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天运石 > 第六章 灭门绝杀 第一节

  喊杀声,惨叫声以及“叮叮叮”的兵刃相撞声,结合在一起,充满着整个木枯寨。
  鲜红色的血液,以及死透了的发出臭气的尸体,又集合在一起,出现在通往木枯寨中央,聚义广场外的道路上,随处看见。
  顿时间,两者相融冲蚀着整个木枯寨,显得是那样的死寂与恐惧,木枯寨仿佛像是在最后的挣扎,但是,其结果已成定局,早已无力回天。
  灭门!就是灭门的气息!
  四周五十于丈的聚义广场,院墙大门已经关闭,而院墙上站满了人,仿佛是在等什么,又好像是在垂死挣扎。
  而在大门外,则是站满了许多身穿白衣和许多身穿青衣,胸前写着《风》字的弟子。
  一目细瞧之下,顿时间,便可瞧出,进攻人员,显然比院墙上,还在守护的人员少出许多。
  不过这时,好像进攻停止了,好像进攻的,这些人在等什么?又好像是在蓄势,想一鼓作气,直下最后目标,场中形式,就这么瞬间,停顿了胶着下来。
  仿佛冲淡了相互之间,那种敌视的态度,气氛显得是那样的,诡异不可测的压抑,令场中众人,产生出了一丝丝不安,震颤感觉。
  “呸,这帮榆木不化得的定西。”郝处银清啐一声,狠狠的望向广场的大门。
  转身对后面的吴科阴阴的道:“吴科啊!牧山主什么时候到啊?”
  只见吴科满面笑容的对答道:“禀告寨主,牧山主马上就到。”
  “哦,对了汪峰啊,咱们去济阳镇,请的天地双雄沈氏兄弟来了么?”
  “禀寨主,沈氏兄弟说了,晌午时分过后,就能赶到。”只见一白面四旬中年人,应声道,让人一看便知正是三长老。
  看了看天色,郝处银银牙一咬忖道:“哼!这帮食古不化的东西,真是处处与我郝处银为难啊,尤其是那个老不死的毛老头,还有那个执法长老向长天,简直是食古不化。”
  暗自想完,又瞧了瞧山路,又暗自思考了起来“要不是林儿,我那苦命的孩子,出了那档子事,也不会拖到今天起事,MD这个郝运石小畜生,真是死都死了,还阴魂不散的,在我心头搅和,弄得我一时心乱不已。”
  于是间,暗暗地,更加恨起郝运石起来。
  仿佛一听这个名字,都会让他血脉狂暴异常。
  “哈哈,处银老弟,你可真是做的干脆利索啊。哈哈”一声低哑的大笑声传来。
  只见远处走来,一位圆脸大眼的的,身材短小的五旬老者,天风山山主牧刚到了。
  郝处银一见,就是双手一抱拳,嘿嘿干笑的,迎了上去“牧山主到来,本寨主有失远迎。见谅见谅。”
  “哈哈,老弟修的客套!否则,你老哥哥我不答应啊”牧刚故作生气地道。
  于是郝处银,顿时就是,嘿嘿干笑的,又是赔礼道歉了一番,引着牧刚带来的众人,向前方走去。
  “嗯,还有不少弟子在做抵抗。”牧刚望向大厅方向,惊异声道。
  “还有五十六名低级弟子,都是些负偶顽抗之徒,不值得重视而已,不过,毛老头和向长天还在,所以我没有动手。”郝处银阴阴的回答说完。
  “哦,原来如此,老弟果然谨慎,不过放心,你老哥哥自会与你想办法。”
  “哦,老哥哥你要现在进攻?”郝处银咦声问道。
  “当然。”牧刚回答道。
  “可是那毛老头和向长天,可都是十一层巅峰境界啊。”郝处银谨慎的应声道。
  “哈哈,放心放心,处银老弟你大可放心,你老哥哥我来帮你,我两位师叔可是说了,等此间事了,保你做天风山副山主,到那时,咱两家并一家其乐融融啊。”牧刚哈哈大笑道。
  郝处银一听此言,顿时大喜,连声道谢。
  “哦,对了,我要求你做的事情,你可做了?”牧刚回身询问。
  “牧大哥,本寨主已将这些年,木枯寨所有存货,准备了两大车,已经在次等候,只等此间事了,便可直奔天风山。”
  牧刚一听,顿时大喜“好好,处银老弟真有你的啊,咦?你还称寨主?”
