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天运石 > 第十七章 智定柳闲 第一节

  “贤伉俪来我这,还真是来对了。”《天丰岛》陆金的小会客厅里,陆金对郝运石和怀抱赵小蛮的毛清儿道。
  “哦,大哥你知道哪里能收到佳徒。”郝运石道。
  “呵呵,运石老弟。这《天丰岛》范围你也知道这个。是我《万丰堂》所辖。所以。。。”陆金欲言又止。
  郝运石一听此言,和毛清儿对视了一眼,顿知,他所讲意思。
  这时就连平时爱说话的赵小蛮,也不知怎地乖乖的,躲到毛青怀里眯着眼,想是累到了要睡觉般,静静听着。
  只听陆金接着道:“运石老弟,这西边。斜下区域你可去的。”
  二人一听,一瞧墙上海图,顿知,原来如此。
  于是,齐声应是。
  陆金一见二人,一指海图一个位置,接着道:“好吧,你们西去,我有一旧友,在一个凡人岛民村岛建有一山庄。名曰《柳闲庄》名字叫做冯西瑾。他的公子可以。”
  郝运石听完,顿时大咦道:“陆金大哥,那你为何不收他公子为徒?”
  陆金听罢,叹了一声道:“一是,出了我《万丰堂》范围。二是,我只觉我个人收徒我实力有限。害怕教坏了人家孩子。三是,我这个老友学文。虽然他公子甚是喜爱修玄。”
  讲到这,一顿又道:“但是我那老友讨厌修玄者。十年前我还以为,可能是他三代单转,不想断后。可是这十来年,他又有三子两女。但是还是不肯将他子女修玄,我也是一直没办法。”
  “哦,好吧。多谢陆金大哥。”郝运石又和毛清儿对了一眼,变向陆金辞行。
  于是间,陆金起座相送,郝运石便带两人,匆匆别过。
  来到小议事厅外,毛清儿问道:“大师兄,这《柳闲庄》我们现在就去么?”
  郝运石对毛清儿道:“无妨。清儿我们先去别的地方回来我们再去柳闲庄。你看如何?”
  毛清儿一想也是,于是便点头应是,而此时再见赵小蛮,想是累极,早已昏昏,睡去多时。
  西部斜下地区,走了四十来日了。
  两人跋山涉水,走访了几个大的凡人岛村,都是些两灵根凡俗之人,一看这种情况,便和毛清儿商议。
  于是,再二十来日之间,改变路线,在斜下的整个地区的所有地区的大岛、小岛都侦查了起来。
  有了混沌给的《天赋灵根感应石》,自然是方便,还真是这种情况,小岛上还真有天赋灵根的人才。
  于是之间,俩人身后队伍渐渐的庞大了起来,再看时,竟然招收了,八名弟子。
  其中,竟然有三名四灵根上品天赋灵根弟子,此时郝运石算算时日,到《柳闲庄》还需要十日,正好一半时间,也该回去了。
  于是和毛清儿商量,毛清儿也觉得大师兄提议不错,便召集弟子,反身向着,《柳闲庄》方向而去。
  而赵小蛮这时候,已经和众弟子打成一片。
  有点孩子王的架势,虽然不愿,还想多玩会,结果,郝运石一瞪眼,不得不,老老实实的,收回玩心,跟随众人返回。
  《柳闲庄》几日真是热闹!
  原来这几日,是《柳闲庄岛》的收获节日,又同时,岛民们这几日,听说大善人庄主冯西瑾庄里来了客人,说是什么修玄的,上仙大老爷。
  众岛民无不欢呼雀跃,有的一辈子没见过修玄上仙老爷,都想去看看。
  结果,都被庄主门客,给拦了下来,这几日,众岛民都窃窃私语。
  郝运石刚刚到岛上,便叫一个,四灵根花氏兄妹的大哥花云的,送去拜帖。
  哪知,如石沉入大海,这都两日了还没消息,于是叫花云盯着,自己前去,打探打探,
  哪知不打探还好,一打探,顿时大惊。
  原来这几日,竟然,来两拨门派,要收徒,而且还听说,大公子冯奇竟然是,病重垂危了。
  于是间,赶紧赶回客栈,与毛清儿商量这事。
  也正要谈,此时,有人过来请说庄主有请,便让毛清儿在客栈等候,自己只身前往。
  《柳闲庄》会客厅,坐着四个人,而旁边则是各分两边,站立着五人,一看气氛,就是,有些压抑的感觉。
  只见,这时居中座位年约五旬的正气中年人,一拱手对围坐三个人,正色道:“承蒙三位大人,我冯西瑾庶子才疏学浅。不当大雅之堂。还请三位大人收回成命。”
  话音刚落,只见右上首,一四旬中年人拱手道:“冯庄主过谦了,吴州《听风谷》南宫玉此来只想收二公子冯灿为徒,还请冯庄主割爱。”
  此话还没说完,就听他对门左首所坐一三旬汉子,一拱手道:“冯庄主,我乃吴州《圣风门》李云,今特来收徒,我观你三子两女都有天赋,我们都收了。还请割爱。”
  话音未落,就听南宫玉,又对着冯西瑾道:“冯庄主,我吴州《听风谷》乃是堂堂正正门派,不是什么别的门派所能比的。”
  话音刚落,顿时间,就听李云大怒的,瞧向南宫玉道:“南宫老鬼,你这话讲的。可讲的很是不好。”
  南宫玉一听,也是大怒道:“李云老弟,我们《听风谷》只想收一个冯灿,而你们《圣风门》却要都收。这不是让冯庄主绝后?”
