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天运石 > 第三章 惊变重生 第二节

  匆匆时间飞逝,人间已是,是十年。
  阳春三月间,万物复苏时,这时节,正是一年播种时间。
  天风山左外围五十里的吴家村,一处低矮的庭院中,传来一阵阵急促的声音。
  “吴婆婆!吴婆婆!茹姑姐姐姐快不行了!你快来吧。”听声闻人,便知说话之人,正是那当年的小丫头云竹。
  “来了!来了!急什么啊。”一声稳重的声音传罢,一穿厅堂,脚步稳稳地,走来了一位六旬妇女,来人正是吴婆婆。
  十年间,再看这吴婆婆,那圆脸两鬓间又多了些许白发,脚步却越发的稳重厚重起来。
  穿厅而过,来到左侧厢房门前,一挑布帘,走了进去。
  一进屋,顿时一股血气迎鼻而来,显得整个屋子,都有一股不祥的预兆。
  一个二十三、四的少女,顿时急急的走过来,伸手一指床上方向,着急的说道:“吴婆婆,你快瞧瞧吧。”
  吴婆婆闻听,双手不动,圆脸一曲,搓了搓鼻子,定睛一瞧床上情况,不由得大惊道:“哎呀!破血症不好!弄不好孩子要不保不住了。”
  床上那二十七、八多岁清秀妇女闻听,顿时大惊道:“啊!不行啊,求求您吴婆婆,你可要帮忙啊。要保住孩子啊!这可是!这可是!端哥的唯一骨肉啊。求您了!”
  说完一手扶床,就好像要起身,就立即要向吴婆婆鞠躬之意,这时再见那清秀的脸庞上,顿时流出了两行清泪。
  吴婆婆一见此情,立即冲上前去,双手猛的一按,朝着床上,两眼一蹬,命令式口气,对茹姑说道:“别动,躺着。”
  茹姑一看,她如此表情,从小跟她便知她心意,也不敢说话般的瞧着她。
  一时间,也是使得此时在一旁的云竹那小丫头,也一时之间大气不敢出的,静静站着瞧着,此时的场中情况起来。
  这时只见吴婆婆,身子一整,脸色一正道:“要说这事,还是要看你茹姑啊。”
  “我想生下来,无怨其他。”茹姑虚弱的答道。
  吴婆婆一见她坚定如此,知道也不好多劝,于是道:“好!老婆子我接生接了一辈子生,从不接破血症的伙计,今日就破例一会,云竹打水去。”
  云竹闻听,立忙一挑布帘,急急的跑了出去。
  再一挑布帘之际,云珠便打水回来。
  顿时,屋外传来了阵阵微风。
  “嗯!起风了,云竹关窗、关门。”命令式对云竹说道。
  云竹听罢,顿时知道事情的重大,也不敢带慢,赶紧的关好了门窗,而随着门窗关停之际,室内顿时暗了下来。
  而与此同时窗外的世界,风却渐渐吹了起来,一片乌云放罢,顿时,四周围天空,也渐渐的暗了下来。
  说来也是奇怪了,此时从乌云放罢之间,一瞧之下,竟然是,乌云只笼罩此时的,小院落四周围,而此时的,小院落外围,
  依然是,春和日历之间,在此时,艳阳高照一般的,
  平静如常!
  这时屋内吴婆婆,早已准备好了接生工具,轻轻一扶床上的茹姑,柔声道:“茹姑努力啊!”便是已经准备接生了。
  而这时,窗外世界,风渐渐的大了起来,天空那片乌云,也将将得,越发浓厚了起来。
  “啪啪啪”几滴雨滴落下,下雨了!
  雨开始渐渐的落了下来。
  良久良久,一个时辰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室内,吴婆婆喊道:“茹姑努力啊!!”茹姑大汗淋漓的哼哼着,仿佛要用力的往体外推着什么?此时非常的吃力。
  这时窗外的雨,却越下越大了,而那天边的乌云,也是越来越黑,云层中竟然有了丝丝的小电光,一时间,煞是好看。
  而此时,接生还在继续着!
