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雪刀霜 > 第八十三章 超过那个女人 8/10

  正如胡晓玲所说,的确是难以调和。
  胡晓玲的眼中射出一抹怒火,斥责朱明的多管闲事:“如果不是那臭小子打伤了刀疤脸,诸葛凤雏那小子早就签字了;如果不是他生出好奇,诸葛单杰也早已骗了诸葛凤雏;酒吧一事如果不是他捣乱,诸葛凤雏十有八九也会签了字据!”
  在中年男子平静的目光中,胡晓玲咬牙切齿道:“而且他还杀了鬣狗,搞得人心惶惶,鸟飞兽散,给我弄了一个烂摊子,前后各种损失足足有三百万两!这些账怎么调和?谁来负责?
  再退一步说,就算我们肯调和,他哪里来的钱赔偿我们?所以他必须以死来洗刷自己所犯的错误!”
  女人记仇起来,向来至死方休。
  豹爷也踏前一步,低着头轻声开口道:“没错,胡小姐说的是,那小子必须以死谢罪,喝断一百名兄弟们的手,此子不除,后患无穷!”
  中年男子淡淡一笑,似乎早已只知晓这些答案,他挺直了身板,把玩着竹叶青扫视三人,缓缓道:“兄弟们的血债,事关蛟龙帮两亿银子,还有我胡德阳的面子,的确都必须让这小子死。
  只是这些面对沈先生三个字,似乎都不够让我不妥协。”
  钱、面子、以及血债,听起来很热血,很硬气,但如果沈风雷真要抹去它们,胡德阳除了低头,也做不了太多事情。
  尽管蛟龙帮在庙堂和江湖的势力足以让普通百姓仰视一辈子,但是这些对于沈风雷来说都不堪一击。
  沈风雷就像是一座大山,红顶商人这四个字就像是一道锁,足以将蛟龙帮压的喘不过气来。
  十八年前的血战,沈家几乎倾家荡产支援边境,这份底蕴谁敢轻言撼动?
  撼山易,憾沈家难!
  听到胡德阳再度点到沈先生这三个字,发泄完怨气的胡晓玲和豹爷沉默了下来,冷静后才发现自己方才所言是多么幼稚。
  作为华海城真正唯一的声音,沈风雷发话要调和的事情,那么蛟龙帮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在华海城这片地界,谁又能对抗沈风雷的命令?
  虽然沈家在外人眼里就是一个商人罢了,在平民老百姓中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威望,甚至还没有蛟龙帮高,但是华海城顶尖圈子中都知道沈家的底蕴。
  那些常年住在天京城里的一线家族每次心血来潮到华海城视察,都要点名沈风雷这位红顶商人作陪。
  这份荣耀放眼整个华国,都没有几个人。
  传闻有一个二线的将军家的少爷来华海城兴风作浪,生生折腾死了一名无辜的艺伎后,还嚣张跋扈的对寻卫们耀武扬威,吼叫着谁敢动他。
  结果被路过的沈风雷看见了,二话不说就夺过寻卫的连弩将这名少爷打成了残废。
  事后,沈风雷一点事也没有。
  胡德阳自认自己的能量未必低于那家少爷,但是面对始终无法探清底蕴的沈家,却总保持着三分敬重。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并不是敌人强大,而是根本不知道对手究竟是多么可怕,就像是永远只露出冰山一角的冰川,谁也不清楚隐藏在海面下的它究竟有多么高大。
  那是一种让人始终抓不住的无力之感。
  胡德阳到现在也不知道沈家靠山是谁,更不知道沈家又究竟有多少实力,甚至都不知道沈家所露出来的明面上的东西,又占了沈家的几分。
  ……
  第二天晚上,天音阁,第一阁。
  第一阁是天音阁的主阁,是华海城最顶尖的酒楼。
  当朱明跟着沈冰儿和李三思走入酒楼的时候,他不禁感到一阵荒唐和无奈。
  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自己今年犯太岁,只是刚来到华海城一个月而已,就接连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不仅让蛟龙帮的总瓢把子亲自调人砍自己,还让华海城第一家族沈家帮自己出面摆平事端。
  而且更重要的是,自己与唐婉儿也打过照面,这就等于华海城三大势力的当家人都与自己有所交集,但是如果可以重来的话,朱明反而更希望这一切与他无关。
  因为对他来说,一切都还没准备好,现在的进展太快,反而有种富贵险中求的意味。
  朱明已经做出决定,如果胡德阳今晚不太过分,自己就低个头,借助沈风雷的威望将此事压下去,等待机会以后再清算,当然,如果胡德阳过分的话,那就干脆硬碰硬。
  以卵击石,那也得看是什么卵。
  天音阁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布局紧密,其次就是人少。
  不仅客人少,跑堂的也少,可是偶尔见到负责服务的人,却清一色都是气质绝佳的俊男美女。
  就如同在路上李三思说的那样,能随意进出这里的人,绝不会是暴发户,更不会是等闲之辈,
  “客官里面请。”
  见到朱明三人进来,四周几个穿着红色旗袍样式衣着的美女前来服务,她们的笑容很是甜美,且无论是双手摆放在身前还是站立的姿势,步履间都能体现出训练有素的素养。
  甚至这里的每一个美女单独拎出来,都是在普通书院之中可以称之为院花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她们更清楚守口如瓶这四个字。
  “冰儿,你知道吗?”李三思望着酒楼那豪华的装潢,悠悠道:“据说这里的装潢都是从鹿国引进的,价值数百万两,且在这里吃饭最少下来也要一万两,而且这里吃喝玩乐一应俱全,待会吃完饭我带你四处玩玩。”
  朱明闻言淡淡一笑,他知道胡晓玲这话就是说给自己听的,想要昭示双方的不同阶层,也暗示他离上流权贵远一点。
  只是他对这种拐弯抹角的话毫不在意,也许不久的将来,他也会拥有如此一家豪华酒楼也说不定。
  沈冰儿抬头一看,并没有过多诧异,见多识广的她只是淡淡道:“嗯,看起来还真挺不错呢。”
  李三思悠悠一笑:“那你知道这天音阁是谁开的吗?”
  沈冰儿笑着没有回答。
  “华海城的妖女,唐婉儿!”李三思嘴角微翘,抛出唐婉儿的名字:“也就是唐仆射的养女,华海城第一女强人,年轻漂亮,手段阴狠毒辣。
  不过你也不用惊讶,能和胡帮主与沈伯伯平起平坐的女人,怎么可能简单呢?
  不过话说回来,她比起你们沈家,还是要差一些的。”
  她适时的炫耀起自己:“等将来有机会,我一定会超越她!”
  ps:要死了要死了,全身爆炸了,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