  李云一听,更是大怒道:“我们《圣风门》那里都收了。不是还有个大公子冯奇。原不当你《听风谷》这些年越来越差。看看你南宫老鬼四十多岁了还是聚气大成就知道了。”
  南宫玉一听,大怒道:“你。。”也是语塞了起来。而此时李云也是瞪着他不言语。
  顿时间,让主人冯西瑾也尴尬的,说不出话来。
  顿时间,场中静了了下来。
  而此时的郝运石,这才弄明白,原来事情是这样,于是间,略一推算,便有了计较。
  正好他们两人,互相敌视之机会,便拱手对冯西瑾道:“《天风岛屿》《玄天宗宗主》郝运石见过冯庄主。。”
  那只话说的一半,还没说下去,就听李云在左首对郝运石道:“哪来的野狐禅小宗派也跑来搅和。”
  而此时,南宫玉,可能是出于同在右边,也可能是别的原因,竟然没有说话。
  郝运石一听,微微一笑,对着李云道:“哈哈,《圣风门》李云兄弟,我此来不是来收徒的。”
  此言一落。
  顿时间,在场众人大惊。
  李云一听,接着道:“你不是来收徒的?”
  而此时,南宫玉也是,脸上惊疑不定,瞧向郝运石。
  再看冯西瑾时,此时脸色一喜,向着郝运石,就是一拱手。
  这时李云刚想说什么,只见,郝运石连忙向冯西瑾递上陆金的拜帖,向着冯西瑾道:“《天丰岛》《万丰堂》分堂主陆金大哥,这些日差我前来特来看望冯庄主。”
  这话刚刚一落,李云和南宫玉突然之间,抽了一口气,顿时间,冷静了下来,都瞧向郝运石起来。
  郝运石见此情景,于是便趁热打铁,又对两人道:“二位大哥,都是名门大派。今日来此,不如让此间主人先休息考虑一番,再给二位一个决定你们看如何?。”
  二人一听,顿时间,一阵考虑了起来。
  而此时,冯西瑾还想多说,郝运石朝他,一使眼色,他立即明白。
  于是,便向二人道:“二位大人远来是客,不妨先在舍下暂做休整。你们看如何?”
  李云听罢,哼了一声,对冯西瑾一拱手,在门客指引之下,直奔厢房而去。
  而此时,南宫玉也是一拱手,对冯西瑾道了声谢,才在门客,指引之下而去。
  此时,场中只剩下郝运石与冯西瑾,只见冯西瑾对郝运石大笑道:“原来是陆金老弟推荐的人,果然是年轻俊彦。”
  “哪里哪里,冯庄主过奖了。”郝运石应声道。
  “嗨!”一声长叹后,冯西瑾收起忧愁,微微对郝运石道:“我那陆金老弟,最近可是还好?”
  “前两日陆金大哥还多有提起冯庄主大名,小弟今日特来拜见。”郝运石应声道。
  原来,这冯西瑾十年前是生有一子,当时是冯西瑾本人,也确实是好文,不喜修玄,另外家族传统,单传自然不想断根。
  哪知,这十年内,自己的结发正妻又给他生了两子,两名小妾又给他添了一子三女。子女双全,自然是其乐融融。
  又由于,陆金总是对他谈修玄的好处,冯西瑾又不是个迂腐的读书人,自己心里,便有所松动。
  再加上四个儿子,都喜欢修玄,自己再怎么压制,也是压制不了。
  尤其是,大儿子冯奇,更是想修玄想的入了迷,结果两年前,急虑成疾,伤病缠身,得亏这两年,冯西瑾请医温病,慢慢调养,才渐渐大好。
  哪知,这几日以来,一听有修玄者大人来收徒,顿时间,思想活络。
  结果,自己没有被选上,一时间,心绪不宁,旧病复发,已躺两日了。
  而这边,冯西瑾刚刚将医者送走,就是两个门派,来到庄中的吵闹,也是焦虑异常,不知该怎么办了。
  郝运石一看他此时情境,接着道:“冯庄主,本宗主略通岐黄,不必客套了。先去瞧瞧公子。”
  冯西瑾一听,顿时明白,救人如救火。
  于是,马上转身,带着郝运石,直奔冯奇,所住之处而去。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