  “哦,哈哈”郝处银尴尬一笑。
  顿时间,两人大笑的的声音,也引起了旁边的吴科胖脸一张,与汪峰瘦脸一迷,也跟着长笑起来。
  一时间,四人的笑声响起之间,仿佛最后目标是死人,不值一提,是那样轻松写意!
  “可是,我还请了,济阳镇的沈氏兄弟。”郝处银的阴阴的声音,打断了众人笑声。
  “老弟啊!这可就不好办了。”牧刚一听此言,顿时面色一拧正色道
  “这是为何?”郝处银接着疑问道。
  “你可知,前两日,济阳镇镇主林云的说客,早已经在沈府,呆了两日了。”牧刚回道。
  “啊,那这么说。。”郝处银大惊。
  “恩。虽然,他们们二人,现在没应下,但是将来济阳镇客座长老的位子,早晚是跑不了的。”牧刚肯定的回应道。
  此话说完,顿时让在场四人感觉情况严重起来。
  为什么?因为那个人,那个济阳镇天风山周围范围内,唯一聚气境的修玄者,济阳镇镇守林云,一个包括天风山在内的,整个济阳镇数百里范围内,高高在上的存在。
  “看来不行了,必须要行动了,王磊吹风哨召集弟子过来,进攻!”只见他说完,便带领四人以及三十二名弟子向大门冲去。
  这时随着“叮叮咚咚”声音在此处再次传来。攻防战拉开了帷幕。
  “咚咚”声音再次响起。毛清儿望向那大厅的,快残破不堪厚重大门,回身向毛天峰瞧去。
  这时只听“噗”的一声,毛天峰吐了一口鲜血,毛清儿一见此时情况,顿时大惊道:“爷爷你没事吧。”
  “无事。”毛天峰回应。
  “呵呵,天哪你不开眼啊,我毛天峰无能,今日是我木枯寨三百二十四名寨中弟子,死于非命,我对不起处端老弟啊。”同时,望向还在坚守的木门弟子们绝望的道。
  而此时,“咚”的一声传来,再见场中情况时候。
  木门再一次巨力一撞,显得越发的不堪了起来,情况是那样的危危可极,这时,只见指挥众弟子防守的向长天,回身长叫一声:“大长老,快顶不住了。”
  毛天峰一见,此时情况,顿时猛地一抽身,咬牙大吼一声:“众位弟子!听我号令放弃防守大门,退到我身边来。”
  众位弟子一听,顿时防守一散,回身退到了毛天峰周围接阵防守了起来,而这时,毛天峰眼光再看时,回来的只剩二十五名弟子。
  而就在这时,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厚重的的大门,再也支撑不住,轰然倒下,而敌人也冲了进来。
  二十五名敌人缓缓地排开阵势站定,而透过大门向远处望去,人影攒动,还有不少人影在向着这里奔来,情况一时之间,危机时分。
  毛天峰一看场中情况,不由得暗自神伤。
  于是一咬牙道:“众位弟子,我毛天峰在木枯寨这么些年大家都清楚,今日之事情,就是不死不休了。”
  话说完,顿时,只见在场中防护弟子,一时间神情凝重,目漏寒光,必死之志,顿时间,涌上心头。
  毛天峰再一瞧,场中防守弟子,便知他们心意。
  于是大吼一声:“众位弟子听我号令,放弃防守,进攻,随我赴死。”说完身形一腾,向着站着的牧刚,冲了过去。
  而众弟子,再一听赴死两字后,齐声喊道:“赴死”忽然阵型一变,猛然冲向了敌人。
  而这时,牧刚一愣神,没想到他们能够在形势危急之间,来个反冲锋。
  不由得大惊,难道这毛老头子脑子坏掉了么?
