”祁骄阳疯狂怒吼,看着看玄空镜被收走了,一道法诀打向洛雨,不过那白色光芒瞬间没入剑炉,如泥牛入海。
  洛雨法诀一点,流星火雨再此打出,漫天的火雨罩住十方,祁骄阳惊恐无比,急忙撑起光遁。
  但这火雨蕴含大道,一下打碎他的护体神光,他半边身子被打碎,英俊的面容扭曲,但是顾不上疼飞了出去,保命才最要紧。
  洛雨看着远处一片巨大的山脉数百个深入云霄的山峰,飞瀑流泉,飞檐翘角,那便是祁家的老窝,洛雨便不再追赶祁骄阳。
  身后数千里的三昧真火,火光冲天,照亮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