  “不行,这样不行使劲啊茹姑。”随着吴婆婆那一声的,呼喝传来。
  再看茹姑身下,刚刚露出半个小脑袋的婴儿,不知道为何,好像又往回缩了回去一些。
  “不行啊,茹姑使劲啊。”吴婆婆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次的声音,让她感觉是那样的严厉,连着一旁跪坐的云竹,也大气不敢出的,握住了茹姑得手,使劲的看着,床上的茹姑起来。
  而这时,再看窗外的世界,雨下得,也越来越大了,以倾盆之下之势,“哗哗”的打在了厢房外,那石板地上,产生出了一股悦耳动听的乐章。
  抬头再看那天空的乌云,也渐渐的发出了亮黑色,乌云中的闪电,也越聚越多,好像马上就要宣泄而下。
  此时,床上茹姑,在听到吴婆妈的那声历喝后,将全身力气,使劲往下一顶,再看身下那个小生命时候,
  浑然间,由刚刚出头部,瞬间出的,只剩最后一段小脚丫。
  而此时的吴婆婆一看,正想拿着产钳子,拉拽小生命。
  “恩,怎么回事?怎么又回去了。”
  随着这一声,吴婆婆的疑问声音传罢,再观那小生命,突然间又缩了回去,回到胸口距离。
  诡异啊!真是极端诡异啊!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了,风也越来越大,而那天边的乌云,也渐渐的越来越浓厚,发着黑色的光。
  而乌云中的闪电,也越聚越多,仿佛再也不能聚出一丝,看情况就好像马上,就要冲出乌云限制。
  厢房内,情境是那样的诡异!
  “我老婆子接生了这么多年,还从了没见过这么个情况。不行,茹姑你必须要使劲了!”吴婆婆口气更严厉的对着床上的茹姑说道。
  而一旁的云竹也是道:“茹姑姐姐使劲啊!”同时握着茹姑的手,也越来越强烈了。
  茹姑再听罢二人言语,自是知道厉害,于是便是,使出全身吃奶的力气,朝着身下而去。
  “啊”的一声嘶吼传过,顿时间,身下血水咕咕的,猛的喷了出来,而再看时,汗水早已浸透茹姑那丝绸灰衣。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了,风也越来越大。
  那天边的乌云,也是越聚越多,已经发着紫黑色的光芒,而乌云中雷电,也越聚越满。看似再也无法聚满的样子。
  就在这时,只听天空咔嚓一声,一道雷光闪电打了下来。
  与此同时,屋内只听砰地一声,随着又一声“哇哇”的哭声,一个带着鲜血的小生命忽的落了下来。
  “生了,哈哈!”吴婆婆一声大笑传过,便是双手勤快的麻利剪断脐带,又十分快捷的将那个小生命,在水盆中清洗了干净。
  而此时的云竹,也帮忙扯了一块布将孩子包住,二人惊喜中,不得不感叹,这孩子真是命运奇强。
  “哦,对了快快把孩子给茹姑看看,”吴婆婆顿时忙道。
  二人在转身再瞧向床上时,顿时大惊,悲伤而来。
  此时再看茹姑时,早已魂归冥府而去多时了。
  风还在继续,雨也越下越大,天空中乌云的雷电,还在继续的倾泻着。
  而显得室内是那样的沉静,静的就是一根针掉在地上,也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嗨!这苦命的孩子啊!这可真是一命换一命啊。”吴婆婆此时见罢,脸上不禁掉下了泪来,
  “吴婆婆,您也别伤心了。呜!呜!这孩子既然生了下来,也该取个姓字名谁不是。”这云竹也聪明,想引开吴婆妈的心头不快。
  这时只见,吴婆婆双手一抹眼泪,双目一瞪云竹道:“蠢丫头,说的什么蠢话,这天风山方圆一百里内的,那些十来个大户,就是到了济阳镇的某些势力人物,那个不知道这孩子他的爹是谁?。”
  说完只见她双手,又轻快的拿起了,刚才茹姑死前握着的那半快玉佩。
  又一伸右手扯了一段红绳,双手麻利之间,打了个结绑起了玉佩,就是慢慢放在了包裹小生命布兜里。
  仔细端详了一段时间,眉头一舒之间,好像决定了什么,坚定的说道:“这名字啊,我老婆子取了。”
  说完就是缓了缓,一阵思考,又是道:“咱们老辈里那给孩子取名,都取个实在名字。而且啊,这孩子命硬的像个石头,老天爷开眼,命运出了奇的好。就叫郝运石吧。”
  也不知道是孩子听到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竟然停止了哭泣,闭着眼睛,嘎嘎的发出了笑的声音。
  而此时,窗外的世界竟然神奇的,风也停了,雨也住了,那天边的乌云,忽然间,消失不见。
  顿时间,又恢复了那晴朗的,阳春三月时光。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