  而郝处银这时,也是没想到,竟然让这个死老头子抢了先到,愣是一怔,打一个愣神。
  “啊”几声惨叫声音想过,刹那间,再看场中情况。
  牧刚躲开毛天峰攻击,定睛一瞧,自己带来弟子只是瞬间只剩九名,而对方也是瞬间倒下十四名弟子。一命换一命。
  嘶!这种打法他牧刚可承受不了,为什么?因为,远处奔来的弟子还没来到,而场中现在还剩九名,而对方却是十一名,这样打不划算。
  于是,大吼一声:“老东西拿命来,《天风狂怒》”使出了天风山的看家本领,向着毛天峰打去。
  而这时,随着牧刚的声音传起,也惊醒了愣神的郝处银等剩下九人,顿时,九人也醒了过来,连忙一整兵刃,各找各自对手厮杀了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一见牧刚此时身影已进,朝着自己而来。
  毛天峰也不敢怠慢,随即,暗自一压受伤玄气诀窍,大吼一声“《天河落石》”左手长剑以左上至右下一挥,挡住牧刚的的长剑。
  同时,右掌横拍,向冲自己的牧刚胸前八大诀窍,挥、拍了过去。
  而这时,却见牧刚身形往左侧一闪,也是左手长剑,架住毛天峰的长剑的同时,一借力,右腿向着毛天峰左肋部的,十二大诀窍斜斜踢了出去。
  毛天峰一见自己招式已经用老,来不及多想。
  左腿一一曲一蹬,向右侧猛地一跳同时腾空一转身,闪过牧刚的攻势的同时,右腿向牧刚的斜下踹出。
  而这时,却见牧刚也不含糊,右掌横向一拍,拍开踹来右腿,大吼一声“天风狂卷”左手长剑,向前一回旋方式,向毛天峰刺出。
  剑还未临身,气势便已袭体。
  此时毛天峰被拍开的右腿又一回旋,胸前空门便大漏,而牧刚的长剑这时正好递到,一时之间,情况危急!
  说时迟,那时快,毛天峰借着被拍开右腿力道,再一回旋左腿横向,向牧刚右肋下扫去,同时左手长剑向上一撩,将将好,架住袭来的长剑。
  只听,“叮、砰”两声传过。再听“啊!”一声惨叫,毛天峰被打了出去,倒在了聚义广场的石板地上。
  原来刚才之势,牧刚借着身形短小的优点,愣是用肉身硬接了毛天峰的右腿。
  同时在见毛天峰架开自己长剑之时,右掌成拳,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直直的打出,令毛天峰防不胜防,正中毛天峰前胸,将毛天峰横横的打了出去。
  随着这一声惨叫,场中情势,顿时大变。
  毛清儿一见,顿时大惊喊了一声“爷爷”于是对汪峰虚晃一招,回身向着毛天峰位置极掠而去。
  而此时,也改变了向长天与吴科和郝处银两人相斗的局面。
  只听向长天一声闷哼,呯的一声传出,又随着两声惨叫叫罢。
  只见向长天被郝处银一掌击中,朝着毛天峰的横躺之处飞出,呯的一声,跌在了毛天峰的躺身地方。
  而再回头一看,吴科死,汪峰被向长天击飞,躺在地上不知生死。
  而郝处银,则是轻轻巧巧落在了地上。
  再仔细一瞧,一个半部残臂掉在了地上,残臂的手上的长剑,血液刚刚未干。
  原来,就在刚才毛天峰一声惨叫传来,本来向长天在与吴科和郝处银游走相斗,听的声音暗叫不好。
  于是间,便要反身回掠。
  那知,吴科看出他的心意,左掌化掌为抓,扣住他了的手腕。
  向长天虽是十一层巅峰境界,但是吴科也是十一层境界初期,力量到时,也会让他瞬间动弹不得,高手过招,只是瞬间就够了。
  只见当时汪峰,不知从哪里突然窜出,突然一剑,就是削向他的脖颈砍来,而此时郝处银,也是天河掌已然递到。
  局面危机,真是险中有险!
  向长天一看情况,于是也不得一咬牙,被扣手腕,一用力往后一拉。
  右手长剑一招《天河狂杀》扫向吴科的同时,左腿横踹窜过来的汪峰,身形一扭,以期能避过郝处银的天河掌。
  哪知郝处银掌到中途时,却突然一翻腕。
  手掌由推变切,斜斜的切下!
  就是这一变招,顿时改变了场中情况。
  也使得向长天身形一顿,左臂被汪峰狠狠的切断,同时,向长天的杀招和左腿也起了作用。
  吴科死,汪峰伤的局面顿时形成。
  “清儿”随着毛天峰的一声,低声长嘶传来打破了场中形式,毛清儿来到了毛天峰身前,关切的的眼神看向毛天峰柔声问道:“爷爷,你没事吧?”
  毛天峰瞧了瞧场中局面,没有回答毛清儿的问话。
  于是间,就是长叹了一句,“长天嗨!清儿啊!爷爷对不起你啊,对不起所有人啊。”顿时间,老泪纵横。
  于是乎,又是一凝目怒视牧刚:“牧山主,果然好算计。”
  牧刚定了定神,双手一拱道:“毛大长老,廖赞了!当不得,当不得”
  笑意传来,显得是那么得意忘形。
  而此时,场中再看场中形式时候。
  只剩牧刚,郝处银俩人及四名弟子。
  而这边,毛清儿为首的九名弟子,围成圈子护住了毛天峰和不知生死的向长天。
  顿时间场,中情况再一次静了下来。
  “看来,牧山主此来是要灭我枯木寨了?”毛天峰坐在阵中悠悠的声音传来。
  牧刚面色一拧道:“嘿嘿,毛大长老,你可记得二十六年以前,他郝处端不知什么原因,竟是一举突破到十一层巅峰,压的我天风山大师伯曲山一头,才砍下这枯木寨大半个基业。”
  “哼!”毛天峰哼了一声,没有接话,想是此时已经是油尽灯枯。
  牧刚回身看了一下郝处银接着道:“我天凤山所有人等这些年来,无不日日卧薪尝胆,一报当年之仇,如今处银老弟弃暗投明,我牧刚又何乐而不为那,”
  此时说到这,一顿之间,又是接道:“同时这话又说回来,济阳镇方圆几十里,以寨子做名称的门派,可以有一派?毛大长老深思啊。”
  毛天峰听罢,不由得暗自叹了一声。
  叹完,双目一拧面对郝处银,就是大怒道:“畜生,你个叛贼,我毛天峰誓死也不降。”
  郝处银听罢,身形一颤大怒道:“死老头子,你还不觉悟,昂,你还真当我那出了五服的大哥郝处端,是什么正人君子?哼!他还真以为外面的养个贱娘们,生的小杂种,我郝处银不知道?”
  此言说完,便是挥手往怀中一掏,拿出半块玉佩。
  顿时间,让在场中众人惊异莫名。
  毛天峰再次听罢,顿时再次吐了口老血,哼的一声昏死了过去。
  而此时,毛清儿大呼一声“爷爷”回身关切一瞧时,毛天峰已经无气喘息,想是已经魂归冥途而去了。
  这时毛清儿一见,顿时大惊。
  于是大呼:“众位师弟师妹结阵守护。”于是就瞧方青云、雷大柱、丽儿等九人回身防御护住毛清儿。
  而这时,场中情况在变,随着大门大开,几十条身影又冲了进来,站在牧刚和郝处银身后站定。
  牧刚一瞧,顿时心中大喜,天风山被召集的弟子,过来了一批。
  于是微微一笑,对毛清儿道:“清儿姑娘,今日之事已了,本山主有好生之德,你投降之后,自会给你个天风山精英弟子的待遇,你还不投降啊?”
  毛清儿听罢,向着牧刚一拱手道:“多谢牧山主高义,今日我毛清儿就是死,也不会投降。”
  顿时,转身分开人群,伸手一指郝处银,怒啐“郝处银老贼,你给我死来。”
  说完,就是身形一动之间,长剑绝招《天河追魂》,向着郝处银便是攻了过去。
  而这时,郝处银一听,顿时大怒道:“臭丫头,你给我死来。”
  只听的“叮”的一声传过,毛清儿的长剑便被磕飞,顿时间面前空门大露。
  霎那间,郝处银长剑便要穿胸